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田喜事:莲山书院有绯闻 第一百四十五章生病

时间:2018-08-10作者:一转晴

    与鞠玉伶分别后,鞠定坤一直都未真正的离开。

    他确定自己消失在鞠玉伶的视线里之后,便从大路的另一边绕了回来,躲在一间茶馆的二楼,盯着鞠玉伶与环二人。

    他总觉得,鞠玉伶在忽悠他。

    果不其然,鞠玉伶在与环了几句话后,便一同转身往回秦府的路走去,若不是心里有鬼,怎么会突然变了原定的计划。

    可他二人才转身走了不过一步,又蓦地转过身来,朝着街市走去。

    这又是个什么意思?

    鞠定坤有些看不懂了,只见两人手挽着手,在大街上走走停停,一会儿去看看布匹一会儿去看看首饰,一会儿又停在路边吃起了糖葫芦,这还真的是逛起街来了。

    鞠定坤不禁冷哼一声,也不知那个秦永是个什么人物,能将原先唯唯诺诺的鞠玉伶调教的如此精明,甚至可以是狡猾。

    见鞠玉伶与环的人影快消失在眼前,他赶紧追下了楼,躲在百米开外观察着二人。

    只不过他跟着二人去了南街去北街,逛了东街逛西街,却一直不见二人有异动,东西到时候买了满手。

    哼,看来今日是查不到什么了,鞠玉伶多半是有意装给他看的。

    简直是在耗他的时间!

    他转过身,快步朝鞠府的方向而去。

    似是有感应般,鞠玉伶回过头,见方才那道一直追踪二人的身影越走越远,这才放下心来。

    “回去吧环!”鞠玉伶捶了捶自己有些发酸的肩膀,趴在环肩上有气无力道:“出来转了一早上了,我都快累死了!”

    “可是……夫人……我瞧见大少爷还在看着我们呢!”环怯生生的看着远处那一道犀利如鹰的目光,本能的往鞠玉伶身后躲了躲。

    机智如鞠玉伶,她并没有回头:“我方才明明看到他走远了,他这是又折回来了么?”

    环装作若无其事的转过,声道:“看起来是!”

    鞠玉伶垂着眼皮叹了口气:“哎,看来我们俩还得多逛一会儿。”

    这个鞠定坤,还真是难对付的很!

    就这样,两人在街上一直逛到了正午时分,才饥肠辘辘的回了秦府。

    鞠定坤更可怕,他一路跟着二人,中途几次作势要离开,又折了回来,直到亲眼见着鞠玉伶与环进了秦府的大门,这才不甘心的离开。

    而靠着脚上这双三寸金莲走了一上午的鞠玉伶几乎累瘫了,她暗自在心里将鞠定坤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才觉得解气。

    不过,好像有哪里不对劲,她的头开始隐隐作痛,头痛欲裂,莫不是方才骂了自家祖宗遭报应了!

    想想就有些后怕,鞠玉伶又开始双手合十,在心中默默给自己骂过的祖宗一一道歉。

    不过,依然于事无补。

    该病的还是病了!

    这日夜里,鞠玉伶发起了高烧,不断的着胡话。

    “儿子,儿子,等妈妈攒够钱了,就能在大城市里付套首付,你就不用回我们这地方来了。”

    “李老头……呜呜呜……你这个没良心的……我跟你过了一辈子……你却丢下我一个人跑了……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儿子啊,你想妈妈了没,你在那边应该过的很好吧……”

    鞠玉伶时而面带笑容的温言细语,时而啜泣着低声埋怨,反反复复,像是两个不同的人在话。

    秦永吓坏了,他连夜找来连州城最有名的大夫,大夫们却都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给鞠玉伶开了一些安神的药。

    鞠玉伶依然时而温言细语,时而哭哭啼啼。

    “老爷,我觉得夫人此时需要的不是大夫,是道士!”环在旁悄声提了个醒,秦永恍然大悟,可不是么,她如今这幅模样,就与那中邪并无两样,搞不好还是鬼上身。

    秦永又连夜派人去城郊的白云观请来了道长,想为鞠玉伶驱驱邪。

    一听是县尹大人家里出了事儿,白云冠便齐刷刷的来了五名道长,有老的有的,在鞠玉伶房前鼓捣了一番,算是设好了神坛,紧接着,五名道长一字排开,口中念念有词,最年长的一位道长拿了一把剑出来,用剑利落的戳起了桌上的一张黄底红字的符纸,把这符纸挥了挥,大喊了一句谁也听不懂的咒语,然后把这道符纸送到红烛上点燃,烧了一大半之时,在猛的把符纸往桌上的一碗水上一放,飘着焦黑符纸的符水就做好了。

    环心翼翼的端着这碗符水往鞠玉伶房间走去,唯恐一个不心,便将这符水打翻。

    鞠玉伶此时烧得迷迷糊糊,见有人来,便含糊不清的嘟囔了几声“秦郎”。

    终于不再是什么儿子,老公,李老头了,环大喜过望,符水还来不及放下,便跑到门外对着秦永高声喊道:“老爷老爷,夫人喊你呢!”

    秦永眼皮突突的跳着,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反应了,他立即三步并作两步的往房间里赶去。

    当过环手上的那碗符水,亲自给鞠玉伶喂了起来。

    “来,伶儿!张嘴,啊……”

    秦永如哄孩子般轻言细语的哄着,鞠玉伶迷迷糊糊之间倒也挺吃这一套,转眼间就将这符水喝下了大半。

    只是这味道,怎么有些怪怪的?

    “难……难喝!”鞠玉伶挣扎道。

    “乖,这是药,喝完了伶儿就不难受了。”

    “里面有渣滓!苦苦的涩涩的,我不喝!”鞠玉伶闭着眼睛嘟囔道。

    “听话,喝完!”

    “不想喝!”发着高烧的鞠玉伶耍起了脾气,紧闭着嘴不愿意配合。

    秦永忽的没了声响,下一秒,鞠玉伶便感觉到一双温暖湿润的唇贴了过来,心的撬开她的唇,紧接着,一股热流鱼贯而入,从他的嘴流进她的嘴。

    不知不觉中,两人唇齿交缠间,鞠玉伶就把这碗符水喝完了。

    翌日。

    鞠玉伶一大早起来便出了满身的汗,烧退了!

    她一睁眼,便见着守在她身旁,一夜未合眼的秦永。

    眉开眼笑的喊了句:“秦郎!”

    见她不再胡话了,秦永这才松了一口气,命人送些打赏给那白云观的道长们,又搂着鞠玉伶腻歪了好一阵子,这才依依不舍的去了县衙。

    秦永一走,鞠玉伶便觉得肚子里一阵翻腾,隐隐发胀。

    就在她连续跑了三四趟茅厕之后,人几近虚脱。她忽然想起一事,蹲在茅坑上对着门外大嚷道:“昨天秦永到底喂我喝什么了?”

    环心翼翼的答道:“回夫人,是老爷昨日夜里,特地差人去白云观请的道长……”

    “简单!”鞠玉伶不耐烦的打断了环的话,听到道观,她忽的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回夫人,是符水。”

    “难怪!”鞠玉伶气急极,却又不好发作,想着等秦永回来后,好好收拾他一顿。

    但,又有点舍不得。

    罢了罢了,只要不是给她喂毒药就算了!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