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田喜事:莲山书院有绯闻 第一百一十二章骇人听闻

时间:2018-08-10作者:一转晴

    “姐,你怎么来了”若柳猛的吃了一惊,回过头看了看屋里,似是在忌惮些什么。

    “我怎么不能来了。”鞠玉伶没声好气道“告诉大哥,我要见他。”

    “可,可是少爷他……他……一大早便出去了。”

    鞠玉伶见若柳慌慌张张,便知其中有古怪,她推开若柳闯进院子里“出去了正好,我就在院子里等着他。”

    若柳咬着唇哆哆嗦嗦的候在鞠玉伶身旁,时不时抬起眼瞟向内院。

    鞠玉伶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她觉得今天应当是有一场好戏看了,便不动声色的坐在院子的石凳上,一言不发,阿吉与环也静静的站在鞠玉伶身旁,等待着她调遣。

    若柳壮着胆子走上前“姐,少爷可能要天黑才能回来……”

    鞠玉伶冷声道“不要紧,我愿意等。”

    这一回眸,鞠玉伶便瞟见了若柳脖子上有一处十分鲜红的印记,在领子的遮盖下若隐若现。

    这分明是才留下的吻痕,可鞠定坤不在,这又会是谁留下的印记。

    鞠玉伶敏锐的察觉到,这其中一定有奸情

    她看着一旁紧张到冒汗的若柳,假装不经意的抬眸问道“平日里,这院子里除了你和少爷外,还住着什么人。”

    若柳低着头心翼翼道“没,没有了,少爷向来喜欢清静,不愿在院子里多安排人。”

    鞠玉伶如炬的目光扫了过来,冷声喝道“你在撒谎”

    就在此时,后院中忽的传来一阵似乞求般的低唤声:“若柳~你在哪儿,我……我已经等不了了……若柳……”

    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这男人听起来似乎……十分难受。

    鞠玉伶朝阿吉使了使颜色,阿吉点点头,立即循声而去。

    鞠玉伶瞪着若柳厉声喝道:“这就是你的没人???!!!”

    若柳如同受惊的鸟般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瑟缩成一团:“姐,若柳不是不是故意要瞒你的,这里面的人是少爷藏起来的,若柳实在是不能啊!还望姐开恩放过若柳一码,若是少爷知道这里面的人被发现了,若柳就难逃一死啊!”若柳跪在鞠玉伶身前哭的梨花带雨,手抖如筛糠。

    “你先把事情一五一十的清楚了,我倒是考虑是不是放你一马。”鞠玉伶看着若柳叹了口气,不过也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而已。

    “好,好,姐,若柳全都告诉你。”若柳抽抽噎噎的擦了擦眼泪鼻涕,泪眼婆娑的看着鞠玉伶。

    “若柳虽是少爷的贴身丫头,但这么多年以来,少爷从来连若柳的一个指头都没碰过,若柳还当是少爷瞧不上自己,便主动求少爷将我送回夫人院里,换一个姿色上等的丫鬟来,可少爷就是不同意,若柳只好作罢。若柳也没见过少爷接近过什么别的女人,就连前两年闹着要娶的那位姑娘,私下里少爷也是敷衍多过疼爱,直到去年腊月,少爷忽然独自驾着马车回来,从马车里搬下一个布袋子来,而这布袋子里装着的,便是那位养在后院公子。自那以后,少爷便将那位公子关在自己的寝房里……日日折磨。”

    到这里,鞠玉伶猛然明白过来,这鞠定坤喜欢的竟然是男人!

    若柳轻声道:“若柳这才明白,少爷不过是看重若柳性子沉稳,嘴巴严实,才一直将为留在身边。”

    鞠玉伶点点头,的确如此,他需要的只不过是一个能帮他掩盖真相的丫鬟而已。可他对朱敏敏,还有以前那位非卿不娶的姑娘是怎么回事?

    还未等鞠玉伶想明白,阿吉便神情古怪,慌慌张张的从后院赶了过来。

    “夫人!后院的寝房里有一个男人!“

    鞠玉伶猛的站起身:“好,你们且随我去看看。”

    阿吉却猛地拦在鞠玉伶身前:“不可,这男人……这男人没穿衣服,我一进去便对我破口大骂,叫我滚,让我喊若柳进来,他只与若柳……同睡!”

    硬着头皮禀告完后,尚未娶媳妇的阿吉脸红的像熟过了的黑桃子。

    “这是怎么回事?”鞠玉伶责难的看着若柳,若柳忽的嚎啕大哭了起来。

    “是我的错………姐………是我的错。我见那位公子可怜,便时常趁着少爷不在的时候给他送吃的,宽慰他的情绪……一来二去,我与公子间便产生了感情………”

    “好了你别了。”鞠玉伶皱着眉摇了摇头,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她心里膈应的慌,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若柳哭的喘不过气来,却仍是压制住自己崩溃的情绪哽咽道:

    “还请姐听我下去,若柳深知自己有罪,不该一时念起勾引公子,可公子是无辜的,还请姐帮帮他吧,公子的脑子最近越发不清醒了,若是公子不心与少爷吐露我二人的关系,我俩只怕是都活不成了。”

    鞠玉伶叹了口气,看了看一旁哭成个泪人儿的若柳:“连阿吉都能听到的话,你以为少爷会没听过?他只不过是装聋作哑罢了!”

    若柳心中大骇,慌的牙齿都开始打颤:“那……那该怎么办?少爷会不会杀了我和尹七公子。”

    鞠玉伶蓦地一惊,抓住若柳的肩膀问道:“你方才什么公子?”

    若柳惊惧的抬起头,不知自己又错了什么,:“是……尹七……公子!”

    尹七!!名字里有七!莫非敏敏让自己打听的,正是这个叫尹七的公子。

    “我问你,这位叫做尹七的公子,是否是个书生!”鞠玉伶一脸正色的看着若柳。

    若柳轻轻点头道:“尹七公子以前的确是个读书人。”

    鞠玉伶顿时了然于心,名字带七的书生,正是这位被关在别院里的尹七公子了。

    “阿吉,你先去给他把衣服穿好,待会儿我去见见他。”

    “好!”阿吉得令后,有些苦恼的进了后院去,刚刚进去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阿吉便很快出来了:“夫人,好了!”

    鞠玉伶放下手中的茶诧异的看着阿吉:“这么快?”,方才听着后院传来的那位尹七公子的大喊大叫,他本以为阿吉要跟那位他很折腾一会儿。

    阿吉得意的点点头。

    鞠玉伶便带着环与若柳一道儿,随阿吉进了后院。

    走近了后院正中的一间屋子,三人这才听到从屋里传出的挣扎闷吼声。

    一进屋子一看,这位尹七公子竟然被阿吉像粽子一样用衣服严严实实的绑了起来,就连嘴巴也不能幸免,用他的腰带捆了一层又一层,紧到连嘴都合不拢,只能在那嗯嗯啊啊的叫着,拴在两只脚腕上的铁链哐铛作响。

    鞠玉伶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这诡异的场景,回过头不可思议的看着阿吉。

    阿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位公子蹦跶的跟鲤鱼一样,我这是没办法才将他捆起来了,夫人你就将就着看吧。”

    鞠玉伶缓缓点头:“你先将他的嘴巴松开吧。”

    阿吉走上前,扯起腰带在这位尹七公子的脑袋上绕了几圈,被松开嘴的尹七公子微微喘着气,见到鞠玉伶,瞳孔明显一缩,似乎很是害怕。

    “你怎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屋内的视线十分的昏暗,尹七约莫是将与哥哥长的十分相像的鞠玉伶认成了鞠定坤。

    “我不是他!你别害怕!”鞠玉伶稍稍退后了两步柔声道:“我是来帮你的!”

    “帮我?”尹七苍白如纸的面孔上突然泛起一抹诡异的红晕,眼神也变得炙热了起来,这生不如死的一年里,他从未听过有人要帮他。

    “你要怎么帮我?”

    “帮你逃走,送你回家。”

    “真的?”尹七狂热的探上前来想问个究竟,却奈何脚下的桎梏牢牢将他绊住,任他如何挣扎都迈不出半步。

    鞠玉伶看着尹七脚下已经结痂的一圈伤疤,不禁有些心惊,不曾想鞠定坤长着一副好相貌,心却是如此狠毒,竟然将人如牲畜般锁在此处……

    “真的,我会放了你和若柳,不过不是现在。”

    “哈哈哈!”尹七忽的癫狂般笑了起来:“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好心,你既是他的妹妹,又怎会帮我!”

    鞠玉伶一愣:“你怎么知道我是他的妹妹!”

    “哼,你们鞠家的事,我恐怕知道的比你还多,你爹你大哥的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你大哥做的那些肮脏龌蹉事,我全都知道!哈哈!你会就这样放我走?我不信!”

    鞠玉伶微微一颦眉:“你的这些我之前本是不知道的,不过你如今既然告诉了我,那我确实得重新考虑了。”

    听起来,他似乎是鞠家的一个大威胁,虽然不知鞠老爷和鞠定坤在外面做了些什么,但她首先想到的,是日日独守鞠府的鞠夫人。鞠玉伶不想让她难过。

    “呸!”夹杂着血丝的口水朝着鞠玉伶而去,阿吉眼疾手快的用袖子我在鞠玉伶身前,这才幸免于难。

    环目瞪口呆看着他,一向好脾气的她也忍不了了“我们家夫人一直对你礼待有加,你不识抬举也就罢了,竟还如此放肆”

    “不用了环”鞠玉伶冷声道“我们走”

    言毕,鞠玉伶便带着环与阿吉一道,出了这乌烟瘴气的大门。阿吉撕下衣袖上沾了口水的一角,嫌弃的扔在了门外的花草里。

    若柳却哭着追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在了鞠玉伶身前,鞠玉伶甚至能听到他膝盖骨砸到地上的清脆声。

    “姐,你千万别和他一般见识,他是受了自己受了折磨,才如此的不清醒,您就大人不计人过,救救我们吧。”

    鞠玉伶回过头神色不明的看着若柳,想起她与尹七的奸情,不免心生厌恶。

    “行了,你若是还想保命的话,应当回屋将那一片狼藉收拾收拾,莫要被我大哥看出了端倪。至于救你们的事情,容回家再考虑几日。”

    若柳心中一慌,蓦地站起又跪下“多谢姐若是姐打定了主意,还望姐能尽快来救我们,再这样下去,尹七公子怕是撑不了几日了,若柳无以为报,只有来生给姐做牛做马……”

    “再吧”鞠玉伶淡淡道,随后绕过跪在面前的若柳,扬长而去。

    她的心情从未如此刻这般复杂过,这尹七身份复杂,既是受害者,手中也握着他鞠家的把柄,她救也不是不救也不是。她决定先回连州城找陆秦问个清楚后,再做决断。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