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嫡女虐渣手册 第二章 重生

时间:2018-04-04作者:月下高歌

    “呜呜呜......阿姐.......你怎么还不醒,你都昏睡了三天,呜呜呜,你赶紧醒来吧!阿姐,母亲都快急死了。”苏茵是在一阵孩子的哭声中睁开眼睛的。

    “阿姐,你醒了,真是太好了!”围在她榻边的孩子,一下子止住哭声,一脸的惊喜大声喊了起来:“母亲,母亲,你快些来,阿姐她醒了。”

    随着孩子的声音,苏茵瞬间清醒过来,她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榻边的孩子,一时之间竟分不清楚现实与梦境。

    阿衍,她唯一的弟弟,在她十五岁那年,因一场意外溺毙在舅母家的荷花池中,成了她一生的痛。

    这些年只要想起阿衍,她便夜不能寝,食不知味。

    “阿衍......”苏茵声音哽咽,眼泪一行一行落下,心中一阵酸涩,想着死了也是极好的,能再见一见阿衍,她死而无憾了!

    她还清楚的记得,母亲临去时,紧紧抓着她的手,一遍又一遍嘱咐她,一定要照顾好弟弟。

    是她对不起母亲,对不起阿衍!

    她挣扎的从榻上坐起,伸手把榻边的孩子,紧紧的抱在怀中,放声大哭起来:“阿衍,是姐姐不好,没有照顾好你,是姐姐对不起你,阿衍,你不知道姐姐这些年有多想你,能再见一见你,姐姐就是死,也死而无憾了!”

    她的哭声,一下子吓住榻边孩子。

    孩子手足无措的看着她,喃喃说道:“阿姐,你这是怎么了?可是梦魇了!”

    “呜呜呜......”苏茵抱着他放声大哭,这些年的愧疚,这些年的想念,随着眼泪一起从心底涌了出来,难以控制。

    孩子看着苏茵这副摸样,眼眶一红,声音哽咽的说道:“阿姐一定是病糊涂了”

    于是放声大喊了起来:“母亲,你快来,阿姐都病糊涂了。”

    “阿茵,你这是怎么了?”随着一阵脚步声传来,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令得苏茵猛地一怔,抬头看去。

    母亲的音容笑貌,一直深深的埋在她心底,她永世难忘!

    急步而来的人,不是母亲又是谁呢!

    “母亲......”千言万语也只汇成这两个字,苏茵声音沙哑,眼泪成灾,身子忍不住颤抖起来,一声接一声,怎么也停不下来,大声喊道:“母亲,母亲,母亲.....”

    她光着脚从榻上跳了下来,一下子扑进母亲怀中,紧紧抱着她,放声大哭:“母亲,是阿茵对不起你,没有看护好阿衍,是阿茵该死,母亲.....”

    原氏被女儿突如其来的这阵哭声也给吓住了,她轻轻拍着苏茵的背,细细的安慰道:“阿茵,你这是怎么了?可是梦魇了,你没有对不住母亲,阿衍这不是好好的在这。”

    说着,她抬手落在苏茵额头,不由得皱起眉头,女儿高烧三日,昏睡不醒,可是烧坏了脑子。

    这可如何是好!

    “阿姐”孩子大步走到苏茵跟前,伸手紧紧握住她的手,用力的说道:“阿姐,你快醒醒,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在这,你摸摸看,我不是好好的。”

    苏茵止不住哭泣,肩膀一抖一抖的,抽抽噎噎,抬手落在孩子脸上,那温热的触感,令得她不由得一惊。

    原氏牵着她的手朝床榻走去,柔柔的说道:“地上凉,还是快上榻歇着吧!”

    从她手心传来的温柔,瞬间让苏茵茫然了。

    一时之间,她之觉得恍然如梦!

    她抬头四下望去,又是一愣。

    这是她的家,有母亲,有阿衍,有父亲的家!

    果然人死了就会回到最怀念,最留恋的地方。

    “阿茵,你高热不退,昏睡了整整三日,已经快把母亲给吓死,现下可别再吓母亲了,母亲受不住。”原氏看着发愣的苏茵,眼眶一红,声音几度哽咽。

    孩子大步跑了过来,对着原氏说道:“母亲,休要难过,阿姐这不是已经醒过来了,只是还有些迷糊罢了,不打紧的。”

    抬手为她擦去眼泪。

    苏茵一阵恍惚,猛然想起十五岁那年,她感染了风寒,高热三日不退,从鬼门关转悠了一圈。

    待她醒来了,她的人生从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先是父亲被人冤枉锒铛入狱,再来伯父和叔父怕被牵连进去,把他们赶了出去,无奈他们只能去了舅父家,不过几日,母亲便染了风寒一病不起,拖了几日便去了,父亲闻此噩耗,急怒攻心,当场吐血而亡,含冤而死。

    她和阿衍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外祖母虽然待他们极好,但舅父舅母就不一样了,处处不着痕迹的拿捏,打压他们。

    在父母去了不久,阿衍便失足落水而亡!

    苏茵看看母亲,再看看阿衍,两人的呼吸声清晰可闻,她心中顿时掀起一股惊涛骇浪。

    难道她复生了,且从新回到十五岁那年。

    她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们,衣袖下不着痕迹狠狠拧了自己一把,用了十足的力气。

    那一下可是真疼呀。

    可是她却笑了,笑着笑着落下两行眼泪来。

    上辈子,十五岁那年,她只觉得她的人生无尽的黑暗与绝望,从活一世,她却看到了满满的希望。

    这一世,她事事洞察先机,当执子围杀,从新改写命运。

    “阿茵你这是怎么了,可是还有哪里不舒服,母亲这就去叫大夫过来。”见苏茵又落下眼泪,原氏一脸着急,以为她哪里不舒服,站起来就要走,却被苏茵紧紧拽住衣袖。

    苏茵柔柔的一笑,敛去泪光,一字一顿的说道:“母亲,我没事了,你莫要着急,有阿茵在一切都会没事的。”

    想必父亲入狱的消息早已传来,母亲也已知晓,此刻定然是心急如焚,却还要为她担忧。

    这一世,她定要护他们周全。

    “听说茵丫头醒了!我特地来看看。”原氏还来不及开口,周氏便在苏青航和苏青山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走了进来。

    一同随行的还有赵氏与宋氏。

    苏茵抬头望去,眼底闪过一丝冷笑。

    这些人是她的祖母,伯父,伯母,叔父,叔母,再亲不过的亲人了。

    还真是如同上一世一模一样,在她刚醒,父亲入狱的消息也不过传来一日,便这么着急的要将他们赶出来,划清界限。

    “母亲!”原氏起身行礼,双目泛着红,眼中满是乞求的对着周氏说道:“阿茵刚醒,已没什么大碍了,有什么事我们出去说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