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王妃医手遮天 0048.有的是机会整死她

时间:2018-08-10作者:梓同

    等她二人吃完,萧嬷嬷便迫不及待的让丫头去马车上取了两(套tao)衣裳鞋袜和首饰并一(套tao)胭脂水粉过来。

    “二小姐,你的一言一行包括着装,代表的就是左相府的颜面,这一回去,你(身shen)上的衣裳是断断不能再穿了。”

    呵!

    秦如歌心中冷笑,这个时候知道颜面了?早干嘛去了?

    “嬷嬷说的是。”秦如歌笑得温婉,半点也没有泄露心中的(情qing)绪。

    萧嬷嬷见她还算识趣,忙对俩丫头道:“你们去服侍二小姐梳妆打扮。”

    “就不劳两位姑娘了,我自己的丫头就可以。”秦如歌不喜欢不熟悉的人在自己(身shen)上乱摸,再说让她们为她梳妆,还不得露馅了?

    话落,从丫头手上接过东西,便带了桑橘回了屋子,并将门闩上。

    萧嬷嬷虽是不喜,却也莫可奈何。

    进门后,秦如歌将手上的东西往(床chuang)上一扔,脸色便(阴yin)沉了下来,眸中凝着一抹浓浓的冷意。

    桑橘的衣裳首饰还好,是根据左相府的丫头衣着打扮准备的。

    属于她的首饰和衣裳,就有些不好看了。

    外裳是深紫色带银色暗花的,颜色是卢氏都不穿,估摸着秦老夫人穿正合适,也不知道是不是就取了秦老夫人不穿的给她。

    首饰则是黄金的,样式格外老气,瞧着应该是淘汰下来的十年前的款式。

    至于胭脂水粉……

    秦如歌就算平时不用,但那刺鼻的气味,足以说明它的廉价。

    桑橘上前,取了衣裳抖开来,顿时也气愤不已,“这款式老旧咱就不说了,可这衣裳于小姐你来说,未免太短太宽了些。”

    秦如歌(身shen)高足有一七零,这衣裳跟她比起来,生生短了有十公分。

    而且以衣裳的尺寸来看,她敢肯定这就是秦老夫人的衣裳!

    她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这么多年不见,卢氏不知道她的(身shen)量(情qing)有可原。

    但是她大可以让萧嬷嬷带了她,去路过的城镇买一(身shen)哪怕次一些的衣裳,她也觉得没什么。

    拿着这样的衣裳和首饰来,分明就是认为她长在乡下没见过世面呢!

    卢氏既想让她替她的女儿“去死”,又不想在她(身shen)上花钱,这种想马跑又不想马吃草的事(情qing),她也真是做得出来!

    当她秦如歌好欺负呢?

    也罢,她便宜老娘被降为侍妾的时候,曾经的丰厚嫁妆却是不曾还给她,这次回去,她定要分文不少的要回来!

    桑橘很少看见自家小姐这样生气,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姐,咱们要换上吗?”

    “换!”秦如歌冷声道:“丢脸的是左相府,又不是我,为什么不换?”

    吃穿用度这种小事,自然是内宅夫人在打理。

    卢氏对外一直表现得贤惠大度,这次她定要让京城的人瞧一瞧,她是怎样对她这个曾经的左相府嫡女的!

    很快,二人便换上萧嬷嬷带来的行头,不过并未用她送来的胭脂水粉。

    抹脸的东西,她们是不会随便乱用。

    若是卢氏在里面加了些料,凭秦如歌的医术虽不至于在脸上留下些什么,但暂时的痛苦也是痛苦,受的也将是她们。

    桑橘的衣裳乃是一(身shen)淡绿色,稍稍长了些,不过将多余的卷上一截在腰上,用腰封固定住,便解决了。

    秦如歌到底年轻,老气的深紫色穿在她(身shen)上并不显老气,反而衬得她刻意抹黄的脸色白了几分。

    由于衣裳的肩膀过宽,她穿着似落肩袖,瞧着倒不觉得短多少。

    不过那一(套tao)黄金首饰不是她这个年纪该戴的款式,看起来略有些俗气。

    拎上不能穿的鞋子,二人打开门出去。

    秦如歌(身shen)量好,萧嬷嬷没能见到她如小丑般的样子,心里略有些失望。

    “嬷嬷,这衣裳真好看,我很喜欢。”秦如歌脸上的喜悦半点不似作假,不过因为手上的鞋子,立马转为懊恼,“只是这鞋子太小了,不能穿。”

    这衣裳因为有瑕疵,老夫人都不穿,这小((贱jian)jian)人却是当宝,过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

    萧嬷嬷心下鄙夷,面上却挂着虚伪的笑容,“二小姐年轻又漂亮,穿什么都是好看的,鞋子小了,去城里买一双就是了,咱们这便上路吧。”

    马车还算宽敞,坐五个人刚刚好。

    萧嬷嬷上车后,很自觉的就霸上了正对门的一方。

    她带来的两个丫头先秦如歌二人一步,坐在了她右手边背(阴yin)的位置。

    如此,秦如歌二人也就只能坐在靠左向阳的一面了。

    这个时候,秦如歌也不想去和萧嬷嬷争什么主子下人,横竖将来有的是机会整死她!

    经过第一个镇子,趁着用膳的时候,萧嬷嬷果真给秦如歌买了双合脚的绣鞋,却绝口不提为她换一(身shen)合(身shen)的衣裳。

    当晚,一行人便留宿在镇上。

    半夜的时候,忽然一声惊雷划破夜的寂静,没多时便下起雨来,瓢泼般的大雨打得瓦片哗啦啦的响。

    到第二天早上,雨还不曾停,不过却不再打雷。

    百姓们不顾瓢泼般的大雨,纷纷跑到大街上,淋得落汤鸡似的,却掩不住发自内心的喜悦。

    这场雨虽然算不得及时雨,但是对百姓来说,却是极好的。

    有了雨水,就能种东西,不管种什么,能填饱肚子就好。

    秦如歌站在二楼临街的窗前,看着雨中的百姓,心里也十分高兴。

    她带回来的种子,可以试种了。

    这雨实在太大,暂时阻止了秦如歌一行回京的脚步。

    秦如歌虽记挂即墨非离的事,却也莫可奈何。

    还有,她给萧嬷嬷的的毒……

    若是耽搁得久了,也就只能悄悄给她解了,回去再寻机会再给她下。

    将萧嬷嬷从卢氏(身shen)边赶走,也就等于断了她的臂膀,再提携新人,用起来可就没那么顺手了。

    所幸的是,在当天晚上,雨便停了。

    隔天起来,空气都格外的清晰,再赶路,也没有之前那么燥(热re)。

    他们白天赶路,夜晚休息,在第四天的晌午,马车抵达霍都。

    其间停停下下的,陆续又下了几场小雨,是以这一路来还算凉爽。

    马车回左相府,要经过一段闹市区,秦如歌决定,在那里,好好的宣扬一番“良善可亲”的卢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