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王妃医手遮天 0051.禀明夫人,给她们好看!

时间:2018-08-10作者:梓同

    但再细瞅,他看自己的眼神没有丝毫波澜,分明就跟看个陌生人一般。

    秦如歌心下一凝,原来是她想多了。

    其实被他认出她也没什么,他知道她不过是迟早的事。

    再说,凭着外公是他的太傅的事实,他会对她多加照拂也说不定呢。

    “草民见过太子(殿dian)下!”

    掌柜的许是认出即墨非离,(欲yu)向他见礼,店内的食客亦跟着起(身shen),即墨非离连忙制止道:“现下也不是正规场合,大家不必多礼,没得扰了大家用膳的气氛。”

    他的声音不疾不徐温润清朗,分外的好听,再加上他人生得俊美出生又高贵,就让人忽略了他不良于行的事实。

    秦如歌发现,大堂内用餐的女食客们,莫不是一脸花痴的看着他。

    “谢太子(殿dian)下。”

    众人道了谢便落了座,对于这位没有丝毫架子的太子,他们多数人都心生欢喜。

    即墨非离的视线便又落在掌柜的(身shen)上,补充道:“我南靖国以孝治国,她这份孝心亦是令人感动,若然那金钗没问题,便给她换了吧。”

    “是,太子(殿dian)下。”掌柜的弓着(身shen)子的回了句,便拿起金钗。

    太子(殿dian)下都说话了,萧嬷嬷还能咋滴?看着掌柜的手中的金钗,心里那个急啊!

    倏然她眼睛一亮,忍着(肉rou)痛,取下手腕上成色和水头都不错的翡翠手镯,递向掌柜的,言辞恳切的道:“掌柜的,那金钗乃是二小姐的娘亲给她的念想,用这个换吧。”

    这镯子乃是夫人赏给她的,价值少说也在二百两银子,让她拿出来换两个菜,真的是无比(肉rou)痛。但现在她(身shen)上,明面上也就这镯子能抵过金钗的价值。

    这事是她的过失,也只能尽力去弥补。但愿掌柜的见财起意,把金钗给换回来。

    不过这番话说出来,她自认为真的是机智极了。

    掌柜的不动声色的睇了即墨非离一眼,见他几不可见的摇了摇头,便没有去接那镯子。

    “咦。”秦如歌一脸懵懂的望着萧嬷嬷,“萧嬷嬷,原来这是我娘给我的?”

    “真是江侍妾让老奴带给你的。”萧嬷嬷神色认真,就差祖咒发誓了。

    “那我(身shen)上的衣裳又是谁准备的?”秦如歌又问。

    事到如今,萧嬷嬷只得咬着牙坚持道:“也是你娘准备的。”

    秦如歌恍然的点点头,“如此说来,之前在别庄的时候,你说我(身shen)上的衣裳和首饰都是夫人给的,我当时对夫人可谓是感恩戴德你也没纠正……原来,你竟然借着我娘的东西,给夫人刷名声呢?”

    “……”萧嬷嬷的脸色刷地白了。

    这话既在说她阳奉(阴yin)违,又在质疑夫人的名声,简直犀利!

    她不曾想到,这个乡下长大的小((贱jian)jian)人,竟然会堂而皇之的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可如果现下她还看不出来秦如歌是故意的,也就枉活几十岁了!

    她真是小瞧了她的心智!

    眼下,更是因为自己和夫人的种种行为,悔得肠子都快青了。

    ……

    周围的人看向萧嬷嬷的眼神,莫不是多了几分鄙夷。

    作为左相夫人(身shen)边得力的人,那是萧嬷嬷的意思还是左相夫人的意思,都已经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的一言一行,代表的是左相夫人!

    都说左相夫人是个貌慈心善的,现下看来,并不尽然啊!

    萧嬷嬷正(欲yu)说些什么挽回些颜面,然,秦如歌哪里会给她机会呢?

    “不过我很疑惑,我娘的娘家虽然没了,但是当年我外祖父外祖母以及诸位舅舅都格外疼我娘这个唯一的女儿和妹妹,是以给她置办的嫁妆,并不输任何王侯家的小姐。”

    秦如歌一边把玩着脖子上金灿灿的项链一边道:“这首饰的成色姑且不论,但我娘就我这么个女儿,又是多年不见,得知我要回来,难道不应该是将最好的东西呈现给我吗?”

    说着,她扫视着大堂内用餐的女子,神色黯然下去,“我原以为,我(身shen)上穿的戴的就是这世上最好的东西,然而,没有对比就没有比较。适才三皇子说我跟个土鳖似的,我还不服气,现下我才知道,他说的是对的!”

    南靖国对于男女大防不算太苛刻,是以大堂内用餐的少女虽然没多少,但也有十好几个。

    不过,能在京城排得上号的酒楼用膳的,必然是非富即贵。

    那些个贵女顾及(身shen)份,多半不会在大堂内抛头露面,而是选择雅间,不过富家女却是没那么多的讲究。

    而她们的穿着,就算不如贵女的精致漂亮,但好在青(春chun)活力,颜色也明媚艳丽,跟年龄极为相符。

    “如此看来,我娘也和我那丞相爹爹一样根本就不喜欢我!否则,也不会将我一个人丢在乡下不闻不问……”

    说着这话,秦如歌眨巴了下眼睛,挤出两滴清泪来。

    她本(身shen)生得极美,只不过刻意将自己化得丑陋了。

    此时两颗水珠挂在她长长的眼睫上,(欲yu)落不落,为她平添几分柔弱韵味。

    那可怜巴巴的样子,让适才还因为她的穿着而怀有取笑之意的人们,心里升起几分同(情qing)。

    二楼的凭栏处,即墨非离一瞬不瞬的望着她,薄唇抿了抿,却并没有掺言。

    他是太子没错,但事关权臣的家事,他不能像老三那样不管不顾,在大庭广众之下,不问缘由就斥责别人。

    吃相太难看!

    不过她那话的意思,他算是听明白了。

    明里说着她娘不喜欢她,暗里却是道出江婉仪在左相府里根本就说不上话。

    后宅的一切,都是那位左相夫人做主。

    她那一(身shen)妆扮,自然也就是左相夫人的杰作。

    秦彧,真是好得很!

    “小姐,这世上有不疼子女的爹,可断断没有不(爱ai)子女的母亲!这里面应当有什么误会。”桑橘实时的劝慰道:“横竖咱们就要见到夫人,到时候问问就知道是怎样的缘由了。”

    江婉仪现在只是一个侍妾,桑橘称她为“夫人”,萧嬷嬷心里是不(允yun)许的。

    但现在的(情qing)况,她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只得强忍着心里的愤怒,想着回府后禀明夫人,给她们好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