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田喜事:莲山书院有绯闻 第四十四章突然的亲密

时间:2018-08-10作者:一转晴

    谨言斋的众人正在回水湾处苦苦的等着。

    当朱敏敏跳入水中后,他们沿着岸边走了许久也没见着朱敏敏的身影,更别提佐儿了。

    众人灰心丧气之时,却见柏岩老师从后面追了上来,再向他们几人询问了基本情况之后,便嘱咐他们去前面的回水湾候着,他自己便离开了。

    接着,柏岩老师不知是从哪儿变出来一艘竹筏,他一人举着长篙,驾着竹筏便顺着这河流而下,独自找人去了。

    半晌都不见有人或是竹筏出来,此时大家内心都很忐忑。

    尤其是卢启茗,他的手脚此时抖如筛糠,他顺着河道往上望去,一动不动,每分每秒,他的心里都备受煎熬。

    是他自己没看好佐儿,却要让他的朋友冒着生命危险来替他救,现在两个人都没找到,若是两人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也只能一同跳进这河里谢罪了。

    幸运的是,竹筏终于出现了!

    竹筏上坐着三个人!三个好端端的,完完整整的人,一个也不多,一个也不少。

    学生们立即爆发出一阵高昂的欢呼声,卢启茗更是激动的无以复加,冲上前接过柏岩手里的篙子,学生们合力才将这竹筏拉回岸边。

    “哥哥!”下了岸的佐儿扑进卢启茗怀里大哭起来,与方才那种害怕的哭不同,佐儿此时是见到最亲的人之后委屈的大哭。

    卢启茗轻轻拍了拍佐儿的头,随后拉着佐儿一道,跪在了朱敏敏与柏岩身前。

    “你这是做什么!”朱敏敏吓了一跳,他将卢启茗拉起,卢启茗却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起来。

    “多谢柏岩老师,多谢朱兄救了我佐儿性命,卢启茗无以为报,只能在此处给你们磕三个响头。”言罢,卢启茗便拉着佐儿一道,作势便低下头要往地上磕去。

    “不必谢我,我只是当了回船夫!”柏岩立马扶住了卢启茗的胳膊,阻止了他接下来的动作。

    “我们之间无需多言,我一直将佐儿当作了自己的亲妹子看待,你若总是这般客气,便是不把我当朋友!”

    “我……朱兄……”

    “行了,起来吧。”朱敏敏一拳拍在卢启茗肩头:“我可不要你磕什么头,等发了膏火钱,你带我去连州城好好转转,便算是报答我了,如何?”

    “行了,行了,起来吧!”

    “你这不就是见外了!”

    “佐儿还饿着呢!”

    谨言斋的其他人也在一旁帮腔。

    卢启茗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站起了身来。

    他又转身对着佐儿质问道:

    “你今日为何偷偷溜走!你可知朱大哥为了救你差点丢了性命!”

    “我……佐儿知道错了,佐儿是今早见陆大哥从那玉兰花树上跳到院墙外,便想着去找他,可谁知佐儿去找他时,他已经走了……佐儿想站在石头上自己摘花,可是一个没站稳,边掉进了河里。”佐儿低下头声啜泣着,满眼懊恼。

    “你……”卢启茗气不打一处来。

    “好了好了,行了,这事都得怪陆秦,等他回来我们找他算账去。我辛辛苦苦救上来的妹子,可不是为了给你骂的啊。”朱敏敏横在卢启茗与佐儿之间,摆出一副救命恩人的架势。

    “好,看在你朱大哥的面子上,这次就算了,但是不能有下次!”

    “嗯!”佐儿默默点了点头。

    “先回书院吧!”柏岩一开口,大家便立即行动了起来,站起身拖着疲惫的身躯往回走去。

    “来,哥哥背你!”

    朱敏敏回过头,见卢启茗此时蹲下了身子,将光着脚的妹妹背在了身上。

    她在心里暗笑不已,每日装腔作势,对佐儿凶巴巴的,到底还不是疼爱的不得了,方才知道妹妹不见了,哭的跟猴儿屁股的也不知是谁?

    她看着自己光光的两只脚,只能在心中哀叹。

    人家有哥哥疼,自己就只能踩着石头走回去咯。

    她咬牙切齿的在石头上走了两步,却痛的龇牙咧嘴,方才在水中泡的太久,脚皮本就被泡软了,此时碰到硬物更是疼的不行。

    “你还能走吗?”柏岩不知何时来到了她身旁。

    “你呢?”朱敏敏苦笑着指了指自己的泡的发白的双脚:“我得叫卢启茗给我找双鞋子去。”

    “我背你吧!”柏岩鬼使神差的脱口而出,别朱敏敏,就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啊?”朱敏敏瞪大了眼看着柏岩,却见柏岩转过身,蹲在了地上,就如同卢启茗让佐儿上来时那般。

    “这……这不好吧。”

    “莫要逞强!”柏岩轻声道:“你不必多想,若是奶奶今日在此,也定会叫我背你回去。”

    “好!”朱敏敏不再推辞,既然他愿意背,她又何乐而不为。

    朱敏敏心翼翼的趴在柏岩的背上,不敢搂着他,手便规规矩矩的放在了他的肩上。

    柏岩一语不发,只是扣紧了她的膝盖,轻松站起。

    两人随着柏岩的脚步一起一伏,朱敏敏却直起身子,与柏岩离的老远……

    “你……”柏岩停下脚步,欲言又止。

    “怎么了?若是累了便放我下来!我自己也能走!”朱敏敏慌忙道,她的体重心里有数,她个子本就算不得娇,再加上这几日在书院光吃不动,想必又长胖了不少。

    “不是,是你离的太远,我不好使力!”柏岩柔声道,朱敏敏这么端坐着,他背的费劲儿。

    “噢,那我靠近点!”朱敏敏暗喜道,既然他开口了,她也没什么好顾忌了。

    她双手揽住柏岩的脖子,整个人往前一倾,便牢牢趴在了柏岩的身后。

    软绵绵的两团似有若无的从柏岩的背上擦过,柏岩如遭雷击般猛然一震,随后便耳根发红,喉头连着滚动,他硬是愣在原地半晌后才又重新迈开脚步。

    “这样可以吗?”朱敏敏在柏岩耳旁轻声问道,不知是离得太近,还是朱敏敏的气息都喷在了他耳畔,他的耳朵变得越来越红。

    “嗯!”柏岩哑声应道,他此时觉得似有一团火在他脑中燃烧,并且在向下一直蔓延,这种从未尝过的滋味让他此时有些乱了阵脚。

    这二十八年来,他从未离一个女人这么近过,也从未让一个女人离他这么近过,包括瑾月。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