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七十年代做知青 20.020

时间:2018-08-10作者:锦未知

    “致烜, 我今天很开心呢,谢谢你。”他听到她如此道。

    刚想话,她就突然抱住了自己。

    两只手紧紧的抱着他,她胸前的柔软抵在他结实的胸膛上,完全没有间隙。

    “宜安……”

    “嘘,别话。”

    她用一根手指抵住他的嘴唇,声音有些低沉发哑, 然后用那根手指细细描绘着他的面庞。

    斜飞的剑眉英挺,乌黑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梁,接着是泛着迷人的色泽的嘴唇, 最后抚摸着他的喉结。

    她的两只手改为搂住他的脖颈,往下一拉, 双脚踮起,温热的双唇覆上他的嘴唇。

    他的脑袋瞬间一片空白, 却能感觉到她温热的唇上带着一股香气。

    他艰难的偏开头:“宜安…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他的声音带着沙哑,气息不稳,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她没有回答, 只是又捧着他的脸吻了上来。

    最终, 名为理智的那根弦“嘣”的断了。

    他伸手绕过她的脖子, 俯下身重重的吻了上去, 肆意的缠着她的舌, 就像一匹饿狼要把眼前的娇娇人儿吞吃入腹一样。

    一只手不自觉的解开她衣服上的扣子, 露出两只挺翘, 令人目眩神迷。

    他的呼吸越来越重,一只手抱着她,另一只手覆上那雪白的挺翘,随着她渐渐沉沦……

    手下柔软的触感淡去,罗致烜猛地惊醒过来,才发现原来只是自己的一场荒唐梦。

    他掀起被子,里头一片黏腻,裤子都被浸得湿透了。

    外头的天还是灰蒙蒙的,趁着大伙儿还没起来,罗致烜赶紧爬起来把换下的裤子偷偷洗了。

    晾好裤子罗致烜便回了房间躺下,一闭上眼睛就浮现之前梦境里的画面,吓得他赶紧坐起不敢再睡。

    一想起那场荒唐梦,他就无法面对柳宜安。他觉得自己太猥琐了,居然会做这种梦。

    接连好几天,罗致烜都没有去找柳宜安。

    这天,生产队有柳宜安的包裹。罗建国便让罗致烜跑一趟,给柳宜安把包裹送过去。

    罗致烜拿着包裹去了卫生所,好几天没见面,他也的确是想她了。

    这几天他一直在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如今总算是可以正常面对柳宜安了。

    柳宜安咋一见到他还愣了下神,问道:“你今天怎么来了?”

    前几天他不敢来见她,便让虎子帮着送了张纸条给她。

    他在纸条上跟她这几天自己要忙着做学的教学教案,所以没空来找她。

    当然,他也是有趁着这几天时间做了教案,不过这事很简单,根本不需要那么久的时间。

    柳宜安是真的以为他最近忙,也都没去找他,就担心会打扰到他。任她怎么想也猜不到是因为他做了个女主角是她的春梦,而没有脸来面对她。

    罗致烜把包裹交给她,柳宜安便直接拆开看了。

    包裹里寄了一些票据,她大概看了下,里面有工业票红糖票布票粮票等等,几瓶水果罐头,两罐麦乳精,还有一封信。

    拆了信,柳父和柳母在信里和她了一些家里的近况,还告诉她,她弟弟过段时间就会请假来看她。

    听弟弟要来看自己,柳宜安很开心。

    罗致烜见她看完信就在那边一个人笑得开心,问她:“信上什么了你这么高兴?”

    “我弟过段时间要来看我了,当然高兴。”

    “看来你跟你弟的关系很好。”

    “那是自然,我们是双胞胎,从感情就好,而且我弟弟最是乖巧听话了。”

    见她如此高兴,罗致烜没什么,只在心里希望他的这位舅子能是个好相处的。

    在柳宜安的期待中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半个月,她每天都会把屋子收拾干净,尤其是第二间屋子。

    她特地去买了一张凉席铺在那间屋子的一张床上,还买了一床薄被准备等她弟来的时候给他睡的。

    八月九号,她期待已久的弟弟终于来了。

    柳宜恩最近半个月来一直在厂里忙着加班,直到这两天才终于忙完。

    他第一件事就是跟领导请了假然后拿着领导给他开的介绍信去买火车票。

    回了家柳宜恩才把火车票拿给柳父和柳母看,火车票是第二天早上九点的。

    时间紧促,柳母吃过晚饭就给他收拾要给他姐姐带的东西。

    之前柳宜安下乡的时候就只带了夏天的衣服,这回柳母把秋天和冬天穿的衣服都给她带上了,整整装了一大袋子。

    收拾好了要带的行李,柳母又到了柳宜恩房间,拿出一卷钱交给柳宜恩:“这些钱你要好好放着,等到了你姐那再把钱交给她,让她平时想吃什么就买什么,钱要是用完了就写信回来,让她不要委屈了自己,知道吗?”

    “我知道了妈,我会跟姐的。”

    “那行,你早点睡觉,明天一大早就得起来去火车站呢。”

    等柳母走了,柳宜恩听话的上床准备睡觉,可他太兴奋了,根本睡不着。

    只要一想到明天就能见到姐姐了他就开心得想要飞起来。

    但是又怕不睡觉的话明天爬不起来坐车,便闭上眼睛放空脑袋,不知过了多久才终于睡着了。

    早上七点,柳宜恩便醒来了。

    他匆匆洗漱完去吃早饭,然后拿着行李和柳父柳母去了火车站。

    到火车站时已经八点十五分了。

    三人在候车厅等了一会儿,到了八点四十分检票进了月台。

    八点五十分火车进站。

    挤上了车,柳宜恩按票找到座位。开了车窗,对柳父柳母挥手道:“爸妈,你们回去吧!”

    柳母不放心的道:“东西都要放好别丢了,要是带的馒头不够吃就直接在火车上买饭吃,别饿着自己。”

    柳宜恩点头:“放心吧,我都这么大人了,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们快回去吧!”

    在火车上待了一天,直到傍晚五点半火车才到站。

    柳宜恩下了火车,在火车站附近找了十几分钟才找到一辆牛车。

    出了两毛钱,那辆牛车才答应载他去罗家岭第五生产队。

    路上,赶牛车的老汉和柳宜恩搭话:“伙子,你是来下乡的知青吗?”

    柳宜恩笑着回道:“我不是,我姐姐是下乡的知青,我这次是来看她的。”

    “那你们姐弟感情可真好,还特地跑这么远来。”

    “那是自然,我们从感情就好。”

    一路和老汉闲扯,大约走了一个时才到了罗家岭第五生产队。

    柳宜恩拿着行李下了车,付了两毛钱给老汉,才往村口走去。

    这个时间点,生产队的村民都基本吃了饭坐在外面纳凉闲聊。

    突然看见一个年轻伙子进村,一个个的都很好奇。

    这时,那个年轻人停了下来四处张望,随后往他们这边走来。

    “各位大叔大婶,请问一下你们这边的卫生所怎么走?”柳宜恩记得自家姐姐过是住在生产队的卫生所。

    “伙子,你去卫生所干啥?”其中一个大叔问他。

    “我是去找人的。”柳宜恩乖乖的回答。

    “是找柳知青吗?”那个大叔又问。

    柳宜恩点点头,客气的问道:“请问可以告诉我路怎么走吗?”

    那大叔笑着:“没问题,我让我孙子带你过去。”

    着就把他孙子叫到跟前,“柱子,你把这个哥哥带去卫生所那边去。”

    柱子点点头,跑到柳宜恩面前:“哥哥跟我来吧。”

    柳宜恩和大叔道了谢,跟着柱子走了。

    等柳宜恩走后,刚才坐在一块儿的人里就有人开始猜测道:“这个伙子长得真好,不知道跟柳知青是什么关系,又来找柳知青做什么?”

    “这伙子一看就是城里来的,会不会是柳知青的亲戚?”

    “不定是同学?”

    “同学大老远的来找柳知青?会不会是以前在学校里的相好?”

    大伙儿听了这话,都看向话的人,原来是罗有根家的。

    罗有根家的一直和罗婶不对付,之前就眼红罗婶家的老三找了柳知青处对象,如今有机会自然是要抹黑柳宜安了。

    “有根家的,话可不能乱,柳知青可是和致烜处了对象的。”一个和罗婶关系好的大婶道。

    罗有根家的翻了个白眼,“可能人家当初在城里处了对象,后面下乡了就吹了。这伙子不定就是放不下柳知青就又跑来找她再续旧情的。”

    这人真是脑补了好大一部戏。

    大伙儿被她的这番话给愣住了,不过仔细想想也是蛮有道理的,不然一个城里伙子干啥大老远的过来看你?

    “我倒是觉得这伙子可能是柳知青的亲戚,你们没发现他和柳知青长得有七八分像吗?”刚才叫孙子给柳宜恩带路的那个大叔道。

    “建设叔的对,的确是长得很像呢。指不定就是柳知青的亲戚来看她的。”

    大伙儿又纷纷赞同罗建设的,罗有根家的见大家伙儿都赞同罗建设的话不再接她的话头,生气的走了。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