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王妃医手遮天 0043.尸体

时间:2018-08-10作者:梓同

    秦如歌没想到那隐藏起来的第三拨人,竟然是来帮她的。

    她的视线缓缓从地上那些一击毙命的尸体,移到正拿着一张黑布巾擦拭着剑(身shen)血迹的高大黑衣蒙面男子。

    即便蒙着脸,但一秒便认定,这是一个她不曾见过的男人。

    不过这(身shen)手和果断以及他(身shen)上的气质,让她想到了即墨非离(身shen)边的阿莫。

    且不得不说,那些世家豢养的暗卫,跟阿莫以及眼前这个人,真的不是一个档次。

    “你是太子(殿dian)下的人。”秦如歌道。

    她格外肯定的话,让黑衣男子明显一怔。

    既然被识破,也就没有隐瞒的必要,男子收剑入鞘,对秦如歌抱拳道:“在下阿索,奉太子(殿dian)下之令,护卫小公子安危。”

    秦如歌心中了然。

    现下她对即墨非离来说,就是希望,令他站起来的唯一希望,自然容不得她有丝毫的意外。

    在发现即墨非离的腿被人使了(阴yin)招的时候,她便清楚,他的腿受伤也可能并非是意外。

    能够给堂堂太子造成意外的人,用脚指头想都很不一般。

    一旦她给太子治腿的事传出去,那个让意外发生的人,势必用尽手段也不会让她继续下去。

    不让她继续下去最直接的办法就是——

    杀、了、她!

    当然,在一开始选择接近即墨非离的时候,她就想到了这一层。

    她从来不会做没把握的事,她只要保证在治好即墨非离之前,不被对方洞悉就好。

    不过就算被知道也无所谓,以她的(身shen)手跟轻功,自保是完全没问题的。

    至于即墨非离……

    他居然派了阿索这样一个厉害人物来保护她,说明他(身shen)边不乏高手,想来保护他的安危还是绰绰有余的。

    再说不是还有阿莫吗?

    虽然他别扭一点、欠揍一点,实力还是很不错的,再加上对即墨非离十分忠心,便是豁出(性xing)命,也不会让他出事的。

    收回思绪,秦如歌望着阿索暗戳戳的想,有这样一个实力非凡的免费保镖保护自己,她还是乐见其成的。

    “这里你收拾一下吧,明儿见。”

    秦如歌撂下这话,便施展轻功跳出了死巷里。

    “……”

    阿索一脸的懵((逼)),他就这样走了?

    昨儿他得到主子的命令,便跟上他,岂料他跟了没多久,便跟丢了。

    是以,今儿他从尚品古玩店出来后,就分外小心的跟上他,想着一定不能再让他发现了。

    岂料,那左相府的公子心(胸xiong)竟是狭隘至此,竟(欲yu)杀了他……

    太子(殿dian)下还得靠他站起来呢,他怎么容许他有意外?

    这种(情qing)况,自然是毫不迟疑的现(身shen)。

    他想着,只要说明他是受命来保护他的,他应该等着他吧?

    然而……

    阿索很快便回过神来,摸出一枚信号弹(射she)向空中,便跟着跳出巷子。

    只不过,哪里还有秦如歌的影子?

    只得回到巷子里,等到手下的人前来,处理那几具尸体。

    看着尸体,他的眼神半眯,凌厉中透着几分冷意。

    既然左相府的人敢对太子保护的人动手,那就别怪他手法极端了!

    ……

    暗处,乌九好半天才从太子竟然派人保护那小子的认知中回过神,心中务必震惊。

    以至于发现秦如歌已经不在巷子里,也没有那么沮丧了。

    不过他想着秦如歌既然跟太子走得近,也就没有着急去追,他只要让人盯着阿索就好了。

    在他看来,阿索比起秦如歌那个比泥鳅还要滑不留手的家伙,好跟踪多了。

    事实证明,他的想法是对的。

    等他发信号弹让人来替换自己跟踪阿索后,便回了陵王府。

    陵王的回信已经收到,信中让他盯紧太子的人,还列举了几个太子暗中的产业。

    ……

    秦文浩姐弟几人在醉月楼的包间用了膳,又让小二上了茶。

    在凉爽的包间里惬意的喝着茶等了近半个时辰,也没见暗卫回来,他们也没想过派出去的人已经死了。只以为青天白(日ri)的,他们也不好现(身shen),便起(身shen)离开了醉月楼。

    秦文浩让马车夫绕到一处僻静(阴yin)凉的地方停下来,掀开帘子朝外唤道:“来人!”

    他们姐弟三人都没有功夫,也不能感知到他们在什么地方。

    但暗卫的职责就是护卫他们的安危,一般来说,他们就近隐藏在暗处,时刻关注着他们的动向,一遇到危险,第一时间就冲出来。

    然而,秦文浩接连唤了几声,并无人应声。

    等了半刻,依旧没人来,几人这才意识到不对劲了。

    “大姐,难道那小子是个功夫高手,爹娘给咱们的暗卫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秦文浩心里有些发怵的问。

    培养一个暗卫不容易,须得花大量的物力和财力,他是男孩子,爹娘多派了一个给他,两个姐姐就一个暗卫罢了,府中其他弟妹,都是没有的。

    四个暗卫,一个都没回来,好可怕!

    如果那小子功夫极好,又得知是他让人去杀他,下次再见时,他会不会杀了他?

    秦如烟取下头上的帷帽,露出一张姿容绝色的脸,“小弟不用担心,说不定他们以为咱们回府,自己先回去了。”

    话是这样说,她心里却是没底。

    暗卫最是讲究纪律(性xing),断然不可能做出丢下主人自己离开的事(情qing)。

    他们……

    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秦如烟越想越害怕,当即催促车夫回到大道上。

    她不相信,那小子会张狂到在大道上对左相府的马车动手!

    马车匆匆回到左相府。

    姐弟几人刚进府便被府中诡异的气氛给闹得心中惶惶。

    秦如烟唤住一个小厮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回大小姐,就在刚刚,侍候少爷的得福发现少爷的(床chuang)上,躺着四具尸体,他吓得直嚷嚷,这才搞得府中人心惶惶,老爷和夫人以及老夫人已经过去了。”

    “大、大姐……”

    听闻四具尸体,还躺在他的(床chuang)上,秦文浩害怕得浑(身shen)发抖,紧紧揪住秦如烟的袖子,声音都跟着发颤。

    秦如烟强自镇定的稳住心神,安抚的拍拍秦文浩抓住自己的手道:“小弟,说不定是巧合,咱们过去瞧瞧再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