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王妃医手遮天 0053.回归

时间:2018-08-10作者:梓同

    事实证明,秦如歌(身shen)上的首饰,全都是金包铜。

    秦如歌转向萧嬷嬷,一双翦水瞳眸都快滴出水来,“萧嬷嬷,怎么会这样?该不会我娘在左相府用的都是这种货色吧?”

    “怎么会呢?”

    萧嬷嬷神(情qing)讪讪否定道:“江侍妾的一应用度,只比夫人低一个档次而已。想来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二小姐放心,回府后,老奴定会仔细查明这事,给二小姐一个公道。”

    在场的人早便在秦如歌和桑橘一唱一和中,早便认定是卢氏暗中搞鬼,这会子萧嬷嬷说这样的话,也就没人相信了。

    效果已经达到,秦如歌也就不愿再逗留下去。

    不过令她意外的是,即墨非离在这个时候竟然开口,说是愿意自掏腰包为她买单。

    他一定是认出她了吧?

    秦如歌相信,他就算不是认出她来,便是因为与外公的师生(情qing)分!

    当年外公出事,也就只有他为江家求(情qing)罢了。

    不过即墨非离非要给她买单,她自然心安理得的接受了。

    一两个菜而已,比起将来她给他治好腿,这点小恩小惠她自然是受得起的。

    太子这番举动令萧嬷嬷的脸色不大好看,她不明白,太子此番的用意是为何。

    这事,务必得快些告诉夫人才是!

    ……

    回到马车上,萧嬷嬷看秦如歌的眼神恨不能杀了她。

    秦如歌心(情qing)大好,也就没有和她计较。

    一路再无别的事,马车顺遂的回到了左相府,从偏门进了府门。

    秦如歌如今的(身shen)份只是个庶女,是以她也不在意这些。

    来(日ri)方长,不是么?!

    绕过照壁,是一个青石铺地的前院。

    在院子的尽头,是一座雕梁画栋的会客大厅。

    这还是秦如歌八年来第一次从左相府大门进入,往常潜入左相府的时候,也没有来过前院。在她的记忆中,前院大了一倍不止,会客大厅位置后移了不少,也更大更气派,显然是经过翻修跟扩建。

    由于干旱太久,院中的花花草草稀稀拉拉的,这两(日ri)下了雨,才终于有了些生机。

    此时正有几个粗使仆人在洒扫院子,见了萧嬷嬷,立即放下手中的活计见礼。

    萧嬷嬷也没有介绍秦如歌的意思,高傲的从鼻腔里应了声,便扬长而去。

    等他们走过,才窃窃私语的探讨起秦如歌来,说的都是她(身shen)上的穿着,带着一股子的轻蔑和嘲弄。

    秦如歌耳力好,将之全数纳入耳中。

    虽然他们不曾提及她的(身shen)份,但那“克父”二字,却是表明他们知道她的(身shen)份。

    很显然,府中的人都是知道她快回来了。

    她并不想和他们浪费口舌,索(性xing)就装着没听见的样子。

    望着后院卢氏的绮霞苑方向,秦如歌眼睛微微眯起。

    卢氏,我秦如歌回来了,你可是做好准备,承受我的报复打击了?

    没错,这个世界,从来都是有报应的。

    之前让你安逸了那么多年,只是侍候未到罢了!

    ……

    前院走到底,萧嬷嬷带着她们从会客厅左边的青石甬道拐了过去。

    会客厅右边的甬道进去,则是秦彧的住所和办公的地方。

    走过长达百米的甬道,穿过二门,便是丞相府后院的所在,入目乃是另一番景象。

    左相府的门楣修得气派恢宏,后院却是小桥流水,回廊百转,曲径通幽,颇有些苏州园林的味道。

    跟着萧嬷嬷七拐八拐,眼看就要到卢氏的绮霞苑,一粉衣的丫头匆匆前来。

    秦如歌认得,她是卢氏(身shen)边的大丫头芷兰。

    她神(情qing)高傲的剜了萧嬷嬷(身shen)后的秦如歌一眼,才对萧嬷嬷见了礼道:“嬷嬷,夫人现下不得空见二小姐,让嬷嬷先让人将她暂时安顿到江侍妾的院子里,等到老爷回来商议后,再给二小姐安排院子。”

    这话萧嬷嬷听懂了。

    这是夫人想要冷落秦如歌这个小((贱jian)jian)人几天的意思,至少在圣旨下来之前,夫人是不会见她的。

    而作为夫人(身shen)边得力的人,这小((贱jian)jian)人还没有让她亲自带去竹苑的资格。

    “按说二小姐已经成人,是该立即给你单独分派院子,但夫人宽宥,感念你与江侍妾久别重逢,特意给你们母女一段时间相处,这段时(日ri)二小姐便好好的侍奉在江侍妾(身shen)边吧。”萧嬷嬷皮笑(肉rou)不笑的望着秦如歌,说得那叫一个冠冕堂皇,“二小姐,你可不要忘了夫人的好啊!”

    秦如歌心中冷笑,面上却是一派和煦,“夫人的好,如歌自是铭感五内,她(日ri)必定当面道谢!”

    卢氏的意思,她心里明镜似的。

    不过这样正好,她正好好好的思量思量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至于对卢氏的“谢意”嘛……

    希望她能受得起!

    “嗯!”萧嬷嬷点点头,“兰芝兰若,你二人送二小姐去江侍妾那里吧。”

    两个丫头这一路也是累着了,虽然十分不(情qing)愿,但还是规规矩矩的接下这个任务。

    萧嬷嬷眼神(阴yin)狠的目送秦如歌走远后,才带着芷兰往绮霞苑走。

    这个小((贱jian)jian)人,让她的任务完成得不是那么美好,夫人的责罚,想来是免不了的了。

    这笔帐,她迟早要和她好好的算算!

    绮霞苑卢氏的寝居里,卢氏正懒洋洋的斜靠在临窗的贵妃榻上,由两个小丫头给她敲着背捏着腿。

    她的一双女儿秦如烟和秦含烟则坐在一旁的大圆桌旁,喝着冰镇酸梅汤。

    二人本就生得美,再加上卢氏平(日ri)里请了教习嬷嬷悉心的教导,一举手一投足,都透着大家闺秀该有的优雅。

    卢氏对这两个女儿,满意极了。

    特别是大女儿,温婉端方,才艺双馨,上门求亲的人几乎踏破左相府的门槛。

    之所以迟迟没有定下来,那是因为他们夫妻俩对两个女儿寄予了厚望。

    在他们看来,将来坐上那个位置,也并非不可能。

    至于二女儿,虽然不及大女儿稳重,才艺也逊一筹,却是(娇jiao)憨可(爱ai),求娶的人也是一茬接一茬。

    不说为后,为妃那是绰绰有余。

    将来两姐妹在后宫相互扶持,还怕左相府不能更上一层楼?

    是以,在得知皇上有意让左相府和荣王府结亲的时候,她才会乱了心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