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嫡女虐渣手册 第三百六十七章 死别

时间:2018-06-25作者:月下高歌

    冷风穿梭,苏茵缓缓的松开了苏婉,她不能顾忌容允与燕倾的命,谢怀瑾的狠辣,她一直都是知道的。

    这世上再也没有比他心狠手辣的人了。

    “咳咳咳……”苏婉半跪在地上,捂着胸口剧烈的咳嗽着,她眯眼看着苏茵,上扬的嘴角挂满得意。

    “很好,这才是一个聪明人该做的。”谢怀瑾出声毫不吝啬的夸赞着苏茵,他双眸幽深,泛着血红的涟漪,对着苏茵右手微抬,出声说道:“过来。”

    字里行间竟是不容拒绝的霸道。

    “参见左使大人。”苏婉面色慢慢缓和,她起身对着谢怀瑾盈盈一福。

    苏茵站在那里冷眼看着谢怀瑾,余光落在容允与燕倾身上,眼中满是担忧,也不知他们怎么样了?

    谢怀瑾看都没看苏婉一眼,他目不转睛的看着苏茵,声音冷了几分,张口说道:“过来,不要让我说第三遍,你也知道我这个人脾气不大好,若是生气了就喜欢杀个人什么的。”

    说着,他余光落在容允与燕倾身上,毫不掩饰的威胁着苏茵。

    血不断的从苏茵后背涌出来,她的面色惨白如雪,一丝骇人的冷意爬上了她的心头,她极力让自己看上去正常一些,一步一步朝谢怀瑾走了过去。

    谢怀瑾眯眼一笑:“这才乖!”

    苏茵站在离他五步之遥的地方停了下来。

    苏婉忍不住出声说道:“左使大人可要小心,这妇人身手着实厉害。”

    她出言提醒谢怀瑾,谢怀瑾非但没有感谢她,反而冷冷讥讽道:“放心,我没有你这么蠢。”

    苏茵身手不错又如何?

    他岂是当年的谢怀瑾,如今他的手段也是繁多,不然他怎能坐上玄月教左使的位置,这个位置便如一国左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他日教主一统天下,他这个身份可是贵不可言。

    苏婉随即垂下眸子,冷冷一眼,眼中满是讥讽。她已经提醒过他了,一会他若是栽倒苏茵手中,可别怪她没有提醒过他。

    谢怀瑾视线落下苏茵身上,削薄的嘴角轻启:“过来。”

    苏茵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又往前近了两步。

    哪知,谢怀瑾还不满意,他勾唇一笑:“我说过来。”

    苏茵几步上前,这一次走到了谢怀瑾跟前。

    她冷漠的抬头看着他。

    谢怀瑾看着她脸上的伤,漫不经心的说道:“旁人若是毁容了,定是不堪入目,唯有你便是毁容了,还是别有风情。”

    他这句话落下,苏婉面色一白,紧咬着唇瓣,眼中闪过一抹恨意。

    谢怀瑾说着,一把握住苏茵的下巴。

    他凝神看着苏茵。

    苏茵也看着他。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却是杀气涌动。

    “啧啧啧……”谢怀瑾细长的手指,细细的描绘着苏茵的眉眼,阴气森森的说道:“苏氏阿茵,你可知道我有多恨你,若非你我断然落不到今日这个地步。”

    玄月教左使虽说不差,可这与他想象中的光宗耀祖相差甚远,他能走到今日,也是一路披荆斩棘,他数次命悬一线,若非他意志坚定,且运气不错,他早就成了一堆森森白骨。

    苏茵面色满是讥讽,一句话都没有说。

    苏婉是这样。

    谢怀瑾也是这样。

    把所有的不幸全部推倒她身上,真真可笑之极。

    这不过是他们罪有应得。

    谢怀瑾扬眉一笑,猛地把苏茵拉入怀中,他的声音泛着刺骨的寒意,一字一句的说道:“可我却并不想杀你。”

    很多时候死亡并不是惩罚,生不如死的活着才更可怕。

    谢怀瑾说着,附身在苏茵耳边吹了一口热气,双目嗜血的说道:“我要把你狠狠的摁在身下,这对你来说才是致命的羞辱。”

    “撕拉……”谢怀瑾说着,一把侧开了苏茵的衣裙,刺骨的寒风中,她的肩膀瞬间被风吹红了,白中泛着一丝红,更显得粉嫩可爱。

    谢怀瑾视线落在她肩头,邪魅的舔了舔自己的唇瓣,笑道:“苏氏阿茵,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第一个是心甘情愿的跟着我,我让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第二个便是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在你面前。”

    苏茵对着谢怀瑾妖娆一笑:“痴心妄想。”

    “你……”谢怀瑾登时就怒了,他握着苏茵下巴的手猛地用力。

    苏茵面上染上一丝痛色,却是满目讥讽的笑着。

    “去死吧!”电光火石之间,苏茵衣袖一挥,带出一道刺眼的寒芒,对着谢怀瑾的脖子刺了下去。

    她手中的东西不是别的,是她头上的玉簪。

    早在她醒来,苏婉还没有出现的时候,她便把头上的发簪藏在衣袖之中。

    方才没有用不过是苏婉不够格罢了。

    谢怀瑾双眼一眯,想要闪身避开,哪知苏茵早已看穿他的意图,朝着他脖子而去的玉簪,生生改了轨迹,一下刺入谢怀瑾胸口。

    “嗤……”血瞬间涌了出来,染红了谢怀瑾的衣袍。

    “苏氏阿茵!”谢怀瑾一手捂着胸口,咬牙切齿的看着苏茵。

    “左使大人!”一众玄月教教徒不无出声惊呼,一脸惊恐的看着谢怀瑾。

    苏婉眼中闪过一丝幸灾乐祸的笑。

    什么叫乐极生悲,大约就是如此了。

    她可是提醒过他的,是他掉以轻心根本没有放下心上。

    谢怀瑾冷冷一笑,随手拔掉胸口的玉簪,五指成抓朝苏茵抓了过去。

    他身影飘忽,在苏茵面前幻化成四五个人影,苏茵丝毫不敢掉以轻心,她翻身朝后想要避开谢怀瑾。

    哪知在她前面的那些身影全是谢怀瑾幻化出来的虚影。

    真正的他早已出现在苏茵身后。

    他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剑,勾唇一笑,对着苏茵的后背便刺了下去。

    “阿茵!”就在那时燕倾猛地睁开了眼,他目赤欲裂的看着苏茵,一下震碎了身上的铁链。

    苏茵听着他的声音朝他望去,根本不曾察觉背后的那一剑。

    “小心。”苏茵就见燕倾朝她扑了过来。

    燕倾衣袍一挥,对着谢怀瑾就是一掌。

    谢怀瑾轻飘飘的避开他这一掌。

    眯眼看着苏茵说道:“去死吧!”

    他给过她机会的,是她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燕倾想要拉开苏茵,避开那一剑,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那瞬间,他什么都没有想,一把将苏茵拥入怀中。

    “嗤……”谢怀瑾那一剑,一下刺入了他的后背。

    “燕倾。”苏茵眼睁睁的看着燕倾倒在她面前,风中满是她惊惶失措的声音。

    谢怀瑾抬手抽回手中的剑,丝毫没有停歇,在苏茵呆愣之际,朝她刺了过去。

    苏茵那一声厉吼,容允也睁开了眼。

    他睁开眼的那瞬间,便见谢怀瑾朝苏茵刺了过去,而苏茵眼神涣散的看着怀中的燕倾。

    他一下震碎了身上的铁链,抬手对着谢怀瑾就是一掌。

    谢怀瑾急急避开,只得放过苏茵,他眼中满是狠辣,狠狠的啐了一口带血的口水。

    “呜呜呜……”容允吹响了腰间的口哨。

    他们既然要演上一出引蛇出洞,自然是有备而来的。

    “哈哈哈……”口哨一响,谢怀瑾满目讥讽的笑道:“你是在召唤你带来的那些人吗?他们早就化作一堆白骨了。”

    容允瞬间微微一怔,面上没有丝毫表情,他们一路寻着追魂香而来,追到了这座山下却迷了路,怎么也找不到上山的路。

    不巧却遇上了玄月教左使,因着担忧苏茵,他和燕倾便想将计就计,让他带着他们上山,所以故意栽倒了他手中。

    哪知玄月教左使竟对他们神不知鬼不觉的下了*。

    “阿茵。”容允纵身一跃,跃到苏茵身旁。

    “燕倾,燕倾……你怎么样了……”苏茵浑身颤栗的抱着燕倾,看着他的面色由白转黑,口中不断的涌出黑色的血,面上的肌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枯了下去,整个人惊恐难言,眼泪瞬间打湿了她的脸。

    “阿茵!”燕倾躺在苏茵怀中,慢慢的睁开了眼,他抬手想要擦去苏茵的脸上的泪,哪知他的手不过刚刚抬了起来,便不听使唤的垂了下来。

    “别哭!”他大口大口喘着气,却是笑盈盈的看着苏茵。

    他能感觉到他的五脏六腑都在慢慢僵硬。

    他知道他的时间不多了。

    谢怀瑾在一旁大声笑道:“他中了枯骨,神仙都救不了他。”

    他的剑上可是涂了剧毒枯骨,沾之便会化作一堆枯骨,大罗金仙都救不了他了。

    一听枯骨二字,容允瞬间变了脸。

    他将头侧了过去,不忍再看燕倾一眼。

    燕倾一瞬不瞬的看着苏茵,气若游丝的说道:“阿茵,你答应过要做我的王后,可惜我等不到那一日了,下辈子,下辈子……”

    苏茵一把抓住燕倾的手,眼泪模糊了她的视线,声音哽咽的不成语句:“燕倾,你不要离开我,我既答应了要做你的王后,又怎会食言,你起来我们一起回燕国好不好,从此我就是你的王后,你不要离开我……”

    燕倾的头发瞬间白了,不过片刻,他脸上布满皱纹,仿佛一个垂暮的老人,他死死地抓着苏茵的手,一字一句的说道:“阿茵,下辈子,你一定要做我的王后,我们生生世世再也不要分开。”

    “好,好,我答应你,我答应你。”苏茵撕心裂肺的哭喊道。

    “不准食言……”燕倾一笑,手重重的垂了下去。

    在苏茵的注视下瞬间化作一堆森森白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