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嫡女虐渣手册 第一百九十二章 归来时

时间:2018-04-04作者:月下高歌

    苏茵微微一怔,当下愣在那里。

    容华竟然就这样一言不发的走了!

    他不是说让她留在她身旁一年,为奴为婢的吗?

    那日他们说的话,她听得一清二楚。

    她以为容氏一族的族长已开口,容华定会带她回青川的,没想到他竟这样走了。

    天下皆知,她弹了音杀,引来百兽,容氏一族定不会放过她的。

    容华就这样回去,如何对族长交代?

    苏茵微微蹙起眉头,看向那黑衣侍卫,张口问道:“他可还有说些什么吗?”

    那黑衣侍卫冷冷扫了苏茵一眼,对于她的话仿若未闻,转身就走。

    徒留苏茵一人站在甲板之上。

    天空仿佛水洗过一般湛蓝湛蓝的,偶有几朵浮云飘过。

    船上尚挂着容氏一族的族徽,所经之处,所有船只无不纷纷避让。

    那瞬间,苏茵心中是有些许失落的。

    她终究欠他太多太多了。

    多到这一生都无法偿还。

    她站在那里许久,抬头看向赵国的方向,瞬间归心如箭。

    母亲和阿衍尚在家中等她。

    她没有选择!

    她出来这么久,想必母亲和阿衍担心坏了。

    苏茵抬步朝无为所在的船舱走去。

    无为已经醒了,比起昨日,精神头好了不少。

    一见苏茵进来,便笑着说道:“你来了!”

    声音都变得沉稳有力。

    苏茵一笑,几步走到无为床榻边,伸手接过婢子端着的白粥,轻轻的搅动了几下,舀了一汤匙,喂到无为嘴边。

    无为瞬间一愣,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又不是不能动了,我自己来吧。”

    手伸向汤匙想要接过来,苏茵一手推开他的手,收敛脸上的笑意,缓缓说道:“你这背上每一箭皆是为我所受,我喂你吃饭又算的了什么。”

    无为当下不在言语。

    任由苏茵喂他吃饭,他每吃一口,都傻傻的笑着,一瞬不瞬的看着苏茵,却是一句话也不说。

    其实他想说,这是他吃过最好吃的白粥。

    可最终他什么都没有说。

    他只是不想给她任何的负担。

    他救她,是他心甘情愿的,从没有想过要她回报些什么。

    这样已经很好了。

    她就在他抬眼就可以看见的地方。

    真的已经很好了。

    无为吃完白粥,苏茵扶着他慢慢躺下,笑着说道:“你身上的伤还未痊愈,闭上眼休息一会吧!”

    “好!”无为点头应道,缓缓的闭上了眼。

    湖面上的风带着一丝凉气,吹去夏日的燥热。

    待无为呼吸平稳,睡着之后,苏茵缓缓起身,转身走了出去。

    就在她转身的那瞬间,无为忽然睁开了眼睛。

    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的背影,傻傻的笑起,眼中满是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

    苏茵本以为这一路,定不会安稳,她杀了魏王,魏国定不会放过她,岂料,一路走来,魏国丝毫没有动作,且立了新主,一个七岁小儿,似乎遗忘了她一样。

    容家那里也平静的很。

    便是这平静,让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一直在水上漂了七八日,一入赵国,他们便弃了船改乘马车,日夜兼程往邯郸驶去。

    魏国递了降书,且赔了赵国七座城池,才化干戈为玉帛。

    赵初早已凯旋而归。

    马车日夜兼程,足足奔了五日,日落之时才踏入邯郸城。

    无为已然大好。

    不过整个人瘦了一圈。

    这车马劳顿的,使得苏茵也瘦了不少。

    闻着熟悉的味道,看着熟悉的街道,苏茵和无为对视一眼都笑了起来。

    还好他们都平安无事的回来了。

    越是临近了,苏茵心中越发急切,她伸的脖子老长,每隔一会便看看走到哪里了。

    马车一停,她便跳了下来。

    无为紧随其后。

    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院子。

    门口的仆从看着他们,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连问安都忘记了。

    可见如何的震惊。

    “母亲,阿衍!”一入院子,苏茵便大声唤了起来。

    可唤了几声都没人回应,令得她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她面色一沉,一溜小跑起来,面色难看的厉害,可是母亲和阿衍出事了?

    “母亲,阿衍……”她一面跑,一面大声的喊着。

    原氏坐在屋里,不由得眼眶一红,对着身旁的苏衍说道:“我怎地好似听到了你阿姐的声音,莫不是我又幻听了!”

    说着,便落下泪来。

    一旁的苏衍瞬间站了起来,抬头朝外看去,喃喃说道:“母亲,好似我也听到了阿姐的声音呢!”

    苏衍一边说,一边朝外走去。

    他才走到门口,便看见匆匆而来的苏茵,瞬间大声叫嚷了起来:“母亲,母亲,你快来,真的是阿姐回来了呢!”

    苏衍的声音已带了哽咽。

    “阿茵……”原氏瞬间起身,难以置信的朝外走去。

    一眼便看见苏茵。

    “我儿你可回来了。”原氏泣不成声,一把拉过苏茵,将她抱入怀中,伏在她肩头放声大哭起来。

    苏衍站在一旁也红了眼。

    他扭头看向一旁的无为说道:“你们可回来了,害的我们担心死了。”

    无为一笑,眼圈也泛了红,俯下身去一把抱起苏衍,笑着说道:“我不在家这几日,你可有偷懒,明日我可是要检查的。”

    “不曾偷懒。”苏茵如实道来,被无为抱着还有些羞涩。

    “是阿茵不孝,累的母亲担忧了。”苏茵亦落下泪来,她大退一步,重重的跪在原氏跟前。

    “说什么傻话,快起来。”原氏伸手将她拉起,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看着她,拉着她往屋里走去。

    扭头看了一眼无为,连声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是,我们回来了。”无为一笑,放下苏衍。

    几个人皆往屋里走去。

    原氏紧紧拉住苏茵,苏茵离开这几日,也消瘦不少,眼下一片青黑,一看便知夜不能寐。

    苏茵一声不响的消失,连着无为也没有一点消息。

    没有人知道原氏这几天是怎么回来的。

    她夜不成寐,食不知味,除了每日痴痴地等,别的什么都做不了。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一种煎熬。

    那一日,原深来了。

    告诉她无为死了,苏茵也下落不明,她当场便晕了过去。

    待她醒来,哭了整整一日,也不敢叫阿衍看见。

    她无论如何也不信,无为死了,阿茵不见了。

    她知道他们一定会回来的。

    这不,他们真的回来了。

    屋里燃着一盏牛油灯。

    久别重逢,几个人相视一笑,皆带着重逢的喜悦。

    苏茵来来回回看着原氏和苏衍,只觉得一路上的疲惫,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微微一笑,看着原氏说道:“母亲,我不在家这几日,家中可好?”

    她这一路提心吊胆,生怕会有人对母亲和阿衍不利。

    原氏笑笑说道:“家中一切安好,不过是原深来了一趟。”

    她已不在唤原深为兄长,可见心中早已与他划清界限。

    苏茵意味深长的一笑:“哦,他来做什么?”

    “没什么事,不过说了几句话。”原氏笑着说道,显然并不愿意多说。

    苏茵也不追问,她知道原深定不会说出什么好话来,巴不得她跟无为都死了才好。

    苏茵抬头又问:“可还有旁人来过?”

    “公子初也来了好几趟,送来好些东西不说,还告诉我你一定会平安回来的。”想起赵初,原氏脸上的笑浓了几分,目不转睛的看着苏茵,接着说道:“你不在的这些日子多亏了他。”

    原氏意有所指。

    苏茵怎会听不出来。

    她并没有多说。

    原氏又问了几句,他们这些日子的情况。

    苏茵不想让她担心,挑拣几句无关紧要的说了说,那些惊心动魄的是一句都没敢提。

    原氏怎不知苏茵的用心,故而她并没有多问。

    苏茵和无为脸上的疲惫,她看的一清二楚,对她来说只要他们平安无事的回来就够了。

    原氏看了一眼苏茵,又看了看无为,说道:“这一路你们也累了,快些回去洗漱一番,好好的睡上一觉,有什么事都等着明日再说。”

    “好。”这一路也着实疲惫,母亲和阿衍无事,她便安心了,苏茵笑着说道:“母亲和阿衍也早些休息。”

    苏茵俯下身去,轻轻的抱了抱苏衍,笑盈盈的说道:“阿姐不在这几日,多亏了阿衍照顾母亲,阿衍真是长大了。”

    “是,我已是男子汉了。”苏衍挺直胸膛,一字一句的说道,一副小大人的摸样,惹得苏茵一笑。

    一旁的无为也勾起唇角。

    “阿姐也是这么认为的,我们阿衍已是男子汉了呢!”苏茵笑着捏了捏苏衍的脸。

    苏衍一下子跳开了,一脸嫌弃的看着苏茵说道:“我大了,阿姐可不能在捏我的脸了,男女有别。”

    这下连原氏都笑了起来。

    满室的温馨。

    第二日,苏茵刚刚起榻,穿戴整齐,才拉开门,一抬头竟发现,赵初不知何时来了,一言不发的站在门外。

    漫漫日光之下,赵初一袭乌黑的袍子,玉冠束发,经过战争的洗礼,整个人越发的丰神俊朗,气度不凡。

    他站在那里一瞬不瞬的看着苏茵,一句话都不说,就只是定定的看着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