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王妃医手遮天 0040.纵容(2000字)

时间:2018-08-10作者:梓同

    这声音……

    怎么有些熟悉?

    秦如歌缓缓回头,便看见一个穿着绣了夸张牡丹红袍的半大男孩跟团火似的,站在醉月楼的门外。

    他面如冠玉唇红齿白,长得当真是好看,但那高傲得不可一世,恨不能以鼻孔看人的样子,完全让人喜欢不起来。

    他乃是秦彧跟卢氏所生的宝贝疙瘩,她同父异母的小弟,秦文浩。和秦含烟乃是一对龙凤胎,二人出生时间相差不足半个时辰。

    在秦文浩的(身shen)后,跟着一高一矮两名女子,(身shen)材高挑的着稳重的青衫,(身shen)材纤细的着(娇jiao)嫩的黄衫。

    她们头上都戴着白色的帷帽,让人不能窥其真颜,与秦文浩一起,犹如行走的三原色。

    不过就算她们蒙得再严实,她也能从(身shen)形上认出她们正是秦彧和卢静娴所生的一双女儿——

    青衫那位是秦如烟,黄衫那位则是秦含烟!

    只是说到孩子,就不得不说说秦家的崛起史秦彧的晋升史和卢氏的攀爬史,以及她那便宜老娘江婉仪跟秦彧的(情qing)史。

    在秦彧之前,秦家出过最大的官也就是五品知府,地位在京中只能算是最下等。

    而秦彧之所以有今(日ri),多半也是她外公江渊和老娘江婉仪的功劳,再有就得益于他善弄权术了。

    说起来,秦彧自己也是有些本事的。

    至少南靖国史上最年轻的状元(身shen)份,就能为他镀金不少。

    他十七岁高中状元,乃是当时京中的一段佳话。

    但秦家在京中并无什么门路,到头来也只有外放的份。

    秦彧纵然心有不甘,也莫可奈何,再加上他外放的地方乃是太平之地,是以在任上也没能有什么大作为。

    三年任期一满,也只有厚着脸皮回京述职。

    在那段时间,他认识了江婉仪,二人一见钟(情qing)。

    秦如歌觉得,秦彧是有意识的接近还是真的对江婉仪一见钟(情qing),就有待考究了。

    毕竟在后来江家出事后,他可是立马就与江家撇清关系。

    当然,那个时候他也只是才坐上丞相宝座不久,想要对皇上表忠心也是有的。

    可将江婉仪降为侍妾,就有些过河拆桥之嫌了。

    ……

    坠入(情qing)网的江婉仪非君不嫁,秦彧亦表现出非卿不娶。

    江渊见秦彧聪明上进有眼力价,对自己的宝贝女儿又格外的细心周到,于是便接受了他。

    不过通过后来秦彧如坐火箭般的上升进度来看,这所谓的眼力价,不过是善于溜须拍马和汲汲营营罢了。

    这个度如果把握得好,自然是能蒙蔽人眼。

    显然,秦彧就做得很好,她外公不就被蒙蔽了吗?

    三个月后,二人便成了亲。

    放在现在,那就是闪婚了。

    江渊乃是当朝太傅,虽说没有实权,但他德高望重门生众多,又有太子太傅这个(身shen)份在,想要谋些私利,还是可以的。

    秦彧作为他的女婿,又舍不得女儿跟着女婿外放吃苦,怎么可能不帮?

    正好当时霍都知府因贪污落马,江渊便借助关系,将他留在了京中。

    虽说五品知府在京中不是多大的官,但是贵在是在天子脚下,只要稍有成绩,再借助关系禀到皇上那,机会就来了。

    秦彧自然知道这层道理,那之后,他当真是豁出去,作为一名文官,竟是亲自带兵清剿了霍都方圆百里内的匪患,又亲下抗洪前线,很是干了好几件实事,将个京城霍都治理得井井有条。

    当然,回报他的更多。

    那几年,他可谓是仕途顺畅,节节攀升,再加上江渊从中助力,二十七八岁便官至丞相,成为南靖国建立以来最年轻的丞相。

    仕途是顺畅了,后院却是不甚如意——

    他与江婉仪成亲两年来,都不曾怀上孩子。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秦彧表示不急,江婉仪却越发的愧疚。

    于是主动为他物色了秦彧当时手下参将卢耀庭的庶女卢静娴为妾。

    当然,如今的卢耀庭因为卢氏的关系,在秦彧的帮助下,已经官拜三品御史中丞。

    闲话不说。

    卢氏进门两个月便怀了(身shen)孕,初为人父,秦彧自然高兴异常。

    卢氏怀孕,那就不是秦彧的问题了。

    即便是这样的(情qing)况下,秦彧还是对江婉仪疼(爱ai)有加,并没有因为卢氏有孕而疏离她,这让江婉仪感动不已,也愈发愧疚,竟是以卢氏有孕需要关心呵护为由,时常将秦彧推到卢氏(身shen)边。

    不过也是巧了,三个月后,江婉仪也被诊断出有了(身shen)孕。

    但卢氏生下秦如烟半年后,就再次怀上秦含烟和秦文浩,江婉仪却是再无所出。

    而秦彧在当时卢氏和江婉仪都怀孕的(情qing)况下,由秦老夫人做主,又纳了两房妾室,阮氏和兰氏。

    阮氏在卢氏的龙凤胎出生后的第二年,生下了秦紫烟。

    兰氏则在秦紫烟出生后的第二年,生下了秦绯烟。

    也就是说,秦彧的五个女儿,除了秦如歌和秦如烟年龄相差两个月外,其他几个都是相差一岁左右。

    至于秦彧的第二儿子秦文宇,则是在秦如歌被赶到乡下的第二年,由兰氏生下来的。

    秦文宇的(身shen)子并不好,生下来就体弱多病,一年到头药不离口,也是个苦命的。

    之所以说他是苦命的,秦如歌怀疑兰氏在怀他的时候,被人动了手脚。

    至于那个人是谁……

    呵呵,反正不会是她娘江婉仪就是了。

    娘家遭受打击,江婉仪俨然如蔫了的茄子一样,后女儿被送到乡下别院后,瞬间对秦彧这个曾经心心念念的男人心灰意冷。

    任凭卢氏暗里怎样欺负,连给秦老夫人请安的事也不予理会,只在她那破旧的院子里潜心礼佛,为被气死的老娘超度,为活着的孩子、父亲和亲人祈福……

    ……

    “看什么看?小爷也是你看的?信不信小爷将你的眼珠子挖出来?”秦如歌正游走在自己的思绪里,秦文浩再次嚣张的道:“瞧瞧你那穷酸样,是能用得起包厢的人吗?”

    “……!”

    秦如歌分外诧异,这样嚣张跋扈的秦文浩,秦彧跟卢氏知道吗?

    再看秦如烟跟秦含烟姐妹,竟也没有管他的意思,她也是感到醉醉的。

    他们这样纵容他,真的好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