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王妃医手遮天 0047.算计

时间:2018-08-10作者:梓同

    “……”

    萧嬷嬷张张嘴(欲yu)说什么,秦如歌像是没看见似的继续道:“本小姐再不济,那也是左相府的小姐!你一个奴才凭什么打本小姐?还有,你可别把你那丞相夫人搬出来,这么多年把本小姐丢在这里自生自灭,她又有什么资格管本小姐?

    也别拿你那些规矩来约束本小姐,本小姐粗生粗养长大,可不懂什么是规矩!嗯,跟规矩相比,怎样让自己活下来,才是重中之重。”

    萧嬷嬷总算是明白了,这丫就是个刺儿头,城里那一(套tao)在这小((贱jian)jian)人跟前根本就说不通。

    来的时候,夫人明里暗里让她好好打压她一下没错,但她担心这会子把她((逼))急了,到时不跟她回去,那就是她办事不力,夫人再看重她,也不会为了自己的宝贝女儿迁就她!

    要收拾这小((贱jian)jian)人,那还不容易?

    等回到府上,自有夫人好好的教她怎么做人!

    “麻三夫妇呢?去叫他们出来说话!”

    这麻三夫妇真是太不懂规矩了,她都到了半天,赶这趟路累死个人,也不出来给她上杯茶,真是可恶至极!

    秦如歌摊摊手,“本小姐可叫不来,要不你去叫他们试试看?”

    “你本事这样大,为何叫不来?”萧嬷嬷心里暗自高兴,她寻思着,这小((贱jian)jian)人叫不来只有一个原因,这些年麻三夫妻反仆为主,将她压得死死的。

    “他一家五口早在七年前就死了,你说本小姐到哪里去给你叫人?”

    “什么?都死了?怎么死的?”

    萧嬷嬷可谓是震惊无比,转而脸色又分外的不好看,死了还让她去找人,这是咒她去死呢!

    这可恶的小((贱jian)jian)人!

    “染了鼠疫。”

    “染了鼠疫?”萧嬷嬷狐疑的睇着秦如歌,“为什么你俩没事?”

    “本小姐原本是要死的,没想到竟是(挺ting)了过来,说起来好歹本小姐乃丞相府小姐,福大命大,自然不是麻三夫妇那种低等仆役能比拟的。”

    秦如歌觉得,这样回答没毛病!

    继而似笑非笑的看着萧嬷嬷,“说起来,本小姐还得感谢左相夫人呢。若非是她,本小姐又岂体验一把鬼门关里走了一遭的感觉?这样死而复生的经历,可不是人人都有的!”

    萧嬷嬷有些拿不准她说这话的意思,也不敢接话,只道:“你的确应该感谢咱们夫人,她想着你也快到适婚年龄了,这才命老奴前来接你回去。这事啊,丞相大人可是想不到的。”

    秦如歌做出一副惊喜交加的样子,“你当真是来接本小姐回去的?”

    “自然是真的。”

    “哎呀,等了这么些年,本小姐终于可以回京了。”

    得到萧嬷嬷肯定的回复,秦如歌欣喜若狂,一改之前的态度,连称呼都变了,“嬷嬷你快请坐,桑橘,快扶二位姑娘起来,再给嬷嬷上茶。”

    “……”

    看着她与之前天壤之别的态度,萧嬷嬷内心是鄙夷的。

    哼,若非看你还有些利用价值,谁会想起你来啊?

    可惜啊可惜,若然陵王(殿dian)下没有克妻的名声在,和大小姐是顶顶相配的,倒是便宜了这小((贱jian)jian)人!

    不过看她也是个短命的,就等着被陵王(殿dian)下克死吧!

    萧嬷嬷落座后,桑橘立即扶起两个丫头,又麻利的奉上茶水,“嬷嬷请喝茶。”

    瞧着茶汤倒是清亮,茶色也极好,萧嬷嬷便端起喝了一口。

    刚入口,便“噗”的吐了出来,一脸嫌弃的睨着秦如歌,“一嘴的苦涩,这是什么茶?是人喝的吗?”

    “这是麻柳树籽泡的茶,我从小到大可都是喝的这个。”秦如歌道:“涩是涩了些,不过我曾经听麻三夫妇说,这可是治疗风湿的药材呢,且极为解暑。”

    麻柳树是治疗风湿的药材不错,但入药部分乃是树木的根须。这麻柳树籽煮的水,除了涩嘴外,喝多了还会令人感到恶心想吐。

    卢氏的狗腿子,还想她拿百两银子一两的明前(春chun)芽招待她不成?

    哼,简直是做梦!

    除此之外,她还在水里给她加了些料,不用她喝下去,只需有汤水残留在口中即可。

    嗯,保管她五(日ri)后便开始臭(屁pi)不断,只有她的独门解药可解。

    那味道……

    绝对是臭不可闻,经久不散。

    到时候,看她还怎么在卢氏跟前伺候!

    之所以控制在五(日ri)后发作,当然是为了不让卢氏和萧嬷嬷怀疑到她头上。

    “既然嬷嬷不喜欢喝茶……想来嬷嬷他们也饿了,桑橘,快些去准备饭菜。”

    “奴婢这就去。”桑橘道。

    小姐不习惯她们这些丫头以奴婢自称,但现下(情qing)况不一样,她可不能拖小姐后腿。

    ……

    半个时辰后,饭菜便端了上来。

    所谓的饭菜,不过是一盆看不见油水的青菜和一锅野菜糙米粥。

    看见那粥跟猪食似的,萧嬷嬷就没有半点食(欲yu)。

    见了萧嬷嬷那嫌弃的样子,秦如歌心中好笑,面上却是格外的真诚,“嬷嬷将就吃点吧,我们也只能拿得出这些东西来。说实在的,也就我们这里山林多还能挖到一点野菜,像那些没有林子的地方,可是旱得连野菜都吃不上。”

    她半点也没有说秦彧跟卢氏放任不管他们的事,倒是桑橘得了她示意,不满的插话道:“这么多年,我们小姐都是吃的这类东西,也没有挑剔过。”

    言下之意,你们这些奴才就不要挑剔了。

    “……”这是在怪老爷跟夫人不管她们吗?

    萧嬷嬷心下不虞,却感到不好接桑橘这话,装着没听见似的看向秦如歌道:“二小姐,老奴早膳用得多了些,还不饿,你们快些吃了拾掇拾掇便上路吧。”

    原还想着这鬼天气实在太(热re),在这里歇一晚明儿一早再出发,但是现下她是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了。

    嗯,还是早些完成任务回去,早些解脱。

    “嬷嬷,这么赶?”

    “怎么,二小姐不愿意快些回去?”

    “哪能呢?我这恨不能插上翅膀现在就回京城呢。可这路上要两三个时辰后才有小食店,嬷嬷你多少还是吃点吧。”

    最终,萧嬷嬷等人什么都没吃,秦如歌主仆二人却是吃得香甜。

    看着她们端着碗呼哧呼哧的喝粥那粗鄙的样子,萧嬷嬷心中的鄙夷更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