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王妃医手遮天 0024.输不起?

时间:2018-08-10作者:梓同

    秦如歌没再说什么,着手将手术刀等用烈酒消毒,又在地上撒了一层石灰粉杀菌。

    古时条件简陋,自然就不比得后世,石灰粉杀菌乃是唯一的办法。

    接着,她让白如霜躺在(床chuang)榻上,摸出蒙汗药和麻药。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在用药前,白如霜轻声问道。

    秦如歌手上的动作一顿,莞尔笑了一声才回道:“名字不过是个称呼,知道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眼下你只要放宽心就好。不过说起来也巧了,我的名字和你的名字,竟有一个字相同。”

    倒不是她不想告诉她自己的名字,而是这个时候,还不能让过多的人知道她秦如歌乃是丞相秦彧的二女儿!

    否则,后面的戏就没法再演下去了。

    白如霜见她不肯说,也就识趣的闭上眼睛没再追问,只是神色凄然了几分。

    其实想想问她名字也是傻,她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下去,问了又有什么意思呢?

    秦如歌见她这样,心知她又胡思乱想了,“或许有一天,我会需要你的帮助呢,如果你想报答我的话,就好好的活下去,别再做傻事了。”

    白如霜也不知道她是为了宽慰自己还是什么,点点头应道:“如果能活,我定会好好的活下去。”

    这时掌柜夫人端了水进来,秦如歌让她将水搁在凳子上,净了手,对白如霜用了药。

    那药便是之前药粮仓那些壮汉的药,白如霜几乎立即便没了意识。

    秦如歌戴上特制的天蚕手(套tao),在她凸起的小腹上按压了一阵,找到最合适的切点后,握起手术刀,果断的一刀横切下去。

    力道不轻不重,刚刚好。

    剖腹,切除病原体,取出……

    动作熟稔又利落。

    “啊!”

    掌柜夫人原本倒是个胆大的,但在看到她从白如霜的腹部取出半个面盆大小血淋淋的(肉rou)球时,终是忍不住叫了一声便晕厥了过去。

    秦如歌也顾不上她,看了她一眼,将那形似婴儿的(肉rou)球放进一旁的空木盆中,便继续手上的动作。

    那专注的神(情qing),看上去格外的神圣。

    清除积血,清洗创口,缝合,上药,包扎,不过半个时辰,便完美的结束。

    一切比秦如歌预料的还要顺利。

    “搞定!”

    看着自己的杰作,秦如歌的唇边不由得勾勒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收拾好东西,穿上外衫,踹了两脚将掌柜夫人弄醒,嘱咐她几句后,背负着手走了出去。

    南郡王府的人、白家的人和那位王太医以及一些好事者不知何时已经候在天井里。

    原本还算宽敞的天井,显得格外的拥挤。

    见了秦如歌出来,原本神(情qing)悲怆的白母立即急匆匆的迎了上去,“少侠,我女儿她……”

    “白夫人放心,一切很顺利,呆会我开个方子,只要按着方子好好休养两个月,便无大碍了。不过暂时不宜搬动,不如就让她在这药房里休养吧。”

    白母喜极而泣,当即双手合十,嘴里念叨着感谢各路菩萨。

    白父亦是老泪纵横,上前握着白夫人的手道:“夫人,你最该感谢的难道不是这位少侠吗?”

    “对对对,感谢少侠救了我女儿一命……”

    “亲家公亲家母,肚腹被切开还能活这种事,历来闻所未闻,你们听她空口白话说两句,便将人当菩萨似的膜拜,莫不是老糊涂了?”

    南郡王妃拿腔拿调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令白氏夫妇面色尤为不好看。

    白子钦气不过他们将妹妹((逼))到这步田地还这般说他的爹娘,转头瞪着南郡王妃想要说话,偏生那王太医极为赞同南郡王妃的话,赶在他前面道:“王妃说得极是,老夫自幼学医,二十来岁便考进太医院,这样的事当真是见所未见!莫不是悄悄将她肚里的孩子处理了,偏说是生了病吧?”

    “有道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老匹夫你自己不行还一个劲的毁人家的清白,简直有损医德!不过呢,打脸这种事,本公子最喜欢干了。”秦如歌抱着双臂一派闲适,说出的话直来直去都不带拐弯的,连打脸这种话也说得理直气壮得很。

    王太医听她指责自己无医德,顿时又被狠狠的气了一通,“你……”

    不过才出口一个字,秦如歌便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既然你们要拿自己的无知刷存在感,本公子若是不如你们的愿,岂不是说不过去?掌柜夫人,劳烦你将那木盆端出来。”

    收了人的钱财,自然就得为人办事。

    掌柜夫人虽然瞅着那盆里的东西恶心得紧,还是强忍着不适,依着秦如歌的要求,将木盆端到了天井里,搁在秦如歌面前的地上。

    从头到尾,她的头瞥向一边,半点也不敢看盆里。

    “这是什么东西?好恶心!呕!”南郡王妃伸长脖子看了一眼,便开始打干哕。

    有胆大的上前瞅了瞅,也忍不住一阵恶心。

    便是白父白母和白如霜的大哥,亦是一脸的不适。

    在场的人,唯有秦如歌神色如常,似是见惯了这类东西,云淡风轻道:“这便是从白姐姐腹内取出的东西,叫做畸胎瘤,是人体内幼稚生殖细胞发生变异形成的一种肿瘤,多发生在女(性xing)的卵巢里,男人的内也有可能发生。”

    畸胎瘤99都是良(性xing),但也不排除有恶(性xing)的可能,所以之前她才会一再夸大事实,并强调若是出了意外,自己不得负责。

    帮人惹得自己一(身shen)(骚sao)这种事,她是不会做的!

    “这……这分明就是个畸形的婴儿!”

    王太医不懂畸胎瘤是什么,她口中的一些名词也不懂,但很显然,这个东西一端出来,就证明他的确是把错脉了!

    但是,他怎么会承认?

    “没错,这东西分为两坨,大的是(身shen)体,小的那坨瞧着就是婴儿的头颅!”南郡王妃亦道。

    秦如歌白她一眼,讥讽的道:“事到如今你们还要狡辩,看来你们还真是不((逼))死人不罢休呢!”

    说着又转向王太医,眼中尽是鄙夷跟不屑,“老匹夫,敢问你,五个月的婴儿有这样大吗?这位王妃娘娘无知倒也罢了,你此时倒打一耙,莫不是输不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