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嫡女虐渣手册 第二百八十九章 该露一手了

时间:2018-05-04作者:月下高歌

    ,精彩小说免费!

    几日过去,眼见他继任为容氏少主的大典便要开始了,容蔺是食不知味,夜不能寐,他几乎将他可用,能用之人全部派了出去,日夜不停的寻找苏氏阿茵,却是一无所获。

    还有五日便要举行大典了。

    苏氏阿茵必须得找到。

    “回禀主人,各处派出去的人,皆是一无所获,莫不是她长了翅膀飞走了?”容蔺的贴身侍卫尚慎头叉手对着容蔺说道。

    为了寻找苏氏阿茵,他好几日都没有合过眼了,眼下一片青黑,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疲惫。

    容蔺坐在矮几之上,面色阴沉的可怖,他抬头看向尚慎,沉声问道:“她又不是鸟,那里有什么翅膀,可是各处都找了?”

    青川也就这么大,这几日下去怎会一点线索都没有。

    “是。”尚慎叉手说道,然,话音才落,他猛然抬起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容蔺说道:“除了家中,别的地方都找过了。”

    他声音一落,容蔺骤然起身,他脑中灵光一闪,对啊!那里都找过了,可独独漏了家中。

    那日父亲说了,他便信他了。

    容蔺双眼微眯,凝神看着尚慎,低声说道:“立刻派人会家中寻找,记住一定要不动声色。”

    “是。”尚慎叉手立刻。

    屋里只剩下容蔺一人。

    不知为何,苏茵那日替他挡下那一剑的情形,一直在他脑海中闪现,令得他的心情异常烦躁。

    时间缓缓流逝,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尚慎一脸喜色,大步走了进来。

    不等他开口,容蔺便率先说道:“可是有消息了?”

    “嗯。”尚慎拱手说道:“她在族长惯用的地牢中,是禀告了族长将她带出来,还是?”

    “不必了,我就去带她回来。”容蔺沉声说道,起身便走。

    父亲的手段他可是知晓的,去的早了兴许她还能捡回一条命来,若是却是晚了,怕是只剩下一具尸体了。

    尚慎跟着容蔺身后,翻身上马,一刻都不敢耽搁,朝容家狂奔而去。

    容蔺虽未禀告容墨,却也并未偷偷摸摸的回来,他带着尚慎直奔容墨惯用地牢走去。

    路遇婢子仆从无数。

    这件事自然瞒不过容墨,更准确的来说,他也没想着瞒着容墨。

    容蔺见到苏茵的时候,她了无生机的躺在地牢之中,面色苍白的可怖,脸上已布满青灰之气,就算留了一口气。

    “阿贞。”容蔺大步走去,二话不说俯身抱起苏茵便走。

    他抱着苏茵出了地牢,直奔别院。

    “你说什么?苏氏阿茵竟出现我的地牢之中,还被阿蔺带走了?”得知这件事的时候,容墨不由得一惊,脸上布满阴云。

    这几日,他也在找苏氏阿茵,他不能让这个女人为祸他的阿蔺,所以他必须赶在阿蔺之前找到她,悄无声息的送她上西天。

    没想到啊!没想到,她竟在他的地牢之中,阿蔺竟是问都不问他一声,就这样大张旗鼓的将她从地牢带走了。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他已经认定,这件事是他这个父亲做的。

    也不知是谁将苏氏阿茵悄无声息的放入他的地牢之中,此人真是心思歹毒啊!竟想令得他与阿蔺父子失和。

    “族长,还要不要派人去杀苏氏阿茵?”一旁的侍卫抬头看着容墨张口问道。

    容墨眼神一沉,还派人杀什么苏氏阿茵,他还如何出手,便是他不出手,苏氏阿茵但凡有点血光之灾什么的,阿蔺只怕都会认定是他出手的。

    事到如今,苏氏阿茵的死活已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他与阿蔺不能父子失和,一旦他们父子失和,那么旁人便可在他们父子之间大做文章。

    “将派出去的人都撤回来,苏氏阿茵不能杀,至少现在还不能动手。”容墨双眼微眯,一字一句的说道。

    眼中一片寒芒,容家现在尽数在他的掌控之中,是谁将苏氏阿茵悄无声息的放入他的地牢的?

    这个人必是容氏一族的人!

    会是谁呢?

    容墨忍不住去想,越想越是觉得脊背发凉,还有几日便是阿蔺的继任为容氏少主的大典了,可万不能出什么事。

    “诺。”那侍卫拱手说道。

    容墨骤然抬起头来看着他,缓缓说道:“给府中增加两倍的人手,马上就是阿蔺继位为容氏少主的大典了,绝对不能有一点差池。”

    容墨随即唤来长老院的长老议事。

    “主人,她这回可真的只剩一口气了,能不能活就看她命大不大,运气好不好了。”一直为苏茵看病的大夫,一手落在苏茵手腕之上,片刻抬起手来,扭头对着容蔺说道:“生死皆半数,能不能活下来全凭天意吧!”

    容蔺眉头紧锁,深深的看着苏茵一言不发。

    那头发花白的大夫看着苏茵唠唠叨叨的说道:“倒是她腹中的孩儿真真命大的很,若是换做旁人只怕早已小产了。”

    他行医多年,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见,着实罕见的很。

    容蔺根本不关心苏茵腹中的孩子,这个孩子有也好,没有也罢,与他没有什么干系,原本想着若是容华捡了一条命回来,尚可拿这个孩子威胁他,如今看来,容华是回不来了,永远都回不来了。

    那么这个孩子便变得无关紧要,他心里其实是排斥这个孩子的。

    有谁愿意抚育仇人的孩子,养大了这个孩子,等着他那一日知晓真相了来杀他吗?

    他可没有那么好心。

    那大夫开了药,交给一旁的婢子,转身离开。

    婢子拿着药方去抓药,煎药了。

    屋里只剩下容蔺与苏茵。

    他鬼使神差的竟伸出手来,落在苏茵脸上轻轻的抚摸着,她越发瘦了,整个人都脱了相,气色差到极点,肤色蜡黄蜡黄的,仿佛一阵风便能将她给卷走。

    他见过她张扬的摸样,也见过她小鸟依人的摸样,更多的时候她都是一副从容不惊的摸样,便是在容华身旁,她也能从容应对,甚至令得容华在她手中吃了几次哑巴亏。

    从泾阳归来的路上,他们一路同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是苏氏阿茵。

    实在是她一袭少年的装扮太像了,看不出一点瑕疵,以至于连他都被蒙在鼓里。

    不过片刻,婢子端了药进来。

    容蔺竟接过婢子手中的药,亲自为苏茵服下。

    令得那婢子一惊,低低的垂下头去,看都不敢多看一眼。

    夜幕降临,这一晚,容蔺没有走,他就守在苏茵的榻边,时不时的看上她一眼。

    一直到第二日天亮,容墨召他回家中议事,容蔺才从别院离开。

    容蔺不过刚刚离开,苏茵便睁开了眼。

    她看着容蔺的背影,冷冷一笑,还好容蔺还不算笨,不然她怕是要死在容墨的地牢之中了。

    她已经让白氏联系无为了。

    她在容墨地牢的时候,无为已经去见过她了。

    容蔺继位为容氏少主的大典可是重头戏,她还有很多东西需要无为准备。

    她慢慢的垂下眸子,属于容华的东西怎么能被旁人抢走呢!

    白氏那里她也让她做了一些相应的安排。

    有了她给的人手,再有了无为准备的东西,她可是期待的很。

    苏茵缓缓的闭上眼,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她已然是容蔺口中的陶氏阿贞,她双目澄净,一副单纯无害的摸样,撑着身子从榻上坐起。

    “夫人,你醒了!”她不过刚刚起身,一个婢子便走了进来,见她醒来不由得一笑。

    “嗯。”苏茵扭头看了她一眼,怯怯的点了点头,小声问道:“夫主呢?是夫主救我回来的吗?”

    “是主人救夫人回来的,族长召主人回家中议事,想来不久便会回来了。”那婢子笑盈盈的答道。

    “嗯。”苏茵轻声应道,沉默下去。

    那婢子服侍着苏茵起身,让她喝了点粥,又端了药来。

    苏茵乖巧的好似一个听话的孩子,那婢子让她做什么,她便做什么。

    用过午饭之后,容蔺还没有回来。

    苏茵身子虽然弱,但也不至于下不了榻。

    她看着屋里服侍的婢子,小声问道:“我先去外面走一走,顺便给我备一把七弦琴,我突然想抚琴了。”

    那婢子眼中一亮,跑着便出去了。

    另一个婢子上前,扶着苏茵走了出去。

    凉亭之中,七弦琴已备好,一旁还焚了香。

    苏茵缓步走了过去,她视线落在琴弦之上,淡淡一笑。

    容蔺的耐心也是有限的,马上便是继任少主的大典,他怕是心急如焚吧!

    “铮铮铮……”苏茵慢慢坐下,素手一扬,琴声缓缓而出。

    她也该露上一手了。

    若非如此,容蔺怎肯带她一同去继位少主的大典呢!

    她一袭红色衣裙,长发如雪,一热一冷两种极端的色彩在她身上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令得她艳中带着一丝高不可攀的冷。

    她琴声悠扬,好似天上的流云,又好似空中飘荡的风,没有过多繁复的琴技,简单质朴到仿佛可与这世间万物融为一体。

    别院中所有人听得入神。

    忽的,从别院四面八方飘来大片阴云。

    令得艳阳高照的天,忽然阴了起来,大片阴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别院飘来。

    “快看,那是什么?”令得城中百姓无不抬头看着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