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田喜事:莲山书院有绯闻 第九十七章莲山书院

时间:2018-08-10作者:一转晴

    翌日一大早。

    月影逐渐变得模糊,天空正泛起丝丝亮光,就在听见了清晨的第一声鸡鸣之后,朱敏敏蓦地睁开了眼。

    简单的洗漱过后,还来不及道别,朱敏敏便匆匆出了秦府。

    此时的街上还是一片昏暗,朱敏敏提心吊胆的走在无人的街头,朝着与连云山相反的方向而去。

    只不过还未走出百十米远,便见着卢启茗背着佐儿从另一处昏暗中匆匆走来,佐儿此时闭着眼,似乎还未醒来。

    两人会心一笑,看来是想到一处去了。

    第一天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心里多少有些不安,看来两人这都是打算找对方结伴而行。

    与第一次去莲山书院一样,朱敏敏在路过的包子铺里买了几个包子,闻到香味的佐儿蓦地睁开眼,看着包子吞了吞口水。

    朱敏敏怜爱的将包子递至佐儿手中,佐儿连声道谢后,立即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吃完包子的佐儿似乎也有了力气,也知道疼惜哥哥,挣扎着要下来自己走。

    三人一路快走,趁着天完全亮之前,来到了莲云山脚下。

    晨间的莲云山巍峨秀丽,林木葱葱,山间笼罩着一层轻薄如纱的雾气,空气中泛着一股草木的清新。山间流水潺潺,奇石环绕,虽不陡峭,但若是不手脚并用,怕是走不过那些溪与怪石。

    朱敏敏本就十分喜爱这样秀丽的景致,不自觉的脚步也随着心情轻松了起来,就连方才一直提不起兴致的佐儿,此时也格外兴奋,如同一只猴儿般跳上跳下,一会儿去溪里玩水,一会儿要去石头缝里摘花,玩得不亦乐乎。

    因三人走得慢,不一会便被后来的许谆与其他几名莫河书院的师兄追上了,七人索性结伴同行,唯独不见严清师兄的身影。

    有佐儿与朱敏敏在前引路,不一会众人便从树影间瞧见了莲山书院的大致轮廓,和书院前那别具一格的清泉入莲池的景象,正可谓是大处现磅礴,处见雅趣。

    七人走近了后,才瞧见书院的正门口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正是受了柏岩山长的嘱托在此迎接他们的严清。

    “严清师兄”七人齐声招呼道。

    严清望着眼前的熟悉的一众同门师兄弟们温暖一笑“你们随我来吧。”

    完,他便领着几人朝着书院门里走去。

    一进到莲山书院里,便仿佛身处迷宫一般晕乎,因为这里面所有的墙所有的门窗以及所有的房顶都建的一模一样,就连路边的花草都出奇的一致,极容易就走错了路。

    绕过前面几间大概是用来藏书的阁楼后,几人终于来到了一处开阔之地,两列高而阔的房屋沿着山脊的走势依次往上,左右各有五六间,每间屋子里已经分别坐满了或摇头诵读或静静观书的白袍书生,这应当全都是讲堂。

    朱敏敏抬起头看看天,此时应当还不到卯时,这讲堂里已经座无虚席,看来能进好书院的书生除去外部因素之外,也都格外刻苦。

    见到门外有人走动,这些白袍书生也只是侧目一瞬便将眼光收回,接着该干什么便干什么去,丝毫不受外界影响。见识到了好书院与普通书院的差距,众人心中都有所感触,朱敏敏忽然担心自己在这里会不会混不下去。

    严清师兄边走着,边回过头给昔日的同门们介绍着这两排的房屋:“莲山书院共有六个讲堂,分别是“知勤”,“知习”“思学”,“思问”和“得仁”“得善”,四个大讲堂,分别命名为“忠”“孝”“廉”“节”,除此之外,前面还有一间能容纳所有学生的求索殿,那里一般是山长授课的地方。”

    言罢,严清师兄便指向了尽头处一座如庙堂般高阔的建筑,每一面墙上都围上了一整排窗户,十分敞亮,按这大来看,容纳百余人不成问题。

    朱敏敏点点头,光是这些饶口又枯燥的名字都得让她记上半天。

    “严清师兄,那我们现在去哪儿?”许谆按捺不住的问道,他们此刻已经走到了求索殿的尽头处。

    “先随我去斋舍放你们的包袱行李,然后会由柏岩山长领我们去各个讲堂!”

    话间,严清师兄便已经带着七人从一处树荫后绕过,原来这密实的树荫后遮盖的,是一处月门(庭院里常见的圆形门),而这月门之后,分列了三列矮屋,其中两列门对门窗对窗整整齐齐,第三列则是孤孤单单的对着第二列矮屋的墙。

    严清领着七人来到了第三列矮屋的最后几间。

    “为了给我们腾出房间,柏岩山长特地将部分五人间调整成了六人间,这才腾出了两间空房来,我们一共八人,其中六人住一间,另一间留出来给卢启茗与佐儿住,至于剩下的一人,就只能在斋堂的柴房里将就了。至于由谁来住进柴房里,现在我们抽签决定。”

    “不用不用,我来住就行了!”朱敏敏急忙道,这么好的独住机会她又怎能错过。

    “你要住柴房?”

    见严清师兄一脸茫然,许谆也连忙补充道:“对对对,就让他一个人住,他晚上打鼾的声音如同牛叫,吵得我们都睡不好。”

    “是啊是啊,我晚上还磨牙,梦游,还记得陆秦么,他就是被我吵到不行,最后从书院退学的………”朱敏敏急切的想争取住柴房的机会。

    “这……”

    听到朱敏敏方才提及的一大堆毛病,众人心里都有些发毛,这不,立马就有人站出来了:“严清师兄,既然她自己愿意住柴房,你何不成全了他。”

    严清师兄略略思索的一番后,看着朱敏敏道:“你可想好了,这柴房紧挨着后山,地方狭,湿气重且虫蚁多,我见你身体弱,怕你受不住啊。”

    朱敏敏心下感激,温声道:“没事,师兄,我只是看起来瘦,我身体好着呢。我也不想因为我一人让大家都睡不好。”

    严清点点头,似是下定了决心:“若是大家没有异议的话,那便由朱米住进柴房,其余的人住到倒数第二间,最后一间些的房间则留给卢启茗与佐儿。”

    七人沉默的点了点头。

    “那就这样定了,你们先各自回到自己的斋舍去,待会儿在这里集合。”完,严清又回过头对朱敏敏轻声道:“你跟我来!”

    第九十八章

    严清领着朱敏敏走过了最右边的最后一间斋舍后,走过另一个月门,来到了另一处院子里。

    这是一间四方院子,正对着这月门的,是一间有讲堂那么大的厨房,朱敏敏透过门窗看去,厨房里有几口大锅,里面的大婶大娘们正在几个大蒸屉旁忙得团团转,应当是在准备着今日的早饭。

    严清领着朱敏敏拐了一个弯儿,来到了这四方院里的一个角落里。

    朱敏敏看着眼前约莫一人宽的门怔了怔,想必这就是她即将要住进的柴房了吧。看着这门上快比树皮厚的的灰尘,朱敏敏自嘲的笑了笑,纵使再差,也只能将就着住了。

    严清从腰间掏出一把生了铁锈的钥匙,将门上那把生了锈的铁锁打开,一推开门,灰尘扑面而来。

    狭黑暗的屋子里摆着一扎蒙了灰的干柴,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严清见了直皱眉“你确定你要住这儿,要不我跟你换换吧。”

    朱敏敏急忙摆了摆手“不用了不用了,我到时候自己收拾收拾就行了。”

    严清没吱声,只是一脸担忧的盯着这个老旧的柴房。

    朱敏敏走进柴房里,找到一处还算干净的地儿,鼓起嘴将地上的灰吹了吹,便将身上背着两个包袱放下。

    “走吧,待今日课业都结束后我再回来收拾。”

    严清点点头“嗯,我们现在去跟他们会合,晚些时候我在找主管斋舍的老师替你讨一张床来。”

    “嗯”朱敏敏感激的看着严清,庆幸有这样一个处处为自己着想为自己撑腰的师兄。

    两人回到斋舍,与另外六人汇合之后,便由严清领着,朝着山长的书房而去。

    一行人穿过膳堂,穿过大书院才有的浣衣房,沿着斜坡坡一直走到了莲山书院的最南端,也就是最高处,才总算是到达了目的地。

    一见着这书房的门,朱敏敏的心又开始不可控制的狂跳不已。她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胳膊,好让疼痛将这令人苦恼的紧张感驱散。

    事实证明,这一招也的确有效。

    所以待她随着几名同门出现在柏岩面前之时,心境早已恢复如常。

    山长的书房分为里外两间,里间十分简单,除了书桌后一副“任重道远”的大字和书桌左侧的一面书架外,再无其他摆设。而外间看起来更像是会客厅,外厅的四角摆放了些风格各异的盆景花木,正对大门的墙上挂着一副有半面墙那么高的水墨莲花图,莲华图的下面摆着一张与这莲华图同宽的高几,上面摆着一套看起来颇为考究的白瓷绘兰草茶壶。

    或许是渴了,朱敏敏盯着这一副茶具看时,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柏岩山长!”众人人恭敬的招呼道,朱敏敏这才回过神来,与众人一起朝着里间作揖。

    朱敏敏投在地上的目光瞥见一身青袍缓缓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她下意识的抬起头一看,柏岩的胡茬似乎与昨日相比更深了,面容依然如昨日那般憔悴,见他似乎有意将目光投向这边,朱敏敏又赶紧低下头去,随即前方传来一个温和且中气十足的声音,与她往日熟悉的柏岩的声音不太一样。

    “幸苦了,先将你们昨日考试的号牌交上来吧。”

    “是”七人连同朱敏敏一块儿异口同声的应道,又动作一致的从衣袖里取出号牌来,严清立即将众人的号牌收到一起,双手呈至柏岩面前。

    柏岩接过号牌,快步退至书桌后,把八个号牌对照着桌上的一张类似于名册的薄册子一一翻过,那上面似乎写着每个人的详细资料。

    房间里安静的只能听见竹牌轻碰的声音与翻书声。

    “好了。”柏岩将竹牌收起,拿起名册看着眼前的众学生:“你们跟我来吧。”

    完,他便阔步从书桌后走出,走到八名学生的前面,经过站在最边上的朱敏敏身边时,他宽大衣袖恰好拂过了朱敏敏垂在一侧的手,朱敏敏甚至感觉到了他指间温热的气息,朱敏敏一滞,忽的感到一股没有来由的窒息感。

    淡定点淡定点!不要多想!

    她这样告诫着自己。

    八人随着柏岩一道又把刚才来时的路走了一遍,最后又穿过求索殿旁的月门,来到了那立着两排讲堂的院子里。

    此时的院子里已经有三名白袍学生候在此处。

    柏岩拿出名册低头翻看着,像是要开始点名。

    “李瑾文,罗毅,严清。”

    八人中的三人应声走出:“学生在!”

    柏岩的目光停留在三人面上,似是想将几人的模样记住了:“你们以前在莫河书院学习了两年,便跟着徐子义师兄去同样学了两年的‘得仁斋’。”

    “是!”三人齐声应道,紧接着一名白袍书生走至他三人身前轻声道:“你们跟我来。”

    朱敏敏抬起头瞟了一眼,这三人随这徐子义一道,进了左边的第三间讲堂。

    “潘山,刘松!”

    “学生在!”五人中的两人应声走出。

    柏岩盯着两人看了一会儿,道:“你们以前在莫河书院学习了一年,便跟着袁望师兄去同样学习了一年的‘思学’斋。”

    “是!”

    同样的,又一名白袍书生走到二人身前,领着二人前往右边的第二间讲堂。

    朱敏敏无意间抬眸扫了一眼,却意外的发现那领路的袁望师兄似乎有些面熟?是在哪里见过?

    她想起来了,她当日来莲山书院时,站在门口记名字年龄籍贯的那名白袍书生正是这位袁望师兄!

    她心中有些发慌,只期盼这位袁望师兄早就把她忘记了。

    “卢启茗,许谆,朱米。”

    朱敏敏随着他二人快步上前:“学生在!”

    柏岩的目光从三人面上淡淡扫过,除了许谆,另外两人他自是熟悉的很。

    “你们三人是今年的新生,便随柳煜师兄去知勤斋。”

    “是!”朱敏敏低声应和着,不敢抬头。

    “跟我来吧。”名叫柳煜的师兄迅速走上前来,示意三人前往左边的第一间讲堂走去。

    朱敏敏迅速跟上柳煜,如蒙大赦般,脚步间有些迫不及待。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