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田喜事:莲山书院有绯闻 第二十四章终于进书院了

时间:2018-08-10作者:一转晴

    此时已经是六月,越接近盛夏天气便越是炎热。

    知了在枝头声声叫着,莫河书院旁临河的大树上开始长出了白色的的花芽,如一颗颗米般光洁,又如婴儿的**般剔透,风一吹便摇摇欲坠,清风拂面之时似乎都能闻到淡淡的花香。

    树顶微微张开的一枚白色花骨朵在强势的宣布着,这是一颗白玉兰树。

    或许因着是新生入学的第一日,今日的莫河书院十分热闹。

    师兄们正在书院里来来往往,忙碌不停,他们除了要打扫书院,还要准备着新生入学礼需要的物件,新的书,新的衣服,新的被子,新的……总之,新生所有的衣食住行他们都要准备好。而帮不上忙的新生们此时则都端坐在讲堂前,静静的等候着山长前来。

    陆秦与卢启茗也在其中,而朱敏敏,她此时却还在赶来的路上。

    本来昨日夜里书院就可以安排住宿了,朱敏敏却想起来她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没办。

    青云客栈的住宿钱还没给!

    客栈掌柜的如此信任她,见她没钱连押金也免了,她不能做那没信用的人。

    她便赶在天黑之前回到了青云客栈,又在那书房蜗居了一晚,最后再听了一晚靡靡之声,在第二日一大早把住店钱都结清了,才火急火燎的赶了回来。

    她怀揣着剩下的一百一十六文钱,提着掌柜临别前送她的一串腊肠,兴奋不已,她朱敏敏终于在这陌生的时代陌生的地方找到了一处落脚地。

    待她匆匆回到书院之时,恰好快到辰时正点早上八点。

    她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来到讲堂,气喘吁吁,满面通红。

    卢启茗坐在第一排冲着她笑了笑,拍了拍身边的空座,坐在最后一排的陆秦也兴奋的朝她招了招手,两人身边各为她留了一个位置。

    她快步走到陆秦身边,冲他做了个鬼脸:“我去跟第一名打个招呼!”

    “诶……”未等陆秦反应过来,朱敏敏便大步走到卢启茗身旁,欣然落座。

    “昨日太晚了没找着你,我今日还是要跟你一句恭喜,恭喜你通过考试了!”卢启茗淡淡笑着,眼中是真挚的喜悦。

    “多谢!”朱敏敏轻松一笑,她也想庆贺一番,此时作为一名学生再坐在这讲堂里,她觉得自己的眉眼都舒展了许多。

    “你怎么来这么晚?”一个略带戏谑的男声响起,陆秦突然从朱敏敏身后探出头来,将毫无防备的朱敏敏吓得不轻。

    朱敏敏猛然回过头,这陆秦不知何时与朱敏敏后桌的人换了位置,此时正拿手指轻轻戳着朱敏敏的脊梁。

    “大哥,大白天装什么鬼啊!”朱敏敏惊魂未定。

    “再了,我哪里来晚了,天不亮我便从连州城往这莫河书院赶,比起昨日,我已经很快了!”朱敏敏好笑道:“若是换作你,怕是此时还到不了。”

    “也是,你猛如虎的体力我早就见识过了!”陆秦想起了在海边时朱敏敏那副勇猛如蛟龙出海的模样,在一旁舔着嘴唇暗笑。

    “你们认识?”卢启茗看着两人似是十分熟络的模样,有些疑惑。

    “嗯,认识不久!也不是太熟!”朱敏敏看着陆秦勾了勾唇角,有意调笑一番。

    陆秦早已习惯了她这般,淡淡的笑了笑也不反驳,转过头朝着卢启茗拱手道:“在下陆秦,第一名你好!”

    “这……”卢启茗愣了愣,哑然失笑:“陆兄见笑了,我只是以巧取胜,运气好罢了,算不得什么第一名。”

    “卢兄也不必过谦,再了……”陆秦指着朱敏敏:“是她先叫你第一名的!”

    朱敏敏一时间又好气又好笑:“喂,既然你这么看重我的话,那我以后就叫你陆黑好了。”

    陆秦一愣,随即狡黠一笑:“也行啊!那你就叫朱白!我外婆家里以前养了两只狗,一只叫黑,另一只就叫白。”

    “你……”朱敏敏瞪着眼前看着陆秦,她被气笑了。

    卢启茗也被逗笑了:“陆兄,依我看,你这招叫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哈哈哈,不对!我这招应当叫做‘两败俱伤’!”陆秦笑得肆意忘形,不低调的笑声顿时将周围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点声!山长要来了!”朱敏敏扫眼暗示陆秦,陆秦顿时噤声。

    话未落音,便见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从竹帘后推帘而出,身后跟着三名差不多四十岁上下的男人,跟在最后的乃是那日他们见过的师兄严清。

    朱敏敏先暗自打量了这为首的老者,他着一身青灰素袍,身形清瘦,从头发到嘴角的山羊胡都修的顺顺溜溜,精神无比。与想象中的老学者不同的是,他的嘴角一直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看着学生们的目光中有掩饰不住的疼爱。

    这一定便是莫河书院的山长了。

    严清师兄昨日便介绍过了,莫河书院的山长原名叶竹,字元青,莫河书院的学生们都尊称他为元青山长。

    这元青山长一来,学生们便纷纷起立,自觉走下坐席,站到两排桌子中间,就如方才师兄们交待的那般,恭敬而整齐的向他行礼:“元青山长!”

    元青山长满眼笑意的点了点头:“我莫河书院虽提倡尊师重道却也并不拘泥于此,诸位有何困惑与想法均可来找我或是书院的诸位老师一议,还望你们来到书院后能潜心于修心研学,也好不辜负百姓的期待,不辜负朝廷的大力栽培。”

    元青山长的声音如苍松般沧桑而醇厚,虽是轻言细语却有一种直入人心的魄力。

    “学生谨记于心”整齐划一的声音皆是发自内心,朱敏敏也被感染的有些心潮澎湃,心中百转千回。

    确实,这里所有书院的运作皆是靠朝廷的拨款与民间人士的捐助,如此能提高自己又能拿到丰厚酬金的机会实属难得,她想不通还能有什么理由不珍惜。

    她一定会努力!

    山长了一番勉励的话之后,便退到讲堂一旁的蒲团上缓缓坐下。

    卢启茗和朱敏敏都有些没有来由的心虚,那蒲团……怕是已经被昨日一身泥的佐儿坐脏了……

    “接下来,容我为大家引荐我们学院的三位老师!”严清今日好像也特地收拾了一番,整个人显得格外的英姿勃发,书卷气倒是淡了几分。

    他看着三位老师们淡淡一笑,三位老师皆是十分谦虚,微笑着你让我我推你,气氛十分和谐,学生们憋笑却又不敢发作,你推我让之间,最后终于将其中一名看起来年长些的老师推上前来,是年长,其实也就四十岁上下,这名老师身形矮胖,面相看起来十分严肃,想必是位严师。

    “这位是仲明老师。”严清宏亮的声音在书院上方回响。

    “仲明老师!”新生们微微颔首屈身,声音整齐划一。

    接下来,严清又介绍了看起来温和宽厚,身材瘦高的山永老师,还有在学生中最年轻,最潇洒倜傥的逸安老师。

    这逸安老师登台时底下的老生们似乎有些兴奋,兴奋的有些蠢蠢欲动,又碍于山长在此,不得不收敛。

    看来这位逸安老师在学生中人气颇高。

    不知怎的,看着这逸安老师,朱敏敏却情不自禁的想起了那个白色的身影,明明是差不多的年纪,可能还要比逸安老师还要上几岁,人家能与学生相处的其乐融融,那人确是终日板着一张脸,摆着一副老师架子,又顽固又自以为是,清冷的像冰块一般,一点都不通情达理。

    罢了,那人怎样也与她无关,而且不定只是对她板着一张脸呢。

    不过……这柏岩此次就这样放过她了,倒是让她有些意外……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