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嫡女虐渣手册 第六十九章 是我害他

时间:2018-04-04作者:月下高歌

    苏衍什么事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许久没见父亲了,他甚是想念。

    “父亲……”他双目灼灼的看着苏青远,一脸欢喜,连唤了他数声,张开双臂好似一只归巢的鸟儿,欢快的朝苏青远扑了过去。

    “阿衍!”苏青远一笑,一副慈父的摸样,伸手就要去抱起苏衍。

    苏茵面色一沉,冷冷一笑,张口说道:“清风把阿衍带下去。”

    “诺!”她声音一落,清风身子一闪,挡在苏衍前面,抱起他就走。

    “我要父亲,我要父亲……”苏衍瞬间哭闹了起来,手脚并用的挣扎着,想要摆脱清风的束缚。

    可他不过一个孩子,那点力气落在清风身上,简直还不如挠痒痒呢!

    “阿衍!”苏青远眉头一蹙,抬步就要去拉苏衍。

    无为身子一闪,冷冷挡在他面前。

    他双目宛若寒冬的深潭,泛着厚重的杀气。

    他的身手苏青远是领教过的。

    他当下站在那里,一步也不敢往前走。

    苏茵漫不经心的看着苏青远,淡淡一笑:“不知苏将军此番前来有何事?”

    说着,她轻轻的拂了拂落在脸颊的长发,看着苏青远的眼中再无半分情绪,一如看着从未相识的陌生人。

    苏衍遥遥的朝苏茵伸出手来,哭诉道:“阿姐,你让他放开我,我要找父亲!”

    苏茵双目一沉,对着清风说道:“把阿衍带下去!”

    直到清风把苏衍带了下去。

    她才淡淡的一笑:“这里哪有什么父亲,有的只是苏将军罢了。”

    这一字一句落在苏青远耳中,恁的不是个滋味。

    他一脸复杂的看着苏茵,声音低沉:“阿茵,你的伤可好些了?”

    苏茵锦帕遮面,一下笑了出来,笑声中尽是讥讽,一字一句的说道:“拜苏将军所赐,死不了就是了。”

    苏青远脸色难看的厉害,他想近前几步,却被无为挡着,一步也近不了。

    “那日,父亲也是气急了,是父亲的不是,不管如何我们终究都是一家人。”

    苏青远声音一落,苏茵阴沉沉的朝他扫去。

    心中更是冷冷一笑。

    他怎就好意思说出这样一番,虚情假意的话。

    自从林氏母子三人来了之后,他何曾有半分把他们当做一家人。

    阿衍染了疫症,至始至终都不曾问上一声,更别提关心了。

    如今苏恒染了疫症,便这样心急如焚了吗?

    熬的双目青黑,一副胡子拉碴的摸样,给谁看呢?

    又是要恶心谁呢?

    苏茵缓缓的垂下眸子,再不看苏青远一眼,慢悠悠的把玩手中的锦帕,嘴角一弯:“苏将军怕是走错门了吧!您的家人可不都在苏府之中,这里的人可是与你半点关系都没有。”

    “阿茵!”苏青远面上也难看了起来,他声音一沉张口说道:“阿恒他染了疫症。”

    苏茵顿时抬眸朝他望去,声音恁的冷漠:“这与我何干?”

    苏青远顿时声音一高:“不管怎么说,阿恒他终究是你的弟弟。”

    此刻倒是攀起关系了!

    这副摸样真叫苏茵倒胃口。

    不是那日,他们前脚刚走,他便烧了他们住过的院子。

    苏茵面上无波,当下连看都不愿意看苏青远一眼了,她懒懒散散的随口说道:“病了便该找大夫,苏将军还是回去吧!”

    苏青远一下子怒极了,连装模作样都不愿意了,他声音顿冷:“可这天下除了你,还有谁治的好疫症的?”

    苏茵双眼一眯,淡淡的看着苏青云,嘴角上扬满是冷笑:“饭不能乱吃,话也不能乱说,苏将军说笑了吧!我不过一个闺中女子,如何治的好什么疫症,莫不是苏将军忧心爱子,伤心糊涂了不成。”

    说着,苏茵呵呵一笑。

    抬手对着苏青远一挥:“苏将军还是请回吧!这里不欢迎你。”

    当下是一点情面都不给苏青远留。

    他也不值得。

    “苏氏阿茵,你当真是半分情面都不留了,对不起你的人是我,可阿恒到底是你弟弟,身体里留着和你一样的血,你怎能冷漠至此!”苏青远面色阴沉,当下大声斥责起苏茵来。

    苏茵冷冷的看着他,还未开口。

    原氏便端着燕窝缓步走了过来,她淡淡的看着苏青远,凉凉的一笑:“我的阿茵可只有一个兄弟,苏将军以后可莫要记错了,在这里乱攀关系,惹人笑话。”

    看着苏青远的眼中满是厌恶。

    这毫不掩饰的厌恶令得苏青远当下心中更是怒不可遏。

    若不是为了阿恒,他才不愿意看上他们一眼!

    原氏字字如刀,声音冰冷,声音中尽是讥讽,她慢悠悠的说道:“再说了,我的阿衍何时患过疫症?我这做母亲的怎不知?”

    从执念中走出来,原氏也是通透的很。

    这其中的厉害,她比别的人都看的清楚,阿茵一非医者,二非神人,她如何能有治疗疫症的法子。

    苏茵望着林氏,柔柔一笑,扭头对着苏青远说道:“林氏素有菩萨心肠不是吗?让她在佛前求一求,上苍定会眷顾苏恒的,苏将军还是快快回去吧!”

    免得在这里自取其辱!

    苏青远眼中已只剩下冰冷,他冷冷的看着苏茵和原氏,一字一沉:“那日你们不是说阿衍染了疫症吗?”

    苏茵一笑,恁的灿烂:“苏将军信了吗?”

    说道,一顿接着又道:“阿衍他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如何能染了疫症,那不过是寻常的风寒罢了。”

    听着苏茵和林氏这样说道,苏青远心中不由得疑惑起来。

    不错此疫症与风寒的症状极为相似,是极有可能诊错。

    他想了想,正要转身离开。

    不曾想林氏大步跑了过来,不由分说一下子跪倒在原氏身旁,拉扯着她的裙摆,声泪俱下的苦苦哀求道:“是我害他,是我害的阿衍,将染了疫症的人穿过的衣服,混在阿衍的衣物中,以至于他染了疫症,是我该死,我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的阿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