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嫡女虐渣手册 第二百五十九章 以她做赌

时间:2018-04-17作者:月下高歌

    ,精彩小说免费!

    谢钧的声音可不低,他说的掷地有声。

    苏茵原本隐在暗处,一点也不显眼,众人几乎已经将她给遗忘了。

    可谢钧声音一落,在场所有人皆抬头朝她看去。

    可也只看了一眼,所有人的目光便落在容华身上。

    她的生死也只在容华一句话之上,无关紧要的很。

    在场所有人并未觉得谢钧有丁点过分,他此举无异于给了容华一个台阶。

    只要容华杀了她,那么容谢两家的姻亲便还在。

    换做旁人,甚至都不用多做他想,定然会毫不犹豫的将苏茵给推出去。

    她的生死,与容谢两家的关系相交简直不值一提。

    容墨面色不变,双眼微眯朝容华看了过去。

    谢家何等门户,谢婉乃是谢氏嫡女,容华当街那一言,无异于狠狠的打了谢家的脸,令得谢家乃至谢婉颜面尽失。

    他们怎能不怒。

    今晚的夜宴,他故意请了谢家之人,便是给谢家一个主动提出退婚的机会。

    哪知谢家竟还有所贪恋,给出容华一个台阶来。

    容墨眼中闪过一丝讥讽,不着痕迹的看了谢钧一眼。

    难怪谢宏不肯来。

    若是谢宏说出这番话来难免有失身份。

    可谢钧说出来就不一样了。

    他不过一个为侄女出气的伯父罢了。

    说了什么也无伤大雅。

    也对,容华乃是容氏少主,只要谢家阿婉嫁过来,他便可继任为族长。

    必是谢家眼中的乘龙快婿。

    便是他豢养了一个男宠,眼下男风盛行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谢家颜面上过不去罢了。

    故而才有了这么一出。

    谢家是这般想,倒也没有什么奇怪。

    可纵然他们给了容华一个台阶,他便会顺着这个台阶下去吗?

    只怕他们的愿望要落空了。

    容华又岂是他人可随意左右的。

    谢婉眼睛睁的大大的,抬头一瞬不瞬的看着容华,她眼中闪过星星点点的亮光,将心中的希望点燃。

    伯父既然这样说了,只要容华肯杀了那少年,谢氏一族便不会出面退婚,那么他们的婚约就还在。

    他日,她还可成为他的妻。

    所有人皆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容华。

    连苏茵都抬头看向容华。

    容允不着痕迹的侧脸对苏茵小声说道:“茵茵啊!你说我家小华子会不会真如谢钧所说杀了你呢?”

    他声音极低,唯有苏茵一人听得到罢了。

    苏茵垂眸一笑,淡淡说道:“不知。”

    不过她看出来了,谢氏一族并非想真的想退婚,先前容华那一言令得谢氏一族颜面尽失,他们也不过是想找补找补颜面罢了。

    今日的容氏少主,乃是明日的容氏族长,天下第一大家族的族长。

    能配得上他们谢家嫡女的,可是不多。

    他们自然不愿轻易放弃容华这个乘龙快婿。

    故而今晚夜宴之上来的并非谢氏一族的族长。

    若是谢氏一族的族长当众这般说,也太有失身份了。

    她真不知容华会如何选择?

    便如君王在美人与天下之间难以取舍一般。

    在与容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若有谢氏一族相助,无异于如虎添翼。

    若他看重的是容氏一族的族长之位。

    那么便不用多想。

    只要将她推出去,如谢钧所说,谢家必不会再多言什么。

    众目睽睽之下,容华慢慢的朝谢钧看了过去。

    他面无表情,那一眼平静如水,没有一丝波澜。

    可谢钧却觉得骤然间一冷,明明是三伏天,他却觉得刺骨的冷。

    于一道道视线中,容华望着谢钧,看都没有看谢婉一眼,缓缓说道:“怕是不能!”

    断然拒绝了谢钧。

    他声音一落,苏茵一下便笑了,她眉眼如水,眼中满是毫不掩饰的欢喜。

    他果然没有让她失望。

    “茵茵啊!看来你的眼光不错呢!”容允的声音适时地响起。

    苏茵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恁的得意。

    她虽然未开口,但那副得意洋洋的摸样,好似再说那是自然。

    容华说着一顿,看着谢钧接着又道:“他乃是容华的救命恩人,当众屠杀恩人之事,容华断然做不出来。”

    谢钧没料到容华竟会这样一说,微微一怔。

    容华这一句话顿时令他陷入进退两难之地,他说他是他的救命恩人,若他在追着不放,非得逼着他杀了他,岂非会落得一个薄情寡义之名。

    他日,天下有才之士,如何敢效忠他谢氏一族,到时候不单是他,便是谢氏一族也会声名尽失,令天下人胆寒。

    救命恩人尚且可诛,岂非人心尽失。

    “莫非你们谢氏一族做得出这样的事来了?”容华挑眉看着谢钧。

    当下狠狠将了他一军。

    果然,他声音一落,所有人皆朝谢钧看了过去。

    唯有容墨意味深长的一笑,这才是容华,与他数次无声交锋的容华。

    一道道视线中,谢钧往后大腿一步,对着容华拱手一礼,高声说道:“是谢钧的不是,还望容少主见谅,救命恩人自然不可诛。”

    他十分诚恳的对着容华双手一叉,一脸歉疚的摸样,倒好似真的一样。

    容墨单手轻轻扣着桌面,不着痕迹的打量着他们二人。

    谢钧此人于谢氏一族也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青川中谁人不知,他言辞如剑,巧舌如簧。

    他又岂是可随意打发的。

    不然谢宏怎会派他前来赴宴。

    “不敢!”容华看着谢钧,亦是拱手一礼。

    “然,容少主白日才说了他是你的卿卿,今晚便又说他是你的救命恩人,让众人如何信服?”谢钧开口,果然字字珠玑。

    一言直中要害。

    是啊!是啊!

    白日容华才当众说了,苏茵乃是他的卿卿。

    于夜宴之上又说他是他的救命恩人。

    让旁人如何相信。

    果不其然,谢钧一句话落下,所有人眼中皆起了疑惑,顿时目不转睛的看着容华。

    容墨眯眼淡淡一笑,始终一言未发。

    容华一笑,眼中闪过丝丝冷意,他看着谢钧说得极慢:“我容华向来所言非虚,你这般说来可是在质疑我的人品有失?”

    容华亦不是好惹的。

    他从不给谢钧选择的余地,若他开口指责他人品有失,岂非在说容墨与长老院中的长老有眼无珠。

    毕竟他这个容氏少主可是他们选出来的。

    “谢钧断无此意!”谢钧拱手又是一礼。

    “如此甚好!”容华谦卑的回以一礼。

    两个人眼神交汇处锋芒尽出。

    几次交锋下来,谢钧皆落了下风,所有人皆以为他会善罢甘休的时候,那知他又开口了。

    这一次,他直言不讳的看着容华说道:“然,容少主令得我谢氏一族,还有阿婉颜面尽失,便无不妥之处吗?”

    “是容华的疏忽,容华自是有错。”容华也不强词夺理,他嘴角含笑,一脸诚恳对着谢钧拱手一礼。

    谢钧眯眼看着容华一笑,沉声说道:“听闻容少主如今有预示灾祸的能力。”

    谢钧语锋一转,突然提起这件事来。

    当下所有人更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容华。

    容华没有言语。

    谢钧朗朗一笑,接着又道:“不管如何,此事皆由那小儿所起,才令得我谢氏一族颜面尽失。”

    谢钧自然不能将这个罪名落在容华身上,如此一来,就只能推到苏茵身上了。

    这也是氏族惯用的伎俩,想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时候,便将罪名推到无关紧要的人身上。

    真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这怎就成了苏茵的错了?

    话是容华说的。

    事也是容华做的。

    “容少主可愿与我谢氏一族赌上一局?若你胜,此事我谢氏一族既往不咎,婚事照旧,若你输了便把那小儿交由我谢氏一族处置,可好?”谢钧眼中精光乍闪,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容华,将他脸上一丝细微的表情都尽收眼底。

    他声音一落,容墨顿时意味深长的看着他。

    他竟不知他葫芦中卖的什么药,目的何在了?

    他的话亦是极妙,令得容华也是进退两难。

    若是不赌,岂非说他胆小如鼠。

    若是赌,如何能有十分的把握,谢钧既然这般说了,想必早已算计好了。

    容华一言未发,抬眸朝容墨看了一眼。

    容墨视线一扫,落在谢钧身上。

    谢钧看着容华,双手一叉,笑着说道:“容少主既然可预知灾祸,我想为我们青川讨个彩,便让容少主预测一番,青川最近可有何灾祸,若是容少主预测的准,便算我谢家输了,若是容少主预测的不准,便是容少主输了,族长说可好?”

    他竟不问容华的意见,直接询问容墨。

    刹那间所有人的眼皆亮了起来。

    上至容墨,长老院的诸位长老,还有所有宾客,下至一旁服侍的婢子仆从,都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容华。

    容华在秦国的所作所为如今可是人尽皆知。

    他们实在也是好奇的很。

    特别是容墨,毫不夸张的说,他更是好奇的整夜整夜睡不着觉。

    旁人不知,他可是知道的,容华于天象上并不精通,不过略知皮毛罢了。

    他如何能有预知灾祸的能力?

    不得不说谢钧太过精明了,也太会揣摩人心了。

    一句话抓住了所有人的心里,令得他们没有办法拒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