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田喜事:莲山书院有绯闻 第九章万事俱备

时间:2018-08-10作者:一转晴

    一见如故的俩人靠在海滩的礁石上席地而坐,吹着海风聊了许多。

    朱敏敏得知了陆秦是在连州府衙里当差的捕快,因公来到此地,实际上比她只大一岁。至于她自己,只要别人看不出来,她打算一直宣称自己十六岁,这里的人都早成家,像她这样十九岁的姑娘,多半孩子都能打酱油了,她当然不想多惹些口舌与麻烦。

    朱敏敏又借着弟弟找陆秦问了许多书院的情况,陆秦也一一耐心的为她解答。直到左一个右一个喷嚏接踵而至之时,她这才猛然发觉自己的衣服都还湿着,这怕不是要生病啊!

    她在这里举目无亲,孤家寡人一个,这若是生了病,连个端茶递水的人也没有,不行不行,她还要去书院,她可不没时间生病。

    于是她匆匆与陆秦告了别,陆秦虽有些意犹未尽,却也只好作罢,立即起身相送,待她走远后又对着她高声喊道,“若你日后去镇上,就去连州府衙寻我。”

    朱敏敏回过头,朝着陆秦感激的招了招手,算是作别,随后转过身,揣着新得的两百文钱就往家里赶。

    陆秦定定的站在原地,直到朱敏敏的身影消失在房屋后,才转过头,满脸笑意的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朱敏敏也真的生病了,病的还不轻,发烧流涕咳嗽接踵而至,没有药物的缓解,她躺在床上烧的昏天暗地不分日夜,这种难受的滋味她从未尝过,她觉得自己约莫是撑不过去了。

    迷迷糊糊中,她隐约听到有人在敲门,她强撑着站起身,不知用了几分钟才走到门口,扶着墙拉开门栓。

    当吴老太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时,她心里一暖,放心的睡了回去。她知道只要有吴老太在,她一定死不了了。

    的确,吴老太来了之后,白日里就守着她,拧着帕子给她降温,她醒了就给她端了些汤药和流食来,一勺一勺的喂她。

    朱敏敏心下感动,却无以为报,只能暗自将吴老太对她的祖孙情分牢记于心。

    好在她这副运动员的身体着实强健,再加上吴老太的悉心照料,她在家休养了不过三日,这病也就好得七七八八了。

    在她发现自己能跑能跳精神倍儿好之后,便迫不及待的开始为进书院作准备了。

    第一日,她去找吴老太借了书。

    吴老太是既不识字也不需要书,便十分慷慨的将她孙子言儿年少时时常翻读的几本书,连同那书桌上的笔墨纸砚一股脑儿打包送给了她。

    朱敏敏回了家将包裹打开一看,心中一喜,虽这吴老太不识字,但她需要的四书五经这里面却全都有,再加上吴老太附送的笔墨纸砚,备考的东西一下子全都齐了。

    接下来她要做的,便是专心备考了。家中没有书桌,她便将那床铺卷起,将床板凑合着当桌子用。接着,她花了五十文钱找村里人换了些可以存放的吃食回来后,就准备闭门不出,准备最后的考前冲刺了。

    她扳起手指仔细算了算日子,离各大书院报名的日子只剩下了不过短短半月,她得抓紧了。

    她开始了头悬梁锥刺股,日夜潜心于研习四书五经和书法的生活。

    然而事情却总是不尽如人意,光是用功也不行,因着无人指点又没有注解,除了以前在语文课本上学过的和一些容易理解的短文诗歌之外,其他的文章看起来依旧十分晦涩难懂。

    此时将她难住的一篇文,是《诗经》中的《黄鸟》。

    “若可赎兮,人百其身……”朱敏敏声的念着,紧颦着的两道竖眉都快纠缠在一起,“若可赎兮”她还能明白一点,结合通篇来看,大概是如果能救回性命的的意思,那“人百其身”又是的什么呢?

    什么意思呢?

    不明白啊!

    想不通!

    迎难而上却不得其解之后,人就更加气馁了。

    她颓然的关上《诗经》,揉了揉涩痛的双眼,如泄了气的皮球般趴在床板的一堆书上,双目无神。

    “人百其身……”她嘴里还在念叨着,眼前的字已经逐渐变的模糊。

    不行,她不想打渔,不想做饭,不想去别人府里当丫鬟,她得振作起来。

    她打着哈欠,翻出夹在书里的一把戒尺,她也不知道为何吴老太家会有给她戒尺,这戒尺约莫是吴老太以前用来督促她孙子读书的吧。

    她将戒尺高高拿起,毫不犹豫的,狠狠地,朝着自己的手心抽了一下。

    嘶!痛痛痛!

    她呲牙咧嘴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好在作用十分明显,她坐起身深吸了一口气,眼前的字又逐渐清晰了起来。

    翻开书!继续!

    “如可赎兮,人百其身……“她又开始反复念叨着这句话,“唉……”还是不明白。

    她决定还是先将这句话放一放,去看看后面的文章,谁知才翻了一页,几张泛黄的纸随着书页掀起的微风飞出,如同片片落叶般悉数散落在地,在光束的照耀下,上面醒目的大字格外显眼。

    约莫有四五张纸,新旧程度不同,上面的字迹也略有不同,却仍能看出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每一张都写的是“如可赎兮,人百其身!”

    看来她与这句话还真是有缘分,不对,应该是这书的主人,吴老太家的“言儿”与这句话有缘分。

    虽然目前他还不懂这句话的意思,但从这字迹的力道,以及这年复一年的抄写,便知这句话在“言儿”心中有多深刻。

    可能是他熟悉敬重的人离世了,他才如此怀念吧,朱敏敏暗自好奇道。

    不过窥探人家**总归是不太好,她将这几张纸又重新叠的整整齐齐,与戒尺一起放进了一本封面无字的书里,这本书她早就翻过了,里面一个字也没有,用来保存东西再合适不过。

    继续看书!

    时间就在看书写字与吃饭间挣扎流逝着,越是想争取时间之时,时间却越是不肯宽待于人,朱敏敏浑浑噩噩的过了不知几日后,顶着一脸疲倦出门找吴老太问了问日子,这才得知离书院开始报名的日子竟然只剩三天了!

    也就是,明日她就得起身赶往连州城了!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