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嫡女虐渣手册 第三百一十一章 无力回天

时间:2018-05-18作者:月下高歌

    ..嫡女虐渣手册

    廖凡见大事不妙,自知自己口无遮拦闯下大祸,他看都不看容华一眼,悄无声息的便跑。

    容华身子一闪,挡在燕倾与苏茵身前,声音恁的冰冷:“我不准!”

    宛若星辰的眼中满是滔天怒意。

    她已经是他的妇人,怎可嫁与旁人。

    “这可由不得你!”燕倾垂眸看了一眼怀中的苏茵,只见她一脸痛色,整张脸都皱成了一团,他看也不看容华一眼,足尖一点,步伐诡异的很。

    眨眼间抱着苏茵便越过了容华。

    所有围观的百姓看着这一幕都惊呆了,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世上还有不愿嫁给少主的女子。

    “嗤……”容华双眼一眯,从一旁的侍卫身上抽出一柄长剑,剑锋直指燕倾。

    苏茵此时缩成一团,缩在燕倾怀中,连开口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是苏茵第一次见容华动剑。

    “容少主还是让开的好,纵然这里是青川,可孤也是不惧你的。”燕倾紧紧的抱着苏茵,将内力源源不断的输入苏茵体内,若不是阿茵身子不适,他倒是不介意与容华切磋切磋。

    可如今阿茵情况危急,他不欲与他多做纠缠。

    “放下她,你自可离去。”容华长剑一挥,带出一道刺眼的锋芒。

    “容少主已赢了赌注,得了那二十坛美酒为何还不肯放我离开!”苏茵用力的撑开眼皮,她努力让自己声音听不出什么异常,看着容华的眼中满是讥讽。

    “阿茵,你此生只能是我的人。”容华一字一句的说道。

    长青身子一闪,站在燕倾身后。

    赌注的事,他是知道的。

    他看着少主处心积虑的算计着,一次又一次在苏氏阿茵最需要的时候出现,也许最开始他是为了赌注,可是后来少主早已将赌注的事抛在脑后,若非廖凡出现,怕是少主自己都忘了赌注一事。

    后来少主不断的对他说,为了不让音杀传出去,苏氏阿茵只能是他的妇人,可是他从未信过这样的话,若只是为了音杀,有何必动用容氏禁药将无为救火,无为与音杀有什么关系,他只是不想看着苏氏阿茵伤心欲绝,只是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罢了。

    直到后来,苏氏阿茵因为强行奏了音杀,浑身筋脉尽断,必死无疑,若只是为了音杀,对他们来说苏氏阿茵死了更好,可少主却毫不犹豫将半身的功力传给苏茵,只为了救她一命。

    从那时候他便知道,少主动心了,只是他太过自负,不肯承认罢了。

    也许此刻,少主还没有弄明白,他对苏氏阿茵到底是怎样的感情。

    容华与长青一前一后挡住燕倾去路。

    周围尽是容氏一族的侍卫,若没有容华首肯,他们走不出去的。

    苏茵死死地抓着燕倾的衣服,她看着容华,冷冷一笑:“是了,我身负音杀此等容氏绝技,容少主自是不会放过我,不若杀了我好了,这样更能一绝永患。”

    她口口声声的唤着他容少主,吐出的话更是如此冰冷无情。

    容华紧紧的抿着唇角,看着她这副摸样心中一阵钝痛,他眼中满是苦涩的笑意,若他下的了手,便不会有今日的这一幕。

    可他对她从来都下不了手。

    从前他是为了那个赌注才故意接近她,后来为了音杀不落入旁人手中,她必须成为他的妇人,或者死,可即便如此,他第一个想到的也是不折手段的让她成为他的妇人,而不是选择杀了她。

    明明这个办法才是有简单,最有效的。

    可他却从未想过。

    他做任何事之前,首先要做的便是算计得失,可唯独在她身上,他从未计较过得失。

    他一次次救她,为了她不惜舍去半身的功力。

    从前是他自欺欺人不肯承认!

    可这不是爱又是什么?

    “阿茵,我是心悦你的!”容华深深的看着苏茵,也只是挡在燕倾面前,手中的长剑,一下都没有动。

    “呵呵……”他声音一落,苏茵便轻笑出声。

    处心积虑的算计她,只为了她的身心,这样的爱,她受不起,也不屑!

    “容华,你如今还想哄骗阿茵吗?”燕倾冷眼看着容华,脸上满是讥讽与愤怒。

    “你让开!”他厉声吼道,他的怀中苏茵瑟瑟的抖着,浑身战栗不止。

    他知道,她坚持不住了。

    她腹中的孩儿也坚持不住了。

    有温热的血顺着她的衣衫滴落下来,染红了他的衣袍,好在他一袭红衣,旁人看不见。

    令得他没有想到的是,血竟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染红了地面。

    容华一眼便看见了。

    “阿茵,你怎么了?”他目赤欲裂,声音之中满是惊慌,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

    他余光飞快的看了长青一眼。

    长青轻轻地的点了点头。

    容华伸手朝苏茵抓去,与此同时,长青面色一沉,抬手成掌朝燕倾的后背劈了过去。

    燕倾脚下一移,想要避开容华,哪知背上竟受了长青一掌。

    他身子一晃。

    下一秒,苏茵已落入容华怀中。

    “你放开她!”燕倾瞬间便疯了,他一把抽出腰间的长鞭,长鞭如蛇朝容华袭了过去。

    所有侍卫蜂拥而上,将燕倾团团围住,牢牢的困在其中。

    “快找大夫过来!”容华再不看旁人一眼,抱起苏茵便走。

    “阿茵……”燕倾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嘶声裂肺的吼道,声音之中怒气滔天,震得所有人耳朵嗡鸣。

    苏茵身子软软的靠在容华怀中,再也提不起一点力气,她淡淡的看着容华,仿佛看着的只是一个陌生人,眼中再无半点波澜,连一丝怒气都是没有的。

    无爱了,也就无恨了。

    真正的心死,不是愤怒,不是发狂,而是死一样的绝望,死一样的沉寂。

    对着一个人在生不出一点情绪,他的好,他的坏,皆与她无关了。

    她只看了容华一眼,再也支撑不住,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大夫,大夫……”容华抱着苏茵从未有过的惊慌,以至于吓坏了容家一众婢子仆从。

    容华抱着苏茵不过刚到房间。

    “少主,大夫来了。”长青便提溜着一个人的衣领走了进来。

    “快给她诊治,看看她这是怎么了?”他把那个大夫提溜到苏茵榻前,厉声说道。

    那大夫抬头看了容华一眼,抬手落在苏茵的手腕之上,片刻,额上瞬间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整个人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他战战兢兢的看着容华,拱手说道:“回禀少主,这位妇人有孕在身,已一月有余,如今,如今……”

    容华瞬间愣在那里,他难以置信的看着苏茵,喃喃说道:“你说什么?”

    阿茵有孕了?

    腹中有了他的孩儿。

    徒然间,他忽然明白了,母亲一向不喜欢阿茵,为何会以命相救,原来如此……

    连着长青也是一怔。

    想不到苏氏阿茵竟真的有了少主的孩儿。

    “如今怎样?”容华一字一句的问道,声音冰冷刺骨。

    那大夫身子一僵,垂头说道:“如今她急怒攻心,导致气血逆行,血流不止,腹中的孩子只怕保不住了。”

    容华身子一晃,几乎站立不住,他目不转睛的看着那大夫,沉声说道:“你若是保不住她腹中的孩儿,便带上一家老小给他陪葬吧!”

    “少主开恩啊!”那大夫面色一白,瞬间跪倒在地,整个人抖如筛糠。

    莫说是他,便是大罗金仙来了,也保住这腹中的孩子。

    这些话他不敢说,只怕会死的更快。

    容华大步走到苏茵榻前,他抬手落在苏茵的小腹之上,温热的气息缓缓的流入苏茵的小腹。

    “阿茵,你放心,我定会保孩儿无恙的。”他的声音很轻,却说得极慢。

    他抬头看向长青沉声说道:“去把白子衿带来。”

    “诺。”长青转身便走。

    不过片刻便将白子衿带了过来,白子衿乃是白氏嫡女,年纪与苏茵相仿,医术却十分高超。

    “少主。”白子衿对着容华盈盈一福。

    容华抬头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只要她腹中的孩儿安然无恙!”

    白子衿瞬间一怔,难以置信的看着容华,喃喃说道:“她腹中可是你的孩儿。”

    容华轻轻地点了点头。

    白子衿面色一白,凄楚一笑:“她可是苏氏阿茵?”

    “是。”容华只说了一个字,便再不看白子衿一眼,目不转睛的看着苏茵,眉头皱如沟壑,整个人蒙上一层淡淡的悲伤。

    白子衿缓步上前,将手搭在苏茵的脉搏之上,抬头对着容华说道:“她腹中的孩子已经保不住了。”

    见她也这样说来,那个大夫瞬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若是人人都这样说,便不是他医术不精,而是事实如此,想来少主也不会责罚他了。

    “我要她腹中的孩子安然无恙!”容华眸色一沉,凝神看着白子衿说道。

    白子衿看着容华,勾唇一笑,眼中却无半点温度,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医术再好,也只能医活人,救不了死人,她腹中的孩子已没了生命的迹象,你告诉我如何施救?”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