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嫡女虐渣手册 第三百零七章 白头吟

时间:2018-05-18作者:月下高歌

    ..嫡女虐渣手册

    谢婉坐在花轿之中,听着那一曲凤求凰,恨不得将口中的一口牙给咬碎了,至于奏琴的人,她连想都不用想便知道是谁了!

    今日是她与容华的大婚之日,敢当街揽下迎亲队伍,奏上一曲凤求凰的人除了苏茵不会有第二人。

    谢婉眼中一片阴狠,一把扯下头上大红的喜怕,在手中用力的撕扯着,容墨不是告诉她苏茵已经死了吗?怎么会这样?

    她一手撩开轿子,透出一条缝隙来,不着痕迹的看着容华的背影,脸上满是失望。

    今日可是他们的大婚之喜。

    有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他为何不开口,让人拿下这个贱妇。

    莫不是心中对她尚有私情。

    谢家前来送亲的人,皆是冷冷的看着苏茵,继而抬头朝容华看去。

    既然这一曲凤求凰是对他奏的,而他们又是送亲的人,主次有别,于情于理都不应该他们来开这个口,将这个妇人驱赶走。

    “一别多日,郎君可还安好?”苏茵双手抚着琴,慢慢的抬起头来,对着容华盈盈一笑。

    那一笑令得许多围观的男子心神一荡。

    苏茵以为容华不会回答。

    “尚可!”哪知他竟开口了,却也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苏茵脸上的笑渐深,她目不转睛的看着容华,眼中有痴恋,有爱慕,亦有淡淡的怨念。

    她轻声说道:“今日郎君大婚,妾特此献上一曲凤求凰以示祝贺!”

    她声音一落,花轿中的谢婉险些一口血喷出来。

    她满腔怒火,无处发泄,恨不得上去将苏茵碎尸万段。

    谁人不知凤求凰是求爱之曲,她竟以一曲凤求凰来祝贺他们大婚之喜,又安得什么心。

    她还未过门,在回容氏的路上,她的夫君便被人当众奏了一曲凤求凰,她岂不是成了天大的笑话。

    围观的人看着苏茵不由得嘴角一抽,哪有人用凤求凰祝贺别人大婚之喜的,这不是天大的讽刺吗?

    好在苏茵长得赏心悦目,这世间对于长得美的人多是仁慈宽容的,以至于并未有人上前谩骂于她不知廉耻。

    “多谢!”容华始终淡淡的看着苏茵,眼中稍有疑惑,他的属下禀告他们已经离开了,为何她又会出现在这里?

    可是遇见什么事!

    “郎君可还记得曾经对妾许下的承诺?”苏茵语锋一转,冷冷的看着容华咄咄逼人的问道。

    顿时所有人皆是难以置信的看着苏茵,一副了然的摸样,难怪她会当街对容华奏上一曲凤求凰,原来她与容华竟还有这样一桩情事。

    一双双眼睛之下,容华淡淡的看着苏茵没有开口。

    谢婉坐在花轿之中,只觉得无地自容,苏氏阿茵这一句话当真令得她颜面全无,日后她定会沦为所有人的笑柄。

    苏茵垂眸一笑,死死地盯着容华,眼中尽是苦涩,她说:“郎君可还记得,你走的时候,让我等你的,我日复一复的等着你,却等来了郎君要令娶她人的喜讯,你说好不好笑?”

    她的声音沙哑,满是苍凉。

    开口间她眸子泛了红。

    谢婉顿时眼中喷出火来,恨不得从花轿中出来,可是她不能,她是名门闺秀,她不能此时踏出去,让所有人看她的笑话。

    “在你心中我算什么呢?”苏茵直勾勾的盯着容华,一字一句的问道。

    问出她一直想问,却没有机会问出口的话。

    一曲凤求凰在她的手下越发缠绵悱恻,情意绵绵。

    容华不知如何开口,他脊背挺直,细看身子竟有些僵硬,他深深的看着苏茵。

    所有人在他与苏茵身上来来回回的看。

    更是好奇他会如何作答。

    谢家送亲的人脸黑似墨,上去砍杀苏茵的心都有了。

    他们皆一脸责怪的看着容华,眼中尽是冷意。

    拜容华所赐,他们谢家又要扬名天下了。

    “夫主可还记得,你曾对我说过的话?许下的诺?”苏茵这一句话更是劲爆,她一如往昔软软的唤着容华夫主。

    苏茵这一问,令得容华的身子猛然一怔。

    他并没有因着苏茵这一问,恼羞成怒或者脸面上挂不住觉得无地自容,对着苏茵生了怨念之意,他双眸深邃,一瞬不瞬的看着苏茵。

    苏茵面带微笑,眼带讥讽,她素手一勾,琴声骤然起了变化。

    “夫主为何不回答我?”她下颚为抬,带着一股咄咄逼人的气势,琴声已然从凤求凰变成了白头吟。

    青川之地,数百年不曾起过战事,比起旁的地方,百姓目不识丁,青川之地文化底蕴极深。

    “呀!她竟将凤求凰换成了白头吟!”以至于苏茵不过一刚换了曲子,瞬间便有人听了出来。

    “夫主竟是想也不想竟要弃了阿茵!”苏茵看着容华妖娆一笑,那一笑光彩夺目的很。

    容华的唇抿的紧紧的,一瞬不瞬的看着苏茵。

    “少主,误了及时便不好了。”长青站在容华身旁,今日也穿了一袭暗红色的衣袍,整个人喜庆的很,他深深的看了苏茵一眼,抬头看着容华低声说道。

    “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苏茵轻声唱出白头吟,彼时,她看着容华,眼中再无一丝痴缠爱恋之意,她淡淡的看着容华,深情尽褪,全然看着一个陌生人一般,双眸沉寂如水,再无一丝波澜。

    一曲凤求凰,不过为了引出白头吟,这才是她想要对容华说的话。

    容华始终一言未发,他身子微微一动,一袭大红的喜服,格外的刺目,令得他生出明艳的美,明明那样热闹喜庆的颜色穿着他身上,无端的生出一股深入骨髓的孤寂来。

    “撕拉……”谢婉手中的喜怕被她撕成了两半,足可见她心中的怒火。

    “苏氏阿茵……”她无声的唤着苏茵的名字,双目染血,化着浓妆的脸上,满是隐瞒与戾气。

    容墨站在不远处的阁楼上,竟越发看不懂苏茵了。

    可他知道,她一定会动手的。

    有无为和容允握在他手中,由不得苏氏阿茵不听话。

    苏茵一曲作罢,将膝盖上的琴缓缓拿开。

    一双双眼睛之下,她慢慢的起身。

    满头银发在日光之下闪动着刺目的光芒。

    她对着容华盈盈一福,垂眸说道:“郎君可知,惊闻郎君于长江遇险,我这一头黑发,竟一夜间变成满头银丝。”

    说着,她慢慢的抬起头,凝神看着容华,淡淡一笑。

    “我不知!”那瞬间,容华深深的看着苏茵,视线落在她那满头银丝上,双眸一暗,隐下所有波动的情绪。

    “倒是一个情比金坚的妇人!”这时人群中有人看着苏茵开口赞道。

    竟连所有谢家的人看着苏茵的眼神也变了。

    他们不知究竟是怎样的伤怀,才能令得一个妙龄女子,在一夜之间白了头发。

    长青看着容华还想说些什么,可他看了苏茵一眼,最终垂下眸子,沉默下去。

    只怪造化弄人!

    一道道目光中,苏茵对着容华又是盈盈一福,她双目满带决绝之意,一字一句的说道:“妾此来是与郎君诀别的。”

    “咣当……”说着,苏茵将手中抱着的琴,高高的举起,重重的摔在地上。

    一把上好的焦尾琴,瞬间便摔成了两半,琴弦惧断,再难恢复如常。

    容华视线落在那把断了的琴上,任由风卷起他的长发,他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那把断了的琴。

    “终究是我负了你!”他声音很轻,很低,随即消散在风中。

    苏茵一笑,尽显妖娆,她缓缓道来:“从此妾与郎君便如这把断了琴,生死,婚嫁,在无相干。”

    说着,苏茵接着又道:“如今妾对郎君无爱无恨,只愿生生世世永不复相见!”

    “妾与君从此诀别!”苏茵目不转睛的看着容华,轻启朱唇,一字一句说道。

    容华勾唇一笑,凝神看着苏茵说道:“妾与君从此诀别!生生世世用不复相见……”

    苏茵直直地看着他。

    看着他说:“好!”

    苏茵视线一转,看向身后的花轿,盈盈一笑,对着容华说道:“愿容少主与夫人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苏茵开口献上一片诚挚的祝福,她眼波如水,嘴角含笑,脸上没有一丝怨恨,有的只是真心的祝福。

    直到此时,所有人才相信,她真是来与容华诀别的,她对容华真的是无爱无恨,已然放开了。

    直到此时,容墨瞬间明白了苏茵的意思。

    她所做的这一切,不过是叫世人知道,她与容华已经没有一点关系,无爱,无恨,如此便是她杀了谢婉,也与容华没有半点关系。

    她这是怕她杀了谢婉之后,谢家会迁怒容华,对容华不利!

    好一个苏氏阿茵!

    如此心机,连他都不由得刮目相看。

    听着苏茵的祝福,谢婉的面色才稍稍缓和了一下。

    她知道骄傲如容华,一个女子大张旗鼓的来跟他划清关系,他与她再也可能了。

    “谢家阿婉,你三番两次出手不是要杀我吗?如今我站在这里,你出来杀我啊!”忽的,苏茵冷冷一笑,看着谢婉所乘的花轿高声说道。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