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王妃医手遮天 0071.不简单

时间:2018-08-10作者:梓同

    “歌儿,娘亲以为,他好歹是你的亲生父亲,不会做得太绝,却不知……”

    好半天,江婉仪才停止哭泣,哽咽着望着秦如歌,一脸的心疼,“娘亲真的不知道,他们居然会那样狠心!”

    女儿被送走那段时间,她每天都去前面闹,但秦彧避而不见,卢氏表面和颜悦色,拿刑克说事,暗里却指使下人用(阴yin)招伤她,最后还将秦老夫人给搬出来压制她……

    现在想来,那所谓的克父,根本就是他们想要分开她们母女,赶走她的女儿的借口罢了!

    得亏她生的不是儿子,否则哪里还有他的命在?

    可是那个人,好赖是歌儿的亲生父亲,他可以不念旧(情qing)对她狠心,她却无法想像,一个父亲,是怎样的铁石心肠,才能狠下心肠对那样小的孩子不闻不问!

    以至于……

    都怪她瞎了狗眼,看上那样一个绝(情qing)绝义的男人!

    又是怎样的有眼无珠,才会以为卢氏是个单纯善良的女人,竟主动给那个人纳为侍妾?

    “娘亲,没事的,都过去了。”

    秦如歌拍着江婉仪的背,温声安抚道:“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等到女儿找到陷害外公的人,咱们便离开这里,去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安家,再将外公和舅舅他们接过去。”

    “这都十一年过去了,还能找到当初陷害你外公的人吗?”江婉仪虽然表示怀疑,但心中还是有着希冀。

    自从那个人做了宰相后,这个家就已经不是当初她嫁过来后的模样,她是一点不想再呆下去,能够离开这里,和亲人团聚,成了她余生的信念。

    “一定可以的!”

    秦如歌神(情qing)坚定的道:“人(性xing)凉薄,以前是没有人愿意为了外公的事费心,现在我长大了,又有了一定的能力,我相信总能查到些蛛丝马迹。”

    “嗯,娘亲相信你!”

    江婉仪含泪点点头,不过转而有神色黯然道:“可惜你外祖母,当初不过才五十多岁,就含恨而死……”

    在江婉仪等人看不见的角度,秦如歌眼中划过一抹(阴yin)狠,冷声道:“娘亲放心,一旦我找到那陷害外公的人,必然会提着他的头颅,去祭奠枉死的外婆!”

    ……

    秦彧今儿着实被秦如歌气得不轻,离开竹苑后,理也不理卢氏等人,跟着姬侍妾走了。

    秦老夫人气得捶(胸xiong)顿足,(胸xiong)膛剧烈起伏着,直骂姬侍妾是妖精狐狸精,勾了她儿子的魂。

    她骂完了姬侍妾,又骂卢氏,说她连自己的男人都看不住,让个小妖精钻了空子。

    卢氏压住满心的幽怨以及对秦老夫人喋喋不休的怨怼,默默的承受着她的责备。

    色衰而(爱ai)弛,那个男人的心已经不在她的(身shen)上,她又能怎么样呢?

    她应该庆幸他还会适当的顾及她的颜面,每逢五和十还会宿在她那里。

    见卢氏一如往常的逆来顺受,秦老夫人骂了一阵子觉得没什么意思,便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

    看着她消失在视线外,卢氏的眼中的怨毒才显现出来,让人将秦文浩送回去后,她才压下心里的烦躁跟嫉妒,带着两个女儿,一边走一边问道:“如烟,对那个小((贱jian)jian)人,你怎么看?”

    秦如烟斟酌了一下,才回了三个字,“不简单。”

    卢氏顿住脚步,“连你也竟这样认为?”

    秦如烟还未回,秦含烟便有些不以为然的道:“娘亲,大姐,你们未免太高看她了,一个乡下长大的没见识的粗鄙((贱jian)jian)人,能有什么能耐?左不过是仗着咱们教养好,又以为爹爹亏欠她,得寸进尺罢了。”

    “小妹你这样想就错了。”

    秦如烟不苟同的道:“在见到她之前,我的想法和你差不多,以为一个乡下长大的丫头,心机还是胆识都不如咱们,翻不起什么浪。

    但联系昨(日ri)萧嬷嬷所言,以及今儿她见了咱们没有表现出半点畏怯,和她打了小弟还能从容不迫来看,这绝对不是一个乡下丫头该有的气魄!”

    “不过就是((贱jian)jian)人((贱jian)jian)命,狗急跳墙。小弟也是,和她对上,根本就是拿瓷器去对她的瓦块,到头来狐狸没打到,反而弄得一(身shen)(骚sao)!要我说,想要弄她,就应该来(阴yin)的,让她防不胜防。”

    秦含烟越说越得劲,想到什么,神(情qing)格外的不屑,“以为凭着太子(殿dian)下曾经与江渊那点师生(情qing)谊,就能护她周全,也不看太子(殿dian)下那腿是不是能站起来,最终又能不能坐上那个位……”

    “闭嘴!”

    卢氏听她越说越不像话,厉声喝道:“皇家的事是咱们能编排的吗?小心祸从口出!”

    秦含烟噘着嘴,不依的道:“难道女儿说的不是事实吗?依女儿看,还是三皇子的可能(性xing)更大些。”

    想到昨儿萧嬷嬷的话,她的眉目铺上一丝(春chun)意。

    卢氏瞧着她那模样,心下一凝,她这是对三皇子上了心了?

    三皇子本就在她和老爷的计划中,可是含烟的心机、智慧跟心(性xing)都不如如烟,他们更属意将如烟和三皇子凑成对,可是眼下……

    “娘亲多虑了,左相府都把持在你的手上,谁敢出去乱嚼舌头?”

    秦如烟似是看透了卢氏的心思,又睇了秦含烟一眼道:“我和含烟是亲姐妹,不管将来如何,我们姐妹俩必定是互相扶持的,只要一方好了,另一方必会更好。”

    卢氏先是一怔,接着又是一喜,“如烟你能这样想,母亲很是欣慰。你们放心,母亲终归希望你们姐俩都好好的。”

    既是如此,得想办法给含烟和三皇子制造些机会,两(情qing)相悦,比起硬凑在一起要好太多了。

    “你们在说什么?”秦含烟不明所以的问。

    “没什么事,妹妹你开心就好。”秦如烟含笑回了一句,又转向卢氏道:“母亲,女儿有个问题,一直想问。”

    “你说。”

    “你和爹爹,为何突然想起将那丫头接回来?”

    卢氏睇了秦含烟一眼,怕她管不住自己的嘴乱说,终是决定谁都不说,“这事你们暂时不用知道,只需晓得,娘亲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们姐弟仨好。”

    秦如烟还想问什么,但见卢氏似乎不想再谈及,便没有再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