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田喜事:莲山书院有绯闻 第一百四十六章转机

时间:2018-08-10作者:一转晴

    这一日,天气凉爽,万里无云,阳光笼罩在整个莲山书院上方,将人心中的阴郁也驱散不少。

    柏岩此时在山长书房里,拿着一本书来回踱步。

    这是他多年以来的一个习惯,每当他又想不明白的问题时,便会拿着书来回的走,走着走着,思路也就渐渐顺畅起来,书上的难解之处也就自然想通了。

    忽的从书院的那一方传来朗朗的读书声,既整齐又洪亮。

    柏岩不禁被这读书声吸引住,抬起头欣慰着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这似乎是从知勤斋传来的声音。作为山长,他自然是希望整个书院里所有的学生都能如此般朝气蓬勃,敏学好问。

    但作为他自己,他的心是牵挂着这读书的学生中里某一个的。

    自打上次两人单独在书院里呆了一晚上之后,两人都十分有默契的保持了距离。

    柏岩心知再有这样一次,自己绝对是把持不住的,便刻意减少了去探望朱敏敏的次数,即便是去探望,也是规规矩矩的坐在一块儿,会儿体己话,便老老实实的离开。

    朱敏敏是一心想把成绩赶上来,倒也不十分注意柏岩到底今日是来少了还是来多了。另外,上次知道了柏岩肚子疼的原因之后,她觉得两人还是……少接触为好。

    平日在书院里,两人偷偷地互看一眼,她便觉得十分满足了。

    一阵疾风吹来,将柏岩书桌上的宣纸尽数吹下,散落满地。

    柏岩慌忙着去关门,却见门外逸安老师拿着一封信朝他走来。

    “柏岩山长!”逸安朝着柏岩恭敬的一揖,额前掉下的两缕发丝轻轻抚过脸颊,抬头时,星眸微动,温润如玉。

    柏岩的心思不禁飘到了别处,若是朱敏敏见了逸安,会不会也觉得逸安潇洒俊逸,甚至赛过了自己。

    “山长?”逸安见柏岩似是有些失神,不明所以。

    “噢,嗯,逸安老师。”柏岩这才回过神来,抬起手回了逸安一揖。

    “山长,刚才我经过书院大门处时,那看门的人给了我一封信,是山下的人送来的。”逸安将手中的信递上前。

    柏岩接过来一看,上面写着几个歪歪扭扭的字,虽然有些奇怪,但大致也能看懂。

    上面写的是,柏岩亲启。

    柏岩对着逸安颔首道:“多谢了!”

    “山长客气了,没其他事的话,我就先回了。”逸安淡淡笑道,他一笑起来眉眼间顿时光华乍现,令人赏心悦目。

    “等等!”柏岩叫住了正欲转身的逸安。

    “嗯?”逸安顿在原地。

    “逸安老师来我莲山书院时太过匆忙,我倒是忘了关心你,逸安老师如此年轻有为,可曾寻得了良配?”

    逸安一愣,山长这是在夸他自己么?明明他二人之间相差不过半岁。

    “未曾寻得良配,只因为逸安心中有一人,而此人已经嫁作他人妇,所以,我在等她。”逸安淡淡一笑,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里,是隐藏不住的情深意重。

    等什么?等着人家和离?

    这都是些什么奇葩,柏岩一头黑线,他后悔了,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多这句嘴,如今却弄得自己下不来台,他既不能赞同,也不好反对,既不能表示祝福,也没有立场劝他。

    “原来如此……”柏岩支吾着,了句不痛不痒的话。

    “我还年轻!”逸安狡黠一笑:“倒是山长你,该考虑考虑自己了。”

    “是!”柏岩不假思索道。

    逸安诧异不已,都柏岩山长顾念亡妻,如今看来,他倒是已经想开了。

    逸安淡淡一笑,看着柏岩揶揄道:“看来不久之后,莲山书院就会有喜事了。”

    柏岩沉思了一番后,道“也许吧!也许很快,又或者要等到三年之后。”

    逸安被吓了一跳,他这是问出了什么?柏岩的意思是,他已经有了相好的吗?

    整理好又惊又喜情绪后,逸安上前朗声道:“那逸安就提前恭喜山长了。”

    柏岩淡淡笑了笑,对着逸安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逸安立即会意,在自己胸脯上拍了拍保证道:“放心吧,我会先保密的。”

    柏岩点点头,二人道别后,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柏岩回到书房后,这才记起,手上还有一封信。

    他将信封拆开,里面写着几行凌乱的字,虽字不难认,但他却怎么都读不通。

    是谁?是谁如此戏弄他?

    他翻到信的最后,落款上赫然写着三个排成一行的大字。

    “苏瑾月!”

    居然是瑾月写来的信,怪不得如此杂乱无章,柏岩不禁觉得好笑。不过,她会有什么事儿还得写信来呢,写了信来又让人看不懂。莫非是一封密信?

    柏岩在书房里拿着这两张信纸来回的踱起步来。

    也不是什么藏头诗,也找不出什么暗号之类的。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柏岩有些头疼。

    他的目光又重新回到苏瑾月那三个歪歪扭扭的字上。

    对了!

    既然她写的“苏瑾月”是从左至右排成一行,那她写的信不定也用的是这种格式。

    柏岩又翻到第一张纸,从左往右,一字一字逐行读来,果然能读通了。

    信上写着:

    “恭喜你,兄弟,你终于要摆脱我苏瑾月这个大累赘了。

    因为老娘我不跟你玩儿了,我要去追寻我自己的幸福了。我与落雁村的方大勇情投意合,我决定要跟着他过日子了。

    不过我也不是绝情的人,承蒙你的照顾,我才在连州城过了一段不用提心吊胆的日子,若是你还想来喝我的喜酒的话,我也欢迎,成亲的日子就在十月二十八,我相公找人算了,那是个好日子。

    对了,你若是要来,就把那个妮子也带上,那妮子虽然气了些,但心眼挺好的。既然我成全你俩了,你俩就好好过,也别把人家姑娘扮成的男人藏在书院里,心被别的男人盯上了。

    还有,连州城的那间屋的钥匙我藏在了门梁上的第二道裂缝里,你最好快点回去拿。”

    信的末尾,瑾月又详细描述了她与方大勇家的具体位置和开席时间,字里行间都透露着盼望柏岩与朱敏敏来喝喜酒的心意。

    看完信,柏岩长舒了一口气,他背手走到书房的窗户边,看着来来回回的白云发着呆,嘴角逐渐上扬。

    压在心头的巨石终于落地了!

    到了晚上,夜深人静时,他迫不及待的将这封信交给朱敏敏过目,朱敏敏见了信,也是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即是为自己庆幸亦是为瑾月感到高兴,这一切顺利的让人不可置信,她坐在柏岩身边反复确认道:“瑾月的事?真的就这样解决了?”

    “嗯!”柏岩看着朱敏敏,宠溺的点了点头,他二人之间大概隔了一个指头的距离。

    “如此来,就是上天也在帮我们啰!”朱敏敏开心的拿起信看了又看。

    “非也,这事估计得感谢县尹夫人!”

    “你是,是玉伶表妹从中牵得线?”朱敏敏立刻反应过来。

    “应该是,我曾经下山拜会过县尹夫人,请她帮了我这个忙!”接着,柏岩把瑾月表哥写来的信以及那日他与鞠玉伶的谈话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朱敏敏。

    朱敏敏瞪着眼佯装生气道:“你怎么不早?”

    柏岩开怀一笑“你现在不就知道了吗!而且事情已经解决了。”

    朱敏敏作势拿粉拳锤了柏岩两下,锤的柏岩心里直痒痒,他急忙拉住朱敏敏的手,可她的手细腻滑嫩,这触感身体的某处又有了抬头的趋势。

    柏岩脸色大变,那样难受的闷痛他不想再试一次,他蓦地放开朱敏敏的手,站起来,吞了口口水道:“我,我先走了!”

    朱敏敏的眼睛自然的滑向了柏岩的腹以下,只可惜那里被这一身青袍遮住了,她什么都看不见。

    “那个……你……你又有反应了?”朱敏敏心翼翼的问道,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看着柏岩。

    “唔!”柏岩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声。

    想起大夫过的,会引发精气亏损,不免也有些担心,她将柏岩往外推了推:“那,那你快走吧!”

    “那你早点休息!”

    朱敏敏点点头。

    柏岩推开门,一股凉风从袖口领口鱼贯而入,人瞬间冷静了许多。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