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田喜事:莲山书院有绯闻 第五十二章渐入佳境

时间:2018-08-10作者:一转晴

    这几日以来,一向晴空万里的莫河书院忽然下起了雨,这雨一下便没完没了,从早到晚天空都是一片阴沉沉的暗蓝色,让人心生压抑,朱敏敏也过得不太舒坦。

    陆秦进了静安寺的第二日,这书院里便传开了,是静安寺里的尼姑心术不正,将莫河书院的一名书生拐走,养在寺庙里供他们玩弄。昨日夜里官府被官府一锅端了,除了那整日在斋堂里静灵师太与陪在她身边的静心师父之外,其他的尼姑们都有参与。

    这下可就炸了锅了,尼姑勾引并囚**生,这简直是闻所未闻。

    静安寺里的尼姑被抓了一半,逃了一半,只剩下了静灵与静心师傅二人,静灵师太羞愤之下也舍了寺庙而去,跳进了莫河里,被县衙的人救上来后,送去了别的寺院疗养,静心也就跟着去了。

    如今诺大一个静安寺,空无一人,实在是引人唏嘘。

    听了这么多,了这么多,唯独就是没有陆秦的消息,大家也仿佛习惯了他的消失一般,除了卢启茗与佐儿之外,基本无人提起。

    直到山长宣布了陆秦退学了之后,大家才想起来有这么一个人。

    朱敏敏失落不已,看样子案子应当办的还算是顺利,可明明好了让她等着他,他却就这样莫名的消失了,连招呼都不打一声,亏她之前还担心着他,一夜没睡。

    朱敏敏坐在谨言斋里忿忿的想着,不自觉的将毛笔头上的毫毛一根根拔下。

    坐在一旁的卢启茗看着朱敏敏心不在焉的模样,不禁摇头叹气:“朱兄,你莫要太过牵挂,我相信陆兄定是被要事所绊,一时抽不开身,待他得了空了,一定会再回来寻你。”

    这话卢启茗并不是第一次,除了朱敏敏之外,他每日还要对着佐儿一次,自从这陆秦走后,本来乖巧的佐儿也闹起了脾气,耷拉着脑袋撅着嘴,日日都要问一遍陆秦的行踪。

    唉!

    卢启茗叹了口气,也不知谁才是佐儿的亲哥哥。

    就在朱敏敏有些提不起劲儿之时,逸安老师又告知了一个令人醒神的消息,再过五日,也就是放旬假的前一天,便会举行月试,成绩最佳者可获得三百文红花钱,也就是奖金。同时,本月的膏火钱也会在月试完发放。

    朱敏敏仿佛听到了铜板哐铛作响的入袋声,瞬间就有了动力,这才是她来书院的真正动力。

    待她存够钱了,便把阿念家的房子翻新一番,或者索性推倒了重建,那泊都村有山有水,除了交通不便,还算是个好地方,她便在那儿盖个海景房,时不时回去度个假,岂不美哉。

    想到此处,她脑海中忽然蹦出了那个白色清冷的身影,她不禁一甩头,露出一丝不清道不明的笑容。

    她暗自下定了决心,房子和男人,她都会有的。

    这之后的五日,他与卢启茗二人早出晚归,同进同出,每日书不离身,废寝忘食,用功至极。

    可无论她怎么用功,因着之前的分心,在这次月试中只考了个第五名,勉勉强强的逃离了差生的班子。

    而此次得了花红钱的,正是带着妹妹每日如老妈子般操心却仍能考第一名的卢启茗。

    这不公平!朱敏敏在心中哀嚎道,老天为什么厚此薄彼,只给了她强壮的体魄,却不给她一个聪明的脑瓜。

    不过到底,她还是为卢启茗高兴的。

    有些人便不高兴了。

    自从月试成绩出来之后,那得了第二名的许谆便有些郁郁寡欢,他也不稍加掩饰,哀怨嫉恨的望着卢启茗,似是要将他生吞活剥了一般。

    也是,这许谆每日无牵无挂的,经常是来得最早,走得最晚,就连吃饭时手上也捧着本书看,如此刻苦努力,却被俗事傍身,又分了心的卢启茗夺了头名,叫谁谁心里都不平衡,何况是许谆这等争强好胜,心胸不开阔之人。

    卢启茗看着许谆那一副几欲眼刀将他剐穿的烦闷模样,不自在的挠了挠头,想要些什么,又觉着如今这档口,他什么都怕是个错,便回过头去看他的书去了。

    朱敏敏叹了口气,缓缓站起身来,将许谆那灼人的目光隔绝开来。

    “唉,我日夜头悬梁锥刺股,却仍是考了个不好不坏的第五名,都天道酬勤,我看是天道不公啊!”朱敏敏扶额叹道。

    许谆一愣,反倒是他邻桌的胖子梁拓噗呲一声笑了出来:“我朱米,就你成日那心不在焉的模样还敢号称头悬梁锥刺股,考了第五名都算是你运气好!”

    梁拓歪着嘴不以为然的笑道,脸上的肥肉一颤一颤,他之所以有底气调笑朱敏敏,也正是因为他恰好排在朱敏敏前面,考了个第四名,不过他也不敢话的太过了,怕是一不心触怒了朱敏敏,她便将自己那见不得人的名“阿娇”公之于众。

    见有人搭话,朱敏敏心里松了一口气:“你光看表面,你又怎知我回到斋舍后不是头悬梁锥刺骨,我这是为了让你们轻敌,若是叫你们瞧见了我勤学苦读的模样,岂不是奋力追赶!那我争头名岂不是难上加难。”

    梁拓哈哈大笑两声,就连许谆的脸色也有所缓和。

    “得了吧,我们压根就没把你当对手!”梁拓伸出胖手拍了拍朱敏敏的肩膀,拍得她的心肺也跟着一道颤了起来。

    “风水轮流转,你莫要瞧不起人,这日子还长着呢……”朱敏敏心下气愤,却也只能隐忍不发,若不是为了开解许谆,她才不会如此自我编排任人消遣。

    至于为何今日善心大发,想着开解许谆,约莫是那日救佐儿之时,见着了许谆的另外一面吧,虽这许谆平日里总爱酸她与卢启茗两句,一副家子气模样。可那日救佐儿之时,许谆可是出了老力的,跑前跑后毫不懈怠,就如同自家妹子不见了一般着急,那时卢启茗乱了心绪要往河里去之时,也是许谆冲上前将他拦住的。

    此人虽然性子狭隘了些,但心中还是有大格局的,真正出了事的时候,他便摒弃前嫌,不失热心,以大局为重。

    不过没什么大事的时候,他就又恢复了原样,该酸的继续酸,该争的继续争,该妒忌的还是继续妒忌。

    不过于朱敏敏而言,她又不会嫁给他,比起他的大格局,这些便算是毛病了,她的最终目的,还是希望许谆与卢启茗能和和气气的,也希望许谆今后不要被这些琐事所困,碍了前程。

    好吧,她的确是有些多管闲事了,她抬眼瞄了许谆一眼,他虽仍板着一张脸,眼中的戾气虽在,却已经消散了许多。

    “好,朱兄有如此志气,那我等便拭目以待了!”梁拓装模作样的拱手道,只是眼里与语气间却满是调笑的意味。

    “定不叫你失望!”朱敏敏抬起头信心满满地道。

    “哈哈哈!”谨言斋里的其他人闻言皆是忍俊不禁,开怀大笑起来。

    梁拓一愣,也不禁哑然失笑。

    再去瞧许谆,紧紧抿着的唇角终于是露出了一丝笑意,朱敏敏这才松了一口气。

    唉,也不知她这到底是操的什么圣母心。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