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嫡女虐渣手册 第三百一十六章 大婚之日

时间:2018-05-22作者:月下高歌

    ,!

    看着孩子红扑扑的脸,苏茵的心一下便软了。

    她伸手抱着孩子,抬头看着原氏轻声唤道:“母亲。”

    在几人的注视之下,她不由得生出一股羞愧之意,纵然她再如何难过,怎能生出厌世之心呢!

    她还有母亲,阿衍,外祖母。

    这是一个吃人的世界,若是没有她的庇佑,他们要如何活下去。

    她怎能如此自私,就只想到自己!

    母亲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她和阿衍,她若是再出点什么事,母亲岂非要难过死。

    还有外祖母她已经经历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如何让她再受一次!

    原氏与老太太疾步而来。

    数月不见,几个人皆红了眼眶。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原氏站在苏茵跟前,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她,视线落在她那一头白发之上,心中一痛,不由得垂下眸子,不忍再看一眼。

    她不知道阿茵都经历了什么,可是怎样的痛,才能令得一个少女白了头发,必是痛彻心扉。

    老太太年纪大了,又是何等的通透,她与原氏十分的有默契,都没有问上一句。

    孩子也贴心的很,以至于没有人去问。

    “母亲,外祖母!”苏茵松开苏衍,对着原氏与老太太盈盈一福。

    原氏伸手将她扶起,眼眶红红的盯着她,笑着说道:“你身子不好,快点起来。”

    “是啊!现在可得好好将养着。”老太太慈眉善目的看着她,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别过头去擦了擦脸上的泪,笑盈盈的看着她。

    容华派人去接他们的时候,已经将苏茵的大致情况都告诉他们了,却也没有细说,只说苏茵小产了,想接他们过去多陪陪她。

    苏茵慢慢的垂下眸子,神色一暗,有些痛永远都如影随形,挥之不去。

    “阿姐,以后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孩子抬头眼眶红红的看着苏茵,一字一句的说道。

    苏茵心中一酸,轻声说道:“好,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苏茵牵着他们往屋里走去。

    她若无其事的陪着他们说说笑笑,心中却是一阵翻腾,不曾想容华竟真的将他们都接了过来,便不知他此举意欲何为。

    他既然能狠下心来杀了无为他们,难保他不会对他们对手。

    他再也不是那个她认识的容华,那个会舍命救她的容华了,如今他于她来说就只是容氏少主。

    一进屋,孩子依偎在苏茵怀中,一脸坚定,一字一句的说道:“阿姐,你别怕,等我长大就能保护你和母亲,还有外祖母了。”

    孩子的一番话,说的几个人心中暖暖的。

    “是,我们阿衍就快长成一个男子汉了。”苏茵笑着捏了捏他的脸。

    引得原氏与老太太也不由得有了欢颜。

    都不用苏茵吩咐,一旁的婢子很快端上来茶与时令的鲜果。

    随即一声不响的退了下去。

    容华就站在不远处的树下,他并没有进来,他知道她不想看见他。

    视线落在她泛着笑的脸上,他眉头舒展,嘴角也含着一丝浅笑,有多少日了,他从未见过她笑,她整日里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看似活着,却如行尸走肉一般。

    而他一有时间,便站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静静的看着她。

    明明他们同在一个屋檐,相隔不过十几步,却像隔着星辰云海,如何也跨不过去。

    “外祖母,母亲,你们这一路舟车劳顿的,用点茶吧。”苏茵又很多话想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她不想让母亲担忧。

    更不想提及她与容华的孽缘。

    “好。”原氏与老太太相视一笑,端起桌上的茶轻抿了一口。

    此时她们心中也有很多的疑问,却又怕触到她的伤心之处,所以并不敢多问。

    “阿姐偏心,就只叫母亲与外祖母吃茶,忘了还有阿衍。”苏衍也是个人精,他适时地插了这么一句。

    逗得几个人瞬间都开怀笑了起来。

    “我怎会忘了阿衍呢?”苏茵笑盈盈的剥了一颗葡萄,伸手递给苏茵:“这不阿姐给你剥了你最爱吃的葡萄。”

    苏衍一口吞下那颗葡萄,笑眯眯的说道:“我就知道阿姐对我最好了。”

    “你呀!”苏茵伸手点了点他的额头,一脸宠溺不停的给他剥葡萄。

    他们又聊了一会,天色已经不早了,苏茵便吩咐婢子带他们去歇息。

    这一路车马劳顿,他们也都累了,便起身随着婢子去休息了。

    来日方长,他们有的是时间。

    有了他们作陪,苏茵心境好了许多,再不是终日沉默寡言的摸样,连气色都恢复了。

    白子衿便将那些补药停了。

    苏茵再不用终日喝那些苦死人的药了。

    接下来的几日,容华始终不曾出现过,便是因为他不出现,苏茵的那颗心才始终高高的悬着。

    虽然容华没有出现,可她所在的院落,明里暗里的侍卫比之前足足多了数倍。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容家有大事发生!

    至于什么事,苏茵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母亲与阿衍他们都来了,她身子也好的差不多了,是时候准备离开了。

    她也该好好的谋划一下了。

    这里纵然固若金汤,但困不住一颗想要逃的心。

    “阿茵。”这一日,苏茵刚刚用过早饭,还在与阿衍说笑,容允突然大步走了进来。

    “这便是阿衍吧!”他几步上前,也不生疏,伸手捏了捏苏衍的脸,一把将苏衍高高抱起,笑着说道:“几岁了?”

    “八岁。”苏衍笑着说道。

    容允将他放了下来。

    原氏抬眸看了一眼容允,也不知该如何称呼,扭头对着苏茵说道:“你们聊,我带母亲还有阿衍去溜溜食。”

    不过是找一个借口离开,不妨碍他们谈好。

    “好!”苏茵轻轻的点了点头。

    在苏茵的注视下,原氏带着苏衍还有老太太转身离开。

    偌大的房间里就只剩下苏茵与容允。

    “几日不见,你的气色不错。”容允看着苏茵说道,他们也一同经历过生死,所以有些话他还想想跟她说一说。

    苏茵淡淡一笑,没有言语。

    “阿茵,容华他……”容允刚刚开口,话还未说出来。

    苏茵便打断了他,她慢慢的垂下眸子,脸上染上冰霜,淡淡的说道:“我不想听有关他的事。”

    这便是她的态度。

    他与她再无半分关系。

    “阿茵,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容允眉头紧锁,一瞬不瞬看着苏茵。

    “如果你是来给他当说客的,那么你可以离开了。”苏茵直接下了逐客令,背过身去,再不看容允一眼。

    “我只是不想看你们这样,不想你们将来后悔。”容允还在说着,苏茵已经提步出去。

    那些不想听的话,避开也就是了。

    “好了,好了,我不说就是了。”容允只得作罢,再不敢多说一句容华。

    苏茵慢慢的转过身来,她脸若冰霜,满目锋芒,缓缓说道:“若不放我离开,终有一日我会杀了他。”

    用他的血去祭奠无为,燕倾还有赵初。

    她眼神太过冰冷无情,令得容允微微一怔。

    看来她是真对容华起了杀意,这可如何是好?

    可偏偏那人又不准他多说。

    唉!真是一个难题。

    “就在昨日容氏宗亲还有分支尽数来到青川,我等合力以容墨无德无行,被苍天鬼神还有容氏诸位先祖所弃,以及诸位长老的死,声讨容墨,将他从容氏族长的位置赶了下来,如今他已叛逃出容家,纵然他不是容氏族长了,可他在这个位置上苦心经营数十载,势力依然不容小觑,我怕他还会潜入容家报复,这几日你多加小心。”容允缓步朝苏茵走去,说出这几日发生的事。

    令得苏茵骤然一惊。

    “什么?”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她知道容华与容墨已然水火不容,迟早会有一场恶战,却不想来的如此之快。

    “总之你一定要多加小心。”容允凝神看着苏茵一字一句的说道。

    “嗯。”苏茵轻轻的点了点头。

    容允说的不错,纵然容墨已经不是容氏一族的族长了,可他经营数十载,又怎会轻易认输。

    必然会发狂一样报复容华。

    一直到容允离开,苏茵都一脸凝重。

    如今的容家已然是一个是非之地,看来她得尽快带着母亲他们离开,不然只怕会引火烧身。

    至于报仇的事,来日方长,她还需细细谋划,得一举成功才好。

    “阿茵!”正在苏茵心神不定的时候,容华突然缓步走了过来。

    不知为何,今日他总觉得心神不宁,哪怕她不喜欢他,他也还是要来亲眼看一看她才放心。

    苏茵身子一僵,她慢慢的转过身来,淡淡的看着容华。

    双眸沉寂如水,不带一丝波澜,脸上更是没有一点温度。

    一句话也不说。

    她只看了容华一眼便侧过头去,再不看他一眼。

    “阿茵。”容华的声音恁的低沉,他一步一步朝苏茵走去,伸手想要摸一摸她,苏茵却是眉头一蹙,往后一闪,避开了容华的手。

    他的手就那么僵在空中,整个人说不出的失落。

    他淡淡的一笑,凝神看着苏茵,轻声说道:“阿茵,我已经昭告天下,半个月之后便是你我的大婚之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