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嫡女虐渣手册 第二百四十五章 敬若鬼神

时间:2018-04-04作者:月下高歌

    ,精彩小说免费!

    尚虞面色一白,他眼睛睁的大大的,满目震惊的看着那扇紧闭着的门。

    脚下一软,朝后大退了一步。

    在他身后那些护城军更是震惊的无以复加,容华竟真的可提前预知天意,预测灾患,且说的分毫不差,当真有通天之能。

    不仅他们,便是长青,宋老和荀彧脸上也是难掩震惊。

    世人皆知,水患一事出自容华之口。

    可他们却是清楚的知道,这惊世骇俗之事,全然出自苏氏阿茵之口,与容华没有半分关系。

    在此之前,他们皆是抱着怀疑的态度,即便有几分相信,那也是别无选择的缘故。

    特别是长青,他目不转睛的看着苏茵,神色变了又变,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从前他一直觉得,苏氏阿茵并无特别之处,少主看上她,不过是因为眼神不济,如今看来,少主当真是慧眼识珠,于万千人中一眼看中了苏氏阿茵,真是眼神毒辣,令人佩服。

    还有宋老与荀彧,他们一直都觉得,苏茵与容华在一起,是苏茵高攀了容华。

    如今再看,竟不知是谁高攀了谁!

    只觉得真是天作之合,般配的很。

    当下他们三人,对苏茵真是心服口服。

    一时之间,偌大的院子,陷入死一般的沉寂之中。

    大地还在摇晃,所有人甚至清楚的听到山洪绝提,惊涛骇浪的声音。

    尚虞从不信水患之事,从前他有多么不屑,如今便有多么震惊,以至于他整个人呆如木鸡的站在那里,久久的回不了神。

    一众穿着护城军衣服的容氏嫡系子弟,脸上皆带着一丝惧意,他们清楚的很,尚虞没有布置一点预防水患的措施,如今水患来袭,且来势汹汹,若是再不退的话,只怕他们都要搁在这里了。

    他们不知,宋老和荀彧按着苏茵给的法子,早已布置妥当。

    纵然水患来势汹汹,势不可挡,依旧可保泾阳城无虞。

    所以他们三个人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

    苏茵冷眼看着尚虞,慢慢的扬起嘴角,眼底拂过一丝狰狞的杀意,扭头看着长青,淡淡的说道:“把他的首级给我割下来,挂在城墙上暴晒三日,愿赌服输,至于剩下的身子用火焚了。”

    明明残忍至极的话,她却说的漫不经心。

    “不,不要……”尚虞满目惊恐的看着苏茵,长青一步一步朝他走了过去,他面色阴冷,双目嗜血,嘴角噙着一丝冷笑。

    吓得尚虞身子一软,扭头对着一旁的容氏嫡系子弟,厉声吼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赶紧给我拦下他。”

    那些容氏嫡系子弟,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冷眼看着他。

    尚虞瞬间变怒了,他双目血红,冲着那些容氏嫡系子弟,怒声吼道:“便是我输了又如何,你们别忘了,族长的意思是要把他们都杀了。”

    一时之间,那些容氏嫡系子弟都愣住了。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尚虞竟会这般不管不顾都抖出来。

    为首的那个容氏嫡系子弟,冷眼看着尚虞,余光不由得落在长青,宋老,荀彧还有苏茵身上,他定睛看着身后那扇紧闭着门,一时片刻,竟拿不定主意。

    既然族长已经暴露出来。

    那么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杀了尚虞,将所有的一切都推到他身上,二是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按族长的命令,将他们都杀了。

    “放肆!”电光火石之间,苏茵声音一高,对着尚虞沉声呵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污蔑族长,族长一向对容华照顾有加,又怎会害他,分明是你想要借机挑拨容华与族长的关系。”

    说着,她扭头瞪了长青一眼,高声吼道:“长青你还不把他给我诛了,难道任由他污蔑族长不成。”

    “噗……”长青衣袖一挥,一道肉眼可见的风刃朝尚虞袭了过去。

    尚虞不由得瞪大了眼,想都未想便要侧身避开那道风刃,岂料,那瞬间他竟是一点也动弹不得了。

    刹那间,他眼中一暗,凝神看向为首的那个容氏子弟。

    风刃扫过,他的身子站的直直地,头颅却滚了下来,划出一道长长的血印。

    就在苏茵那番话落下,为首的那个容氏子弟,以在最快的时间,做出最有利的选择。

    如今水患如期而至,从此容华之名将席卷整个大地,世人势必敬若鬼神。

    与此同时,容氏一族的威望,将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活着的容华,要比一把死了的容华有价值的多。

    若是族长在场,也定会如他这般选择。

    “砰……”长青素手一挥,尚虞残破的身子燃起熊熊大火。

    空气中满是皮肉烧糊的味道,令人作呕。

    宋老和荀彧瞬间明白过来,苏茵的那番话中的深意。

    他们皆知眼前的这些人,已不是那日毫无战斗力的护城军,他们一个个气息内敛,怕是容墨手中那些经过专门训练容氏嫡系子弟。

    以他们几人,对上他们数千,便是有音杀相助,只怕也无半分胜算。

    便如他们不会受到音杀所伤一般,想来他们也知道如何克制音杀。

    方才尚虞那句话一落,他们眼中分明已起了杀意。

    既然已经暴露出来,自然无路可退,倒不如做得一干二净。

    苏茵这番太过及时,太过睿智,在刹那间给了他们一个台阶,一个退路,一个更好的选择。

    这种急智,堪称一种大智慧。

    连他们都不由得生出一股敬意。

    尚虞一死,那些容氏嫡系子弟便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待他们一走,所有人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若是他们当真出手,容华还未醒来的消息,必然再也藏不出了。

    不仅如此,连他们都是九死一生。

    尚虞如何敢这般猖狂,无非是仗着他们,更是因为他们有让他张狂的势力。

    苏茵扭头看向宋老,缓缓说道:“宋老,城中可是皆按我说的布置?”

    “嗯。”宋老凝神看着苏茵,轻轻的点了点头。

    苏茵亦朝着宋老点了点头。

    既如此,泾阳城自然可安然无恙。

    哪知,宋老忽往后大退了一步,对着苏茵拱手一礼,一字一句说道:“得遇姑娘乃是少主大幸。”

    苏茵当下一惊,伸手便要去扶宋老,这如何使得。

    宋老却是不肯起身,他声音低沉,一字一句说道:“这一礼,谢姑娘救命之恩,姑娘受得。”

    他声音一落,荀彧对着苏茵也是拱手一礼:“荀彧亦谢过姑娘救命之恩。”

    长青也不傻,他看了一眼宋老和荀彧,缓缓说道:“方才那些穿着护城军衣服的人,是容氏嫡系子弟吧!”

    他纵然不认识他们的面孔,但从身手上也能猜出三分。

    宋老和荀彧对视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

    瞬间,长青对着苏茵也是拱手一礼,他虽然一句话都未说,但却是一脸敬意。

    苏茵一一看着他们,垂眸说道:“你们起来吧!不必谢我,我既是救你们,更是救我自己。”

    宋老,长青,荀彧三人慢慢起身,皆目不转睛的看着苏茵,虽未开口,但眼中却含着担忧。

    他们的担忧,苏茵如何不知。

    水患一事,必会惊动容氏一族。

    方才那些容氏嫡系子弟的态度,便是家族的态度。

    只怕不日家族便会派人来郑重的迎容华归家。

    届时,若是容华还未醒来,该如何是好。

    苏茵看着他们三人轻声说道:“事到如今,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语罢,她推门而入,几步走到容华榻前,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眼中满是神伤,她低声呢喃道:“容华,你究竟要睡到及时呢?”

    榻上的人依旧没有一点反应。

    水患之大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一直延续了数日,才有消退之意。

    好在容华早有预警,虽然损失依旧惨重,但人员伤亡却并不多。

    幸存之人无不感念容华的恩德。

    便是赢律也颁下召书,大大嘉奖了容华一番,还赏赐了无数奇珍异宝,可见他是真心感谢于容华。

    他大可不说,看着他秦国被水患吞噬,再无半点战斗力,任人宰割,可是他没有,他挽他数万百姓于水患,救了秦国半数的国力。

    一时之间,容华之名席卷整片大地,所有人无不敬若鬼神。

    转眼已是五日。

    苏茵依旧守在容华塌边,而容华连一丝醒来的迹象也就没有,他就那样沉沉的睡着,与世隔绝了一般,不知世间愁苦。

    更不知苏茵那颗心,已然陷入怎样的绝望之中。

    “容华,你若是再这样弃我于不顾,我也要弃你而去了。”外面日光明媚,却丝毫照不进苏茵眼中,她眼中一片绝望,紧紧握着容华的手,声音低沉而缓慢。

    “吱呀……”忽的,长青推开门,大步走了进来。

    苏茵抬头望去,只见他一脸凝重,眉头紧锁,似发生了什么大事一般。

    苏茵从未见过长青这副摸样,不由得开口说道:“发生了什么事?”

    “姑娘。”长青再不是从前那般,不屑称呼苏茵,他凝神看着苏茵,一字一句的说道:“族中派人来接少主了,此刻正在前厅。”

    “来人是谁?”苏茵垂眸看着容华,淡淡的问道。

    长青一脸凝重,说的极慢:“容墨嫡子容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