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王妃医手遮天 0044.亏她欠她的要回来;欺她负她的还回去

时间:2018-08-10作者:梓同

    这话不过是她自我安慰罢了。

    若然是巧合,怎么正好是四具尸体?又怎会弄到小弟的(床chuang)上?

    秦文浩死死拽着秦如烟没敢动,“大姐,想到我的(床chuang)上有几具尸体,我这心里就瘆得慌,还是不去了吧,咱们去娘的院子等着,让爹娘给我换个院子住。”

    “胆小鬼!”

    秦含烟点了点秦文浩的额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当初爹爹让你习武,你却是吃不了那个苦,现在倒是怕了?不过就是几具尸体罢了,有什么好怕的?咱们走!”

    秦含烟比秦文浩也就大量不足半个时辰,被她这样看轻,他纵然心中不服气,可也确实极害怕。但作为男孩子,却不好意思再说出害怕的话来,便壮着胆子跟着秦如烟秦含烟到了他的院子麒麟阁。

    麒麟出没处,必有祥瑞出。也用以比喻才能杰出、德才兼备。

    一个院子的名字,便能看出秦彧对秦文浩是报以厚望的。

    此时麒麟阁的院子西边的大榕树下,躺着几具黑衣蒙面的尸体,(胸xiong)口无一例外的受到创击,一击毙命。

    他们莫不是双眼圆睁,可谓死不瞑目。

    如此几具尸体,跟布置得精雅别致的院子,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左相府还从来没见过这种阵仗,三姐弟到来的时候,秦彧正走向那几具尸体,而卢氏和秦老夫人则在嬷嬷侍婢的陪同下,战战兢兢的躲在另一边的花树下,一副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

    秦彧虽说是个文官,在做霍都知府的时候,亲自带人剿过匪,比这个更血腥的场面都是见过,也就觉得没有什么好畏惧的。

    听到三姐弟的脚步声,他回头看了眼,便在尸体跟前蹲了下来,伸手取了就近尸体蒙面的布巾。

    待看见乃是他派给秦如烟的暗卫时,眉头瞬间便皱成一个“川”字。

    “啊!”

    秦文浩乍然看见那脸,吓得一声惨叫,转(身shen)就扑进秦如烟的怀里,浑(身shen)忍不住哆嗦着,“大姐,是他们!是他们!他们都死了!死了……”

    秦老夫人见了,心疼得要命,也不顾自己心里其实也害怕极了,连忙走向秦文浩,将他从秦如烟的怀里扯出来揽进自己怀里,“哎哟,祖母的乖宝喂,不过就是几个死人,没事,没事啊。”

    卢氏也上前安慰了一番,跟着老夫人紧忙将秦文浩带离麒麟阁,院子里才安静下来。

    秦如烟心知父亲有话要问,跟秦含烟便没有走。

    在秦文浩喊出那话的时候,秦彧已经将四具尸体蒙面的布巾都扯了下来,等自己的老娘等人一走,才看向秦如烟二人问道:“如烟,含烟,你们出去一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派给你们的暗卫都死了?”

    “父亲,事(情qing)是这样的。”

    秦含烟赶在秦如烟之前,将晌午的事(情qing)一一道来,听得秦彧眉间的“川”字更深了。

    望着那几具尸体,秦如烟亦是若有所思的样子。

    左相府的守备森严,能够带着几具尸体在府中穿梭,那绝不是一个人能办到的事!

    那么,只有两个解释能解释通——

    一,那少年的(身shen)份不一般!

    可是,京中的权贵子弟,她几乎都识得,那个小子,她却是半点印象也没有。

    难道他是别国人?

    二,这事和那小子没关系,而是中途发生什么事,遭遇了厉害的人。

    然而这也说不通,如果是这样,他们将人杀了也就杀了,没必要辛辛苦苦将尸体搬回左相府,还故意丢到小弟的(床chuang)上。

    难到是小弟在外得罪了某位权贵,被人暗中报复!

    秦如烟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将自己的想法跟秦彧这样一说,后者立即下令,(禁jin)足秦文浩半个月。

    秦如烟:“……”

    秦含烟:“……”

    二人相视一眼,眼中颇有些无奈。

    小弟在府中是一刻也呆不住,若是知道被(禁jin)足,不定怎么闹呢。

    ……

    秦如歌并不知道阿索将暗卫的尸体丢进左相府的事,翌(日ri)再去为即墨非离扎了针后,便甩开跟着的两条尾巴,赶在卢氏跟前的萧嬷嬷到达别庄之前,回了别庄。

    为避免被萧嬷嬷察觉异样,秦如歌特意绕到小路,将跟了自己四年的追风马放到林子里,这才往别庄走去。

    因为多年来左相府的人对别庄不闻不问,庄子里的建筑有些残旧,屋顶的瓦片上都布满了青苔。

    修葺一个别庄,对秦如歌来说,完全不是事,即便是盖一座城堡都只是小问题,但如果左相府的人什么时候抽风跑来,就有些不能自圆其说了。

    她可不想秦彧那个人渣享用她辛苦赚来的财富!

    “小姐。”

    刚走到别庄院外的坝子,一个十六七岁的绿衣女子笑吟吟的迎了出来,“我隐约听到了追风的声音,猜想应该是你到了。”

    “你的耳朵倒是灵。”

    秦如歌将(身shen)上的小包袱往绿衫女子(身shen)上一扔道:“桑橘,你家小姐我骑了六七个时辰的马,真是又累又渴,快给我泡壶茶来。”

    此桑橘,并非彼桑橘。

    当年可怜的丫头桑橘因为原主的原因被麻三夫妻弄死,为了应付左相府随时可能来人,她未雨绸缪,将自己培养丫头取了“桑橘”的名字以替代那个枉死的丫头留在这里,随时应付左相府来人。

    只不过……

    她到底是将秦彧往好了方面想了!

    近八年时间,别说想起原主这个女儿,便是派个下人来探望一下也没有过,完全是任其自生自灭!

    后来她倒是得知她那娘亲江婉仪头几年倒是时常给她送东西来着,不过因着卢氏掌管中匮,一次也没能送到她手上。

    想也是那女人从中搞鬼。

    不过现下好了,等到她名正言顺的回了左相府,她定要将亏她欠她的全都要回来;欺她负她的全都还回去!

    桑橘稳稳接住包袱道:“早便泡好了,你最(爱ai)的大邑囯的明前(春chun)芽,这会子不凉不烫,温度刚刚好。”

    二人快步步进堂屋,秦如歌一手拎着茶壶,一手握着茶杯,豪迈的将满满一壶水饮尽了,才心满意足的在一旁的圈椅上来了个葛优瘫。

    懒懒的扫了屋内一眼,她的视线才落在一旁笑吟吟的桑橘脸上,往事顿时浮于脑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