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田喜事:莲山书院有绯闻 第一百二十三章表哥

时间:2018-08-10作者:一转晴

    瑾月躺在床上幽幽醒来之时,见朱敏敏正垂着头拿着个碗,另一只手拿着个勺子铛铛铛的在碗里搅拌着些什么。

    她只记得方才她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如今醒来,却觉得头痛欲裂,口干舌燥,肚子依旧隐隐作痛。

    她伸出手拉住了朱敏敏的胳膊。

    “喂,我这是怎么了?”一开口,她便被自己嘶哑的声音吓着了。

    朱敏敏听到这声没礼貌的“喂”就气不打一处来,她斜斜的瞟了瑾月一眼,冷笑了一声道:“放心,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瑾月心中大骇,她扶着朱敏敏的手开始颤抖:“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我活不长了?”

    完,她又惊惧的摸了摸脖子底下那道不深不浅的青痕,自从她从瑾月的身体里复活之后,她下巴连接脖子处就有这么一道青痕,当她得知这青痕乃是瑾月自缢留下的之后,便觉得这道青痕异常诡异,想尽了各种办法想把她去掉,却也毫无办法,她总觉得这是决定她生死的关键!

    朱敏敏见她这副惊慌失措的模样觉得十分解气,她将瑾月扒着她颤抖的手推开,侧过头对着她好笑道:“意思就是,你只是发烧了,身体没什么大碍。”

    “原来如此!”瑾月大大的松了口气,虽然这几年混的并不如意,但她还不想一死了之。

    回过神来后,她盯着一旁的朱敏敏看了看,忽而一脸嫌弃的嚷嚷道:“那怎么是你来照顾我,柏岩呢?柏岩怎么不来照顾我?”明明这么好的机会,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她病弱他悉心照顾,这不出半天,感情不就培养出来了么,这个丫头一点眼力见也没有。

    朱敏敏压住脾气不耐道:“他自然是抓药去了,你虽病的不重,但若是放任不管,照样能将你送去鬼门关。”

    瑾月立即露出一丝让人作呕的别扭甜笑:“原来柏岩石给我抓药去了,我就知道他最关心我了。”

    朱敏敏见她那副想入非非的模样,没声好气道:“就算是遇着路边的乞丐生病了,柏岩都会停下来给他把一把脉的!”

    瑾月不悦的瞪了朱敏敏一眼,随后想起什么,忽的大笑起来:“丫头,你是不是嫉妒你姐姐我?你心里那点九九我还不知道么,等我顺利进了你柏岩老师的门了,就让你在柏岩身边做个妾,姐姐我肯定不会欺负你的。”

    朱敏敏将原本要给瑾月的粥碗往旁的桌子上一放,看着瑾月气鼓鼓的道:“你休想!”

    瑾月也不干了,她强撑着坐起身嚷嚷道:“怎么了怎么了,怎么就休想了,我本来就是柏岩的未婚妻,他娶我过门不是天经地义吗?”要不是现在还发着烧,她指不定要蹦起来。

    朱敏敏嗤笑道:“若你真的是瑾月,那我便无话可,可你根本就不是瑾月!”

    瑾月冷笑了两声:“呵呵,你我不是瑾月,你拿出证据来啊,我是不是瑾月,柏岩必定比你更清楚。”

    “我……”朱敏敏一时语塞,她确实拿不出什么有利的证据来,光是性情大变并不能明什么,毕竟真正的瑾月之前遭了那么大的变故,性情大变也的过去。

    瑾月见朱敏敏没了声响,好不得意,直起身子够到桌边的那碗粥,胃口大好的吃了起来。

    片刻之后,柏岩提着两幅药赶了回来。

    方才还端着碗往嘴里灌粥的瑾月,听到门外的响动后,立即将碗往桌上一放,身子往床上一歪,摆出一副软弱无力,随时都有可能断气的孱弱模样。

    朱敏敏冷眼看着这一切,几乎快被她气笑了。

    柏岩进来瞟了一眼,见到桌上被舔的发亮的碗,再见着瑾月躺在床上故作姿态的模样,面无表情的点点头道:“看到你能吃能睡的,我们就放心了。”

    什么?瑾月怀疑自己听错了?能吃能睡?他难道看不出自己这是病的起不了床了吗。

    她正憋着嗓子准备发出几声猫叫般的嘤咛声,却见柏岩从袖子里掏出一贯钱摆在桌上,铜币之间磕磕碰碰,发出清脆的声响。

    “抓好的药在厨房里,我已经煎上了,待煎成一碗水之后就可以服用了。不过……若是你还继续如此………如此邋遢的话,难保还会病第二回。此外,桌上的这一贯钱也是留给你的,应该够你用一个月了。”

    瑾月一愣,眼中无限委屈的盯着柏岩哀声道:“你就这样拿钱就将我打发了?”

    个死子你当老娘是什么,是路边的乞丐,丢下一贯钱就想跟这妮子一走了之,没门!

    柏岩一脸愕然的看着瑾月:“那你想要怎样?”

    “我也只不过想让你像以前那样多关心关心我……你却总是躲着我……呜呜呜………”瑾月捂着脸低声的抽泣起来,只不过这抽泣声大了些,听起来有些像驴叫!

    柏岩看了看朱敏敏的眼色,朱敏敏正站在一旁环抱着手臂盯着瑾月,摆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柏岩叹了口气,上前道:“瑾月,我已经请了你在京城的表哥来接你了,你很快就能与他们团聚,而我……你怨我也好,骂我也罢,我真的无法再接纳你。”

    既然已经作出了选择,柏岩也就做好了当坏人的准备。

    朱敏敏呆愣愣的看着柏岩,惊讶于他的直言不讳。

    瑾月也愣住了,她呆在那住,眼皮狂跳,有些颤抖的嘴唇也跟着眼皮的节奏翕动了几下。

    这个死子,把话的这么绝了,让她接下来怎么办?一哭二闹三上吊?她硬哭也哭不出来啊!

    “这……这个……”瑾月支支吾吾道:“我知道我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可我们……我们总是有感情基础的嘛,你多来看看我,我们多培养培养感情,也不是不行?现在接纳不了也不代表以后也接纳不了嘛……”

    “至于我那表哥……我脑子坏了也不大记得了………他是个什么人?”

    “你表哥是京都第一镖局的总镖头,你从与他一同长大,你原本是属意于他的!可你爹嫌他是个粗人,便将你带离了京都,送到了连州城。”

    起这一段,柏岩还是有些感概,当年他与作为官家姐的瑾月同在京都的金林书院山长家中为同窗,便逐渐与她熟悉了起来,瑾月喜欢她表哥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瑾月这么多年不愿嫁人也是念着她表哥,若非是后来瑾月的爹逼的急了,也不会来向他救助的吧。

    镖头?

    听到这两个字的瑾月眼睛一亮,眼前立马浮现出一个人高马大一身肌肉的彪悍男人形象,这正是她喜欢的类型!还是青梅竹马?

    瑾月不由得喜上心头,再看看面前这个一脸无趣又古板,还不怎么鸟她的书生,简直是越看越不顺眼。

    “那行吧!”瑾月难得的松了口:“一切等我这表哥来了再决定吧。”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