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王妃医手遮天 0033.查!给劳资去查!

时间:2018-08-10作者:梓同

    虽说从来都没有过希望,也谈不上失望。

    甚至她之前也猜到这对狗男女会这样做,但是听着他们在这样的(情qing)况下才想起“她”来,秦如歌的心中还是有些不舒服。

    卢氏除了间接害死原主外,跟原主没有任何(情qing)分,这就别说了。

    抛开秦彧这些年对原主不闻不问也不谈,他作为原主的亲爹,为了另外的女儿将她推出去“送死”,这样的渣爹,让她如何能对他有丝毫好感?

    “可这些年咱们没管过她,也不知道长成什么样子了?”高兴过后,秦彧才想起自己这么多年竟然不曾关心过那个女儿,心中有些担忧起来。

    “老爷,江氏容颜绝色,你也是俊逸无双,你们生下的孩子,又怎么会差?”如今那丫头是卢氏一双女儿的救命稻草,她担心秦彧反悔,恨不得将好话都往秦如歌(身shen)上堆。

    秦彧想想也是,但想到另一件事,内心又有些恐惧起来,“她八字与我相克,我……”

    卢氏生怕他因为这个原因退缩,忙打断他的话道:“老爷,这事不是咱们想的这般便罢,到时候随便找个人把她嫁了即可。但如果定下来,也不过是几个月的事,这段时间只要你避着她,就不会有事的。

    若然你实在放心不下,妾(身shen)去皇觉寺为你求道平安符带在(身shen)上,凭她再硬的命,也能给她压制住。

    另外,老爷你想过没有,她跟陵王两个都背负着刑克之名,说不定正好能趋利避害,成就一段旷世奇缘呢!”

    那臭丫头克父的事,不过是她买通术士,驱赶她出丞相府的说辞罢了。

    倒是她家老爷那会子重病畏死,半点也不曾怀疑。

    所以,她可不能容这个原因坏事。

    那丫头不被克死,必定会因为她的成全,对她感恩戴德,她这个嫡母也能跟着沾光;若然被克死,不过就一副薄棺了事。相信皇上也不好在左相府死了一个姑娘后,再将她的女儿指给陵王!

    秦彧听到卢氏最后的话,眼睛都亮了。

    这些年他不是没想着和荣王府以及陵王打好关系,奈何人家乃是百年名门,门楣高得很,根本就瞧不上他这个丞相,朝堂上荣王见到他,也就限于点头示意而已。

    至于陵王,时常冷着一张脸,跟谁欠了他几百万银子似的。

    不过得皇上赐婚,那丫头的命再大一点,那可就是天大的好事。

    他平步青云,二十七岁就得皇上赏识做了丞相,再往上也就是跟荣王府一般,被敕封异姓王。

    可现下虽说不是太平盛世,却也没有大的跳板让他提升,再加上他乃一介文臣,要封王谈何容易?

    他也就不肖想了。

    惟愿巴上荣王府跟陵王,坐稳陵王岳丈的宝座,那些自他坐上丞相之位便(欲yu)将他拉下马的对手,也得三思而后行。

    纵然陵王瞧着有些不喜他,但他是他岳父这层关系,怎么都抹不去。

    只是这些年他不曾管过那丫头,她的心肯定不会向着他,这让他有些懊恼。

    不过没多时,他皱在一起的眉毛便舒展开来。

    这门婚事对那丫头来说,乃是天大的好事。

    如果她不傻,就应该知道家族对于一个新嫁娘的重要(性xing),更何况对方还是百年名门?

    再说他还不信了,自己一个在官场上摸爬打滚二十年的老油子,还能治不了一个乡下别庄长大的小丫头?

    秦彧半天没应声,卢氏也没去打扰他。

    近二十年夫妻,她早便能从他变幻的神(情qing)跟眼神,揣度他的内心。

    她敢肯定,这事成了。

    果然,思定后,秦彧强抑住内心的喜悦道:“也好,你明儿便安排人去将她接回来,趁还有时间,让人好好教教她规矩。”末了还不忘叮嘱,“去求平安符的事,也别忘了,一定请虚妄大师开光。”

    屋顶上,秦如歌大约也能猜度出秦彧几分心思,眼中讥讽的意味毫不掩饰。

    麻三一家在的时候,丞相府每年得了麻三的信,还会派人往别院送些从霍都带去的吃食和不多的银钱。

    不过那些人显然是卢氏的人,看她被麻三一家欺负得惨了,还笑嘻嘻的夸他们做得很好。

    她杀了麻三一家的头一年,还担心丞相府派人去,发现他们死了,不好交代。

    但她的担心分明就是多余的,之后的几年,也许是没有收到麻三的信,丞相府根本就跟忘了她这个人似的。

    就这样,还想她为他打关系谋利益……

    没睡醒勒吧?

    得了秦彧的首肯,卢氏一张脸笑得像朵花似的,“老爷放心,妾(身shen)明(日ri)便派萧嬷嬷去接那丫头回来,至于平安符,妾(身shen)亲自去一趟皇觉寺才更显诚意不是?到时……”

    “老爷,夫人,不好了!”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道老迈焦急的声音。

    “邹管家,你在丞相府也有二三十年了,怎么如此不成体统?”秦彧不满的呵斥道。

    邹管家隔着门,声音中的焦急不减,“老爷,老奴是什么的人你还不了解吗?实在是事(情qing)紧急,老奴不敢耽搁。”

    “什么事?”

    “老奴刚刚接到传书,咱们在大玉山粮仓,被人洗劫一空。”

    秦彧猛地坐起来,脸色分外难看,“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卢氏跟着坐了起来,一张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

    邹管家惶惑的道:“七天前。”

    秦彧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趿拉着鞋子打开门,怒视门外战战兢兢的邹管家道:“且不说那个地方十分隐秘,那可是十一万石粮食,就算是一百辆马车也要搬上好些时间,怎么可能在短短几天便被洗劫一空?守粮食的人可是老子花高价请来的打手,他们当时在做什么?”

    十一万石粮食,单是本钱都花了他十几万两银子,转卖出去,利润翻一倍都不止!

    他正准备再过几天就将大玉山的粮仓运往各地卖掉,可特么现在居然告诉他,没了……

    偏偏这事还不能声张,否则皇上得知,非得扒他一层皮不可!

    啊啊啊!

    气死他了!

    “那些人醒来的时候,在后山的山坳里。让人惶恐的是,洗劫粮食的人半点也没留下线索,粮仓里也没有留下脚印。他们怀疑是……”

    “少特么给老子扯那些无稽之谈!”

    秦彧显然知道他想说什么鬼神,气急败坏的打断他的话道:“指不定是那些个混蛋监守自盗,否则怎么解释这么短的时候搬空老子的粮仓?!查,给老子去查,查不出来老子定连同他们的家人,一起活埋了!东南那边的粮仓已经倒卖得差不多了,你现在就派人去看看西南那边的粮食可还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