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田喜事:莲山书院有绯闻 第十五章败露后的争执

时间:2018-08-10作者:一转晴

    “他到底是什么人?”朱敏敏皱着眉,望着那男人离去的方向喃喃自语道。

    却未曾想到,排在他前面的一人忽的回过头来,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她:“你既来报考莲山书院,怎么连他你都不认识?他可是这莲山书院最年轻的柏岩老师,十六岁便考进了我朝最具盛名的金林书院,师从金林书院的山长,二十五岁便来到这莲山书院授课,如今已经整整三年,我听书院对他十分器重,是未来山长的不二人选啊。”

    这人连着了一串都不带喘气的。

    “好……好厉害!”朱敏敏僵硬的笑道,前面这位一脸痘痘的少年让她想起了她同宿舍的阿欣,因为他们俩起八卦的兴奋神情简直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不过,如此听来,这叫柏岩的男人着实厉害。

    “我告诉你啊,他就是书院院考的主考官,白了,你能不能进书院也就是他的一句话,纵使他为人公正,你也得机灵点,可千万不能在他面前失了礼数。”

    “多谢兄台提点!”朱敏敏摆出一副诚惶诚恐惶模样,心却凉了八分,如此来,她进莲山书院还得这叫柏岩的男人点头……虽然他没有认出他来,可她心里还是隐隐觉得不安。

    还来不及多,这队伍里便只剩下了他二人,胡子老师看了看她前面的这位一脸痘痘的少年,哑着嗓子问了句:“叫什么?”

    “卓彦卿!卓越的卓,俊彦的彦,卿……卿卿我我的卿。”

    “咳咳!”白衣书生轻咳两声,随即以拳掩面,好遮挡住唇边的笑意。

    “多大了?”

    “十九!”

    “家住哪里?”

    “连州城!”

    白衣书生在一旁飞快的记着,字迹俊逸潇洒。

    胡子老师点了点头:“嗯,你是三百三十七号!”,便递给了他一块木牌。

    那叫卓彦卿的少年拿着木牌冲着她高兴的挤了挤眼,不知从哪里冒出的书童急忙上前,他朝着书童挥了挥木牌,俩人高兴的离开。

    终于轮到她了!

    谁知这胡子老师一脸严肃的看着他,静默了半晌,表情如同……吃了苍蝇一般……古怪。

    “老师好!”朱敏敏尴尬的不知道些什么好,她侧过头看了看一旁的白袍书生,那书生也放下了笔,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你走吧!你不符合要求!”开口的是那胡子老师。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在朱敏敏听来犹如一盆凉水当头浇下。

    “为什么?”朱敏敏有些不解,她好不容易才来到这里,他们什么都没问就不让她报名,如此草率,总得给她个理由吧。

    青衣老师皱了皱眉不去看她,似是有些不悦。

    “是因为你们瞧不起我穷,没有那些富家公子们体面吗?”朱敏敏见他不答,索性破罐子破摔,想与他争论到底。

    “胡闹!”那白衣书生厉声呵斥道“你自己为什么不符合要求你自己心里有数,我劝你还是莫要纠缠,早些回去吧!”

    “你们不给我一个理由,我是不会离开的。”朱敏敏也不知自己为何犯倔,但她心里就是想要一个答案。

    “你……”白衣书生气极:“你莫要不识好歹!若不是柏岩老师让我们给你留点颜面……”

    柏岩……朱敏敏脑中浮现出方才那个青色的身影……是他?

    “他什么了?”朱敏敏急切问道,这一瞬恰好瞥见了从书院门里飘出来的一角青色衣袂。

    “你们先进去吧,我来跟她!”低沉醇厚的男声响起,柏岩如同一堵青色的墙蓦地出现在朱敏敏面前,也将她想问出口的话堵了回去。

    其他二人闻言点了点头,白衣书生将那一桌书卷纸笔抱起,看着朱敏敏莫名的叹了口气,随后匆匆的跟着青衣的胡子老师进了书院门。

    ……

    此时这书院门口只剩下一男一女,四周安静的只能听见泉水潺潺声。

    柏岩此时正站在书院门口的台阶上,朱敏敏的视线恰好只能看见他的胸膛,似是已经预料到了什么,她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不敢抬头。

    空气也仿佛凝固了一般,朱敏敏只听到了自己的呼吸声。

    “柏……柏……柏……”朱敏敏试图打破这尴尬的宁静,谁知舌头此时却不听使唤的打起了结。

    “姑娘,你请回吧!”威严的声音在朱敏敏脑袋上方响起,虽淡漠却又不失风度。

    没有过多的解释与斥责,一句“姑娘”便将她的谎言轻轻戳破。

    果然,这柏岩是记得她的。

    “我……你……”朱敏敏还是有些不甘心,她想要辩解,想要据理力争,可当她抬起头见到柏岩那张苍白如纸,比冰山还要冷冽几分的脸之后,便即刻放弃了,对着这样一个人什么怕都只是徒劳。

    “姑娘可还有什么话要!”柏岩走下了台阶,漆黑如墨的眸子在朱敏敏脸上扫过,比起方才居高临下的气势,此时他看起来平易近人了许多。

    “我……”朱敏敏皱了皱眉,随后鼓足了勇气抬起头,朗声道:“子曰‘有教无类’,且朝廷提倡有志于学业者,不分贫富,不论地域,均可入学,那为何单单将女子拒之门外呢!”

    “……”柏岩缓缓抬起头,眼中满是讶异:“既然姑娘知道‘有教无类’,那自然也听过‘男女授受不亲’,无论授课的老师与书院的学生都是男子,若让女子入学……于情于理都不合适。”

    朱敏敏愣了愣,起初她还以为柏岩会将搬出那老一套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女子需遵从三从四德’,‘男主外女主内’之类的迂腐思想来反驳她,却未曾料想到他却对此只字未提。

    提及这男女之间的礼节问题,她倒是确实无法反驳。

    “那……那你也是公报私仇,我出了泊都村以来,谁都没看出来我是个女人,若不是你打报告,我此刻已经拿到参加考试的号牌了!”与大多数女人一样,朱敏敏除了擅长胡编乱造之外,也擅长扭曲事实。

    柏岩不悦的皱了皱眉,他本以为这姑娘是个知书达理的通透人,女扮男装只是一时兴起,此时这么一,竟是怪起他来了,实在是有些不可理喻。

    “若我不知道你是女子,自然不会戳穿你。”柏岩冷声道,“既然我知道了,便不能违背自己的本心,作为书院授课的老师,也不会容许女子混进书院里来。此事不关乎公与私。再了,我与姑娘只见过一次,又何来私仇一。”

    朱敏敏听出了他语气中的不悦,又瞧着他脸上几道细长的红痕,在心里冷哼一声,所谓伪君子就是的就是他这样的人吧。

    啧啧啧!真是道貌岸然!

    看样子今日注定报不上名了,那索性将新仇旧恨都一起算一算。

    朱敏敏负气的一甩衣袖,走到柏岩的正前方,气鼓鼓的昂起脸,瞪大了眼睛正面迎上柏岩那双如鹰般凌厉的眼:“你没有私仇,我有!”

    “既然你男女授受不亲,那日我下水游泳,你不由分的便将我蛮横的往岸上拖,我就想问问,你到底是何居心?”朱敏敏瞥见了书院门缝后若隐若现的白色衣角,心中暗笑,便不由自主的放大了声音。

    来听啊!人越多越好!让你们听得清清楚楚。

    “我……”

    柏岩正欲辩解,却又被朱敏敏厉声打断。

    “就算是误会,那你也确实是……轻……唐突我了,既然柏岩老师如此重视礼节,又何曾向我道过歉?”

    朱敏敏本来想的是轻薄,可最终还是改了口。可不是么,腰都摸了,这在古代不是轻薄又是什么。只不过她觉得自己只是想出口气,与这柏岩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不想就此毁了他的名声与前途。

    “我是……”柏岩的脸色愈发苍白。

    “不用了!我不接受道歉!”朱敏敏再次蛮横将他打断,随后转过身,也不理身后人如何,潇洒的将包袱往后一甩,大摇大摆的往下山路走去。

    只剩下柏岩在原地,紧紧攥着双手,有话不出,憋得苍白的脸上这才有了几分血色,他看着朱敏敏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随后无奈的摆了摆头,转身朝书院里走去。

    随着他的转身,书院大门后的一抹素白迅速消失。

    想起柏岩那一脸吃瘪的模样,朱敏敏心情大好,几乎是蹦跳着走完这下山路的。只不过想起这前路未卜,不禁有些发愁。

    她稍稍整理了下思绪,这莲山书院是与她无缘了,那她接下来该去哪里?捕快陆秦曾经过,这稍次于莲山书院的便是云鹤书院了,她依稀记得云鹤书院报名的日子比莲山书院要晚一日,行,明日她就去云鹤书院看看。

    她抬起头看了看那快隐于山后的落日,不禁加快了脚步。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