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嫡女虐渣手册 第一百九十七章 别无选择

时间:2018-04-04作者:月下高歌

    因为府邸被惊雷所劈,原深瞬间成了所有人眼中的不祥之人。

    原本那些与他交好的人,也纷纷疏远他。

    连着大王也是不愿意多看他一眼。

    纵然他没有被赵奕所牵连,却也是一落千丈,无人问津。

    好在他猛然想起苏青远对他说过,他被押往刑场的那日,所有诡异的天象皆出自苏茵之手。

    如此弄一个惊雷,劈一劈他的府邸,又有什么稀奇的。

    原深随即便入宫,将这一切告知大王。

    大王原本是不信的,纵然苏茵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是一个闺中女子,直到从魏国传来苏茵的消息,整个天下都传的沸沸扬扬的,苏茵有以琴驭音,以音驭兽的神技。

    他才信了。

    大王眼波深邃,目不转睛的看着苏茵。

    苏茵缓缓抬起头,看向大王,面上无波,但眼底却是一片波澜。

    原深到底还是告诉了大王。

    她知道会有这么一日。

    原本她是有恃无恐,因为她再怎么厉害,也不过一介女子之身,如何能有这种通天之能。

    如今不一样了。

    在她奏了那一曲音杀,引来凤凰百兽之后,不一样了。

    拥有如此神技的她,随意改改天象,又有何不可!

    大王也不等苏茵开口,他双眼一眯,缓缓说道:“寡人把你母亲和弟弟请到宫中做客,此刻他们正在王后的关雎宫中饮宴。”

    大音一落,苏茵瞬间面色一白,眼睛微睁,心中更是一惊。

    大王竟拿母亲和阿衍为质,威胁于她!

    她慢慢垂下眸子,拱手说道:“是,那些诡异天象皆出自苏氏阿茵之手。”

    她回答的干脆利落。

    大王瞬间眼睛微睁,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苏茵,非但不怒,反而勾唇笑了起来:“寡人原本是不信的。”

    如今她亲口承认了,由不得他不信。

    他目不转睛的看着苏茵,脸上笑意渐浓。

    好一个苏氏阿茵!

    好一个苏氏阿茵!真真让他刮目相看。

    如此才智。

    如此鬼神莫测的神技!

    足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这样的妇人,以堪为一国之后。

    苏茵依旧一副从容不迫的摸样,低低的垂着眸子,没有人知道她心中所想。

    如今的赵国已是一个是非之地。

    看来她要好好的谋划一番了。

    这样任人宰割的滋味,实在不怎么好!

    以至于她非常不喜欢。

    “寡人想知道,那些诡异天象你是怎么做到的。”大王眯着眼问出心中疑问。

    苏茵如实道来:“旧年时偶得一本奇门遁甲之书,此书包罗万象,上至天文,下至地理,不过是些障眼法罢了。”

    苏茵此话说的真假参半。

    上一世,谢怀瑾机缘巧合之下得了一本这样的书简,他能平步青云,此书功不可没。

    他十分宝贝这本书,一直交由苏茵保管。

    苏茵闲来无事,看得多了,便逐字逐句的记了下来。

    大王眼睛一亮:“可能让寡人看一看这本书?”

    苏茵拱手说道:“自然,这本书现下就在我的书房之中,大王可派人去取。”

    大王瞬间一笑,随手招来一个寺人,随即让他去苏茵书房中取来。

    “苏氏阿茵!”大音一沉,缓缓说道:“你如实告知寡人,寡人尚有多久可活?”

    苏茵抬头看着大王,缓缓说道:“大王,那本书也只是记载了奇门遁甲之术,并未有预测未来之能,故而,苏氏阿茵不知。”

    她一语落下,大王却是一点也不相信。

    他双眼一眯,眼中酝酿着一丝寒意,淡淡的说道:“不知也无妨,就留你母亲和弟弟在宫中多住几日吧!”

    竟是出口威胁苏茵。

    苏茵垂着眸子,冷冷一笑,既然他那么想知道,她便如实告知他又如何。

    有些事,她还觉得不知道更好一些。

    譬如这件事。

    苏茵声音中带着几丝无奈,慢慢的说道:“大王尚有不足三个月的时间。”

    她声音一落,大王瞬间起身站起,满目阴霾的看着苏茵,眼中阴云密布,一副风雨欲来的摸样。

    原本他不过诈一诈苏氏阿茵,没想到她竟然真的知道。

    而他只剩下不足三个月的时间。

    这让他如何接受得了。

    他那些未完成的大业……

    大王冷冷看着苏茵,缓缓地闭上了眼。

    他一脸疲惫,瞬间苍老了好几岁。

    苏茵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心中却是一片冷漠。

    任何人知道这个消息,只怕也煎熬的很。

    接下来的每一日,便会细细的数着日子过,越是临近死亡,心中越是恐惧,哪怕身体无恙,也会陷入一种绝望的恐惧之中,难以自拔,直到熬得油尽灯枯。

    这便是她为何想都未想便告诉他了。

    她最讨厌别人拿母亲和阿衍的性命威胁她。

    偏偏她又是个记仇的。

    且睚眦必报。

    片刻,大王忽然睁开了眼,声音透着一丝无力,看着苏茵缓缓说道:“你起来吧!”

    “诺!”苏茵缓缓起身。

    大王忽然,眼瞳一缩,一字一句说道:“谁会是下一任国君?”

    相较于他的生死,他更在意的是这件事。

    他那些未完成的大业,总要有人继承,继续完成。

    大王定定的看着苏茵,苏茵一笑,扬眉说道:“大王心中不是早有决断?”

    如今赵国成年的公子,只剩下赵初与赵信。

    赵信是大王一手扶持起来的,为的便是于赵奕对抗,互相压制对方,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赵信的品性了。

    至于赵初如何,大王心中更是清楚。

    何用她多说。

    大王却是沉声说道:“寡人要知道你的答案。”

    他声音泛着浓浓寒意,眼中已带了杀气。

    苏茵一笑,缓缓吐出两个字:“赵初!”

    大王瞬间朝后靠去,呵呵一笑:“果然与寡人想的一样。”

    他抬眸淡淡的看着苏茵:“今日的话,寡人不希望有第三个人知晓,后果你知道的。”

    “诺。”苏茵抬头看了一眼大王,拱手说道。

    大王一笑,也不知何意,竟直指桌案上的一块白色的玉璧,缓缓说道:“这是寡人费尽心机得来的一块玉璧,你看它的色泽,质地,乃至纹路,都是世间不可多得的。”

    苏茵顺着大王的视线看去,那块玉璧果然如大王所说,乃是这世间绝无仅有的美玉。

    大王余光扫了苏茵一眼,接着又道:“这都不是重要的,重要是的它是寡人的。”

    大音顿时高了几分,慢慢的将那块玉璧拿在手中,小心翼翼的抚摸着。

    在苏茵的目光中,猛然举起那块玉璧,一下子重重的摔在地上。

    “啪……”那块玉璧瞬间碎成一片一片,再难恢复如常。

    苏茵面无表情的看着。

    大王接着又道:“若不是寡人的,寡人情愿毁了,也不会让它落入旁人手中。”

    大王此言若有所指。

    苏茵怎会不知,他这是在警告她,将她比作那块美玉,告诉她若是他得不到的,宁愿毁了也不会让别人得到。

    如今四国国君皆求娶于她。

    大王心中不安呀!

    生怕她转身成了他国王后,与赵国为敌。

    换位思考,她也会这般想,这般做的,这便是人性。

    “你可是寡人的意思?”大王冷冷出声,目不转睛的看着苏茵。

    “苏氏阿茵知道。”苏茵垂头说道。

    “寡人自知你是个明白的。”大王缓缓笑起,漫不经心的看着苏茵。

    苏茵没有开口。

    “如今寡人给你两条路选。”大王慢慢说着,苏茵瞬间抬头看向大王,在苏茵的目光中,大王接着说道:“其一便是如这块美玉一般,从这个世上永远消失。”

    苏茵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

    大音冰冷,眼底满是毫不掩盖的杀气。

    “其二呢?”苏茵缓缓出声,目不转睛的看着大王。

    大王勾唇一笑,一手轻轻扣着桌案。

    “咚咚咚……”那一下一下仿佛落在苏茵心头。

    在苏茵的注视下,大王眯眼看着苏茵,一字一顿的说道:“你那般聪慧,怎会不知寡人心中所想。”

    大王说着,一顿,缓缓说道:“其二便是嫁给赵初。”

    大王一语落下,不再言语。

    苏茵抬头一瞬不瞬的看着大王,眼底略过一丝寒意。

    心中满是愤怒。

    是的!

    她很生气,很愤怒。

    她努力了这么久,却还是如提线的木偶一般,一举一动皆在别人的操控下,每一次都是这样身不由己。

    第一次她被原深所迫,不得已穿上嫁衣。

    第二次她被魏王所迫,再次穿上嫁衣。

    如今她又要被人所迫,第三次穿上嫁衣。

    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

    “告诉寡人你的选择。”大王冷眼看着苏茵,眼中寒气凝结,泛着幽光,嘴角上扬,勾勒出一丝冷笑。

    她一向都是个聪明的,想必这一次也不例外,不会让他失望。

    这样一个聪慧到令人有些恐惧的女子,放眼天下可不多,若真要杀她,他还有些不舍。

    毕竟有些人活着,远比死了有用的多。

    当然前提必须是为他所用。

    不然他一定会毫不留情的摧毁她,也不会让她来日为祸赵国。

    苏茵瞬间便笑了,她那一笑极尽妖娆,勾唇说道:“我有选择的余地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