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嫡女虐渣手册 第二百九十五章 大典 五

时间:2018-05-07作者:月下高歌

    ..,

    ,

    “苏氏阿茵!”容墨双眼一眯,整个身子凌空而起,掌风横扫,一连数掌朝苏茵劈去,他双目血红的喊道:“去死吧!”

    “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无为宽大的衣袖被风吹得猎猎作响,他整个人从天而降,挡在苏茵面前,与容墨纠缠在一起。

    “夫人,你没事吧!”苏茵大步朝白氏走了过去,伸手便去扶白氏。

    白氏冷冷扫了她一眼,毫不留情的推开她的手,她冷眼看着苏茵,厉声说道:“谁让你来了。”

    纵然容墨已经有十多年没有动过手了,可他的身手她是知道的。

    今天她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这里的,即便她此刻救下了她,容氏一族的人也不会放过她的,如她这样擅自踏入宗庙的人,容氏一族的人必会拿她的血祭奠先祖,以求先祖原谅。

    苏茵双眼微眯,她淡淡的看着白氏,声音沙哑的说道:“因为你是容华的母亲。”

    所以她不能不来。

    她怕有朝一日,她与容华与九泉相见,容华倘若问起他母亲,她该如何作答。

    她如何告诉他,她的母亲因她而死。

    “嫂嫂,我掩护着你们,你们赶紧离开。”容允几个纵身来到白氏身旁,他深深的看着一旁的苏茵,对她再无一丝轻视。

    从前他只觉得这个妇人有趣,如今他只觉得这个妇人恐怖。

    她的手段,连他也是万万及不上的。

    容华的眼光啊!还是极好的。

    “不,你们走,我留下拖住容墨。”白氏看了容允一眼,摇头说道。

    “噗……”容墨一掌落下,无为身子一僵,骤然从高空跌落,他重重的摔在地上,捂着胸口喷出大口鲜血。

    “无为!”苏茵扭头看向无为,眼中满是担忧。

    容墨衣袖一甩,挡在苏茵与白氏面前,身子悬在空中,冷眼看着她们说道:“今日你们谁都别想走。”

    他一语落下,连击数掌,卷起漫天风刃,白光乍闪一如天罗地网,将白氏和苏茵网罗其中。

    “阿茵!”无为双目滚圆,瞬间从地上跃起,朝苏茵扑了过去。

    容允面上一惊,与无为同时挡在白氏与苏茵面前,挡下数道风刃,整个人凌空而起,双手成掌,以风为刃,用尽全身功力,朝容墨袭去。

    容允在前,无为电光火石之间,落在容墨身后,同样用尽全身功力,一掌朝容墨劈了过去。

    “砰……”霸道的掌风连触及容墨的衣角都没有,便被他周身的真气弹了回来。

    “噗……”无为与容允同时倒身在地,吐出大口的鲜血。

    容墨纹丝未动的立在空中,漫不经心的看了他们一眼,满目睥睨的说道:“就凭你们也想跟我斗,真是不知量力。”

    他双手成爪朝白氏与苏茵抓了过去。

    苏茵与白氏瞬间凌空而起,容墨一下扣住她们两人的咽喉,三个人缓缓落在地上,容墨勾唇一笑:“去死吧!”

    抬手就要扭断苏茵与白氏的脖子。

    “嗯!”就在那时,他身子一僵,一记闷哼,竟松开了苏茵与白氏。

    只见一把三寸的匕首插在他背后。

    容墨瞬间暴怒起来,他缓缓的扭过头来看着无为,一拳重重的打在地上。

    “呼……”坚硬的地面瞬间裂开,无数青砖朝无为席卷而去。

    “接着!”容允抬手将容蔺的琴朝苏茵抛了过来。

    他的意思苏茵明白!

    在这样下去,他们今天都得死在这里。

    苏茵一把接过容蔺的七弦琴,盘膝而坐,将琴搁在双膝之上,素手勾抹:“铮铮铮……”

    萧萧琴声而起,杀气席卷而来。

    “噗……”无为倒身在地,身上满是伤痕,在无法起身。

    容允与白氏一左一右的护在苏茵身旁,为苏茵护法。

    苏茵知道白氏是会功夫的,却不知白氏身手这样的好,她手中拿着一根数米长的白色锦缎,一根不起眼的绸缎在她手中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婉若游龙,又好似一条吐着信子的巨蛇,掀起一道道风刃,与容允配合的极好。

    两人竟生生拖住容墨,为苏茵争取了时间。

    容墨看着正在抚琴的苏茵,他扭头朝着一旁的弓箭手厉声吼道:“给我射杀了这个妇人。”

    他怎不知苏茵这是要奏音杀,音杀乃是容氏一族的绝技,他深知音杀的威力。

    “砰……”就在那时,大长老容铮与容蔺一般,被蓝绿色的火焰燃成灰烬。

    所有弓箭手只是看着容墨,并没有出手。

    在他们眼中容墨已是被天谴之人,乃是有大罪的,他们若再是听命与他,岂非助纣为虐,也是要遭受天谴的。

    “铮铮铮……”苏茵所奏琴声越发急促,好似风雨欲来一般,空气都凝结了令人窒息。

    见所有弓箭手不动,容墨目光一凝,大声吼道:“她所奏乃是容氏绝技音杀,你们若是不想死的话就赶快放箭。”

    容铮虽死,可长老院尚有九位长老,然,他们既没有帮容墨,也没有帮容允和白氏,更准确的来说,他们在等容墨与白氏两败俱伤,而后坐收渔翁之利,容墨声名尽毁,无德无行自然不适合再做容氏一族的族长。

    等白氏与容墨两败俱伤之后,他们长老院大可抚上去一傀儡,岂非更好!

    容墨怎不知他们心中所想,这个世界从来都是弱肉强食,他与长老院的关系也不过相互利用,相互制约罢了,从无半点情谊。

    他双眼微眯,满目讥讽的看着剩下的诸位长老,沉声说道:“你们也想死吗?”

    容墨一言落下,那些弓箭手全部弯弓搭箭,锋芒直指苏茵,他们不想死。

    “嗖……嗖……”数千只弓箭齐发,织成一张巨网,铺天盖地的朝苏茵射去。

    “铮铮铮……”琴声越发急凑,一如电闪雷鸣,迫人心弦。

    “啊……”围观的人皆已逃走,功力较浅的数千弓箭手,突然一把丢开手中的弓箭,双手用力的抱着头,倒在地上翻滚,他们双目血红,额上青筋凸起,一副发狂的摸样。

    剩下的诸位长老,他们虽未倒身在地,但脸上的表情也是凝重的很,他们面色泛白,双颊殷红,一呼一吸之间也变得紧迫起来。

    与他们相交,容墨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容允双目微睁,竟也觉得头晕目眩起来。

    白氏飞快的扫了他一眼,大声说道:“凝神静气,守住心神。”

    “噗……”容允动作稍稍一缓,便中了容墨一掌,他面色急剧变白,朝后大退了十数步。

    白氏一人怎抵挡得住容墨。

    下一秒,白氏也被容墨击中,她面色一白,双膝跪倒在地,吐出大口鲜血。

    没了他们,容墨抬手朝苏茵抓了过去。

    “铮铮铮……”就在那时,琴声激进仿若雷霆压顶。

    “啊……”连着长老院的数位长老,也觉得喘息困难,仿佛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束住他们的手脚,令得他们动弹不得,头痛欲裂仿佛要炸开一般。

    连容墨的动作也变得迟缓起来。

    “啊……啊……啊……”数千弓箭手身子直直地躺在地上,七窍流血,整个身体的血管爆裂开来,血流成河,身上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

    直到此刻,长老院的长老才真正害怕起来。

    “噗……”他们想动,拼尽全身的功力,却发现竟一下也动弹不得了,不仅如此,口中竟喷出大口大口的血来。

    容墨站在苏茵三步之遥,他一手已经朝苏茵抓了过去,那只手在空中,却再也进不了分寸,仿佛定格了一般。

    他双眼瞳孔放大,目不转睛的盯着苏茵。

    苏茵亦直勾勾的看着他,她双目阴沉,仿佛寒冰杀气凌然。

    眼波流转之间,两人正无声的较量着,生死一线。

    无为一寸一寸朝苏茵挪了过去。

    容允亦是一瞬不瞬的看着容墨与苏茵,整个人神经紧绷,他看得出胜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或生或死。

    天上的乌鸦都停止了悲鸣。

    白氏眼中满是担忧,苏茵有孕在身,且伤势未愈,她撑不了多久的。

    果然,苏茵身子骤然一僵,一瞬之间面上血色全无,勾抹琴弦的手颤抖了起来。

    容墨勾唇一笑。

    “噗嗤……”苏茵一口血喷在琴上。

    “铮……”琴弦瞬间全部断裂。

    “哈哈哈……”容墨仰天大笑一声,双手成掌用尽毕生功力,朝苏茵胸前拍去。

    “阿茵!”无为目赤欲裂,嘶声裂肺的吼道。

    苏茵长发翻飞,她慢慢的抬起头,无所畏惧的看着容墨,嘴角噙着一丝鲜血,缓缓一笑,她是不是马上就可以见到他了。

    她真的很想他!

    “噗……”就在那时,一道身影凌空而起,生生挡在苏茵面前,接下容墨那一掌。

    “咔嚓!”白氏挡在苏茵身前,骨骼断裂的声音清晰可闻,她身子瞬间僵硬成石,口中涌出大片大片的血,一下子瘫软在地。

    “夫人!”苏茵一下子扑倒在白氏跟前,她目赤欲裂的看着倒在血泊之中的白氏,用力的捂着嘴巴,眼泪一行一行落下。

    白氏眼神涣散的看着她,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把抓住她的衣襟,眼睛瞪得滚圆,一字一句的说道:“要好好的活下去!”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