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田喜事:莲山书院有绯闻 第六十九章躲

时间:2018-08-10作者:一转晴

    书院的日子总是忙忙碌碌,枯燥而充实的。

    朱敏敏每日与卢启茗一道天不亮就起身去谨言斋晨读,上课专心致志,课后也与卢启茗俩人讨论的热火朝天。

    自从许谆知道了朱敏敏的真实身份后,便像是变了一个人般,人变得爱笑了,也不妒忌卢启茗了,不过,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消遣朱敏敏的基础上。他经常有意无意的在朱敏敏与卢启茗话时插几句自以为幽默的玩笑话,通常换来的是卢启茗的沉默与朱敏敏的白眼。朱敏敏一见到他便恨得牙痒痒,可又不好发作。没办法,谁叫自己有把柄在他手上呢,若是哪天把他惹火了,他把事实往外这么一宣扬,她朱敏敏就立刻完蛋了。

    不过整日被许谆烦着,被佐儿闹着,朱敏敏也就渐渐没空去想那些不高兴的事儿,人也渐渐跳脱欢快了起来。

    当然,万事总是不那么遂人愿的。

    就在朱敏敏快忘了有柏岩这号人之时,许谆又带回来了一个好消息,那就是——“柏岩老师明日又要来我们莫河书院讲学了。”

    朱敏敏一个慌神,本来要写一竖的毛笔一歪,便写成了一捺。

    “可以请假吗?”朱敏敏随口一问。

    “可以啊,不过要扣膏火钱两百文!”许谆嘿嘿笑道,随后在朱敏敏身旁坐下,压低了声音道:“虽然不会点名,但是山长要求各个斋选出一名学生记名,而我们谨言斋记名的人就是我,你若是不想去,便叫我一声‘许哥哥’,我便帮你瞒过去!”

    许谆近些日子的无聊日常便是撩朱敏敏,朱敏敏越生气,他便笑得越开心。昨日朱敏敏当着他的面给他写了一幅大字,那便是“贱”。许谆收到这幅字时,不但没有生气,嘴巴都要乐歪了,也的确印证了朱敏敏这个“贱”字。

    “呸!”朱敏敏照例送了他一对儿大白眼:“我还就偏要去。”

    “那好啊!哥哥我给你留座儿!”

    “走开!”朱敏敏眼中有怒火闪现。

    “哈哈,好,我这就走了啊!”许谆喜滋滋的站起来,屁颠屁颠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看着许谆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模样,朱敏敏气不打一处来,她总算是明白了什么叫“人至贱则无敌”。

    “你与许谆最近是怎么了,好像关系不错啊!”卢启茗疑惑的看着朱敏敏,又看了看似乎心情大好的许谆。

    朱敏敏不屑道:“谁和他关系好了,是他一天到晚喜欢上来找骂!”

    “找骂?”卢启茗又是一愣:“我看他那高兴的模样,还以为你每日给他讲笑话呢。”

    “咳咳咳——”朱敏敏一口水呛在喉咙里:“算了吧,有笑话我肯定第一个给你听。”

    “那也是!”卢启茗若有所思的答道。

    瞧着卢启茗那一本正经的模样,朱敏敏有些忍俊不禁,她不由得感叹道,这么多男人里面,还是卢启茗这样呆呆的最可爱。

    翌日。

    今日天气甚好,阳光明媚,晴空万里,花开一路,虫鸣鸟语,莫河书院的书生们个个衣冠楚楚,仪表堂堂,一大早便守在大讲堂里,翘首以盼的等待着名师柏岩的到来。

    朱敏敏拖着灌了铅的双腿姗姗来迟。

    “朱米!坐这儿!”坐在第一排的卢启茗朝她招了招手。

    朱敏敏摇了摇头,指了指最后一排角落里的空位。

    卢启茗点点头。

    她耷拉着眼皮坐在倒数第一排的空位上,有些提不起精神来,都怪昨日夜里那只蚊子,吵了她一整晚。

    “朱米!”一个兴奋的声音带着一张放大的男人脸出现在朱敏敏眼前,吓了她一跳。

    朱敏敏看着许谆变态的笑容懊恼不已,她突然开始怀恋原来那个看她不顺眼的许谆,她抽了抽嘴角无奈道:“你可真是阴魂不散啊!”

    “放心,我今日可没空理你!这柏岩山长好不容易来一次,我一句话我都不想错过。”

    朱敏敏将许谆那张大脸嫌弃的往前推了推“最好是这样!”

    正着,元青山长便领着柏岩进了大讲堂,全体学生立即噤声。

    朱敏敏抬起头,目光装作不经意般的从柏岩脸上扫过,他今日仍是穿着莲山书院的那套青色长袍,整个人看起来严肃又沉稳,只是比起上次见到他,似乎消瘦了许多,以往饱满的两颊甚至凹陷了下去。

    元青山长话的时候,柏岩便抬起他那双深黑的眸子四处探望,似是在找什么。

    朱敏敏低下头往里缩了缩,躲在了许谆的大脑瓜之后。

    山长一席话毕,柏岩便正式开始了他的讲学时间,他并没有急着翻开书,而是首先给众学生讲了好几个名人典故,如此一来,学生们的注意力很快就集中在了他这里,就连窝在后面的朱敏敏都听得津津有味。

    上次柏岩来讲学时,她与陆秦被罚站,只想着丢人根本没仔细听过他讲课,此次听来,的确是讲的不错的,她本以为自己会打瞌睡,却不曾想她会越听越精神。

    再看看前面的许谆,今日的确是老老实实的埋头听课,连看都没看朱敏敏一眼,这样再好不过。

    听着柏岩温和清朗的声音,一上午很快就过去了。

    上午课结束了!

    学生们一齐起身向柏岩致谢,在散课的一瞬间,朱敏敏逃也似的从后门溜出去了。是的,不知是哪里来的自信,她觉得柏岩会来找她,她也害怕柏岩会来找她,怕听到他约莫是因着吴老太的嘱托而施舍给她的寥寥几句关心。

    所以她一溜烟的跑了,第一个冲到饭堂,胡乱的往嘴里塞了几口饭后便又急匆匆的回了斋舍。

    只不过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她会在自己房间的门口遇上了柏岩。

    “你在躲我?”柏岩冰冷的眸子散发着一种摄人心神的光芒。

    “没有!”朱敏敏看着柏岩礼貌的一笑,径直进了屋子里:“我要午休了,柏岩老师请回吧!”

    “你!”柏岩有些急了,朱敏敏第一次在他脸上看到了一种慌了神的表情,可惜她再也不会重蹈覆辙,自作多情了。

    “我睡觉了!”

    嘭的一声,朱敏敏关上了门。她不想去管他在门外会是什么表情,也不顾忌会有人看到,她只是一看到他那张脸,就觉得他是在羞辱自己。

    呵呵,什么不能强求,她如今的态度已经够明确了吧,她以前或许是对他有些心思,可现如今,她一点也不想与他凑一块儿,她也是有自尊心的好吧!

    门外的柏岩未料想到自己居然吃了个闭门羹,这也是第一次有人给他吃闭门羹。那日奶奶又将他拉出门去,要向朱敏敏提亲,他慌神之下立刻否决,接着便听到了屋里传来的轻微摔门声,她一定是听到了吧,所以那日才急匆匆的走了,所以今日才这样躲着他。

    可他现在又是在干什么呢,来解释吗,他又能解释什么?

    他叹了口气,摇着头朝着斋舍外走去。

    屋子里,朱敏敏背靠着门,心里闷的发慌。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