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王妃医手遮天 0073.不是她!

时间:2018-08-10作者:梓同

    “报!”

    守卫大步跑到大厅上座文崇礼和荣陵跟前,拱手单膝跪下道:“禀陵王(殿dian)下,文将军,外头有个女子,指名求见文将军,说是有一笔买卖和文将军做。”

    “和本将军做生意这是什么意思?且还是个女人?”文崇礼以为自己听错了,睇了荣陵一眼道:“本将军只懂如何打仗,可不懂得怎么做生意。”

    陵王似乎想到什么,眼睛几不可见的划过一抹亮光,口气却是极为平淡,“既然有人专程找上门来和你做生意,便去看看吧,指不定是好事。”

    带着疑惑,文崇礼对那守卫道:“去将人带到偏厅,本将军稍后就到。”

    虽然心中很是疑惑,但是敢找上将军府来行骗的可能(性xing)不大,去看看也无妨。

    不过嘛,也不能太着急去,否则他这个将军说见就见,岂不是太跌份了?

    荣陵似乎猜到他的想法,只无奈的抿了抿唇,也没有催他。

    约莫过了一刻钟后,文崇礼才不紧不慢的起(身shen),往偏厅走去。

    在他离开后没多久,荣陵也起(身shen)离开了。

    将军府偏厅,一个(身shen)穿黑袍头戴黑色帷帽的女子坐在偏厅右首的位置,手边的茶杯正袅袅冒着水气。

    两个将军府的丫头侍立在一边,以彰显主人家的礼节。

    文崇礼来到偏厅,看见她(身shen)姿笔(挺ting)的坐着,由于灯光的关系,可见薄纱下她侧颜精致,目不斜视,容貌虽然看不真切,但从(身shen)形和气质可以确定,他并不曾见过她。

    隔壁的茶水间,荣陵在窗纸上戳开一个小洞,只一眼,眼中的希冀便被失望取代。

    不是她!

    “既是来找本将军谈生意,姑娘该以真面目示人,才更显诚意和礼貌不是?”文崇礼开口道。

    女子转头,清泠泠的声音不卑不亢的回道:“将军差矣,我找上门来和将军谈这笔生意,已经足够彰显我的诚意,戴着帷帽是我个人的原因,这并不足以说明我不礼貌。”

    文崇礼略有些诧异。

    他虽然长着一张正气的脸,但因为十多年来,大大小小参加过数百场战役,(身shen)上带着一股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肃杀之气,女人见了他几乎都不敢直视。

    除了上次那个女扮男装的小丫头,这还是第二个见了他没被吓到的女人!

    “倒是个伶牙俐齿的。”

    文崇礼说着,径直走向大厅上座落座,立即便有丫头前去为他倒了一盏茶。

    他端着茶盏抿了一口,才又开口,“褚凉城里无人不知,本将军打仗是一把好手,但是却不曾做过生意,不知姑娘要和本将军做什么生意?”

    女子也不废话,直接吐出两个字来,“粮食。”

    荣陵正要离开,闻言立即停下了脚步静静听着。

    文崇礼挑眉,淡淡道:“不好意思,本将军不缺粮食,姑娘可以离开了。”

    “将军虽然因为我们公子得了一批粮食,能够撑上几个月,老天爷也终于赏脸下了几场雨,但是今年的播种到底是耽误了,说是颗粒无收也不为过!

    将军那点粮食,能够撑到明年粮食成熟,根本就不可能,将军不考虑考虑?”

    “原来你是那位小……公子的人。”

    “没错。”

    “前次她以一批粮食让本将军冒死换了十来个犯人出来,这次又想从本将军这里将那笔银钱赚回去,她倒是个会做生意的。就是不知道她又从哪里弄了一批粮食来?”文崇礼语气带了几分抱怨跟揶揄,只差没直接说秦如歌是(奸jian)商了!

    他敢断言,她让人问上门来,必定不是一个小数字!

    难道是早先就囤下的?

    “我们公子自然会做生意,我敢说,四国中她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女子似乎没听出他口中的抱怨,与有荣焉的道:“至于粮食的出处,将军就无需知道了。”

    说起小姐,他们这批人就没有一个不佩服的。

    就拿这批粮食来说,这可是无本买卖,既能赚上一笔,又能卖给守军一个人(情qing),还能将某些人气得吐血,一举数得,她家小姐的脑子,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若不是起步晚,南靖国第一富商之称,定然轮不上白家!

    无商不(奸jian),还说得如此冠冕堂皇!哼,他平生最恨的就是(奸jian)商了!文崇礼一脸鄙夷,“要不了多久,本将军就能击退不桑大军,花上往年三倍的钱去买粮食,本将军可没那么多军饷去……”

    “咳!”

    文崇礼“败”字未出口,隔壁便传来一声轻咳,阻止了他将话给堵死。

    他自然听出声音的主人是谁,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原来将军是将我们公子当成那些(奸jian)商,坐地起价了。”

    斜了那边一眼,文崇礼还未说话,女子轻声笑道:“将军大可放心,我们公子说了,有国才有家,众将士抛头颅洒(热re)血,不惧马革裹尸还,才能换来后方百姓的安宁,自然不好以当下的市价卖给军人。

    不过呢,我们在这批粮食上费了不少人力物力,也不可能白白送给你们不是?”

    文崇礼正想说既然那丫头如此大义凛然,何不将这批粮食送给他们,权当是为国出一份心力。

    岂料,还未出口,便被堵住了。

    真不愧是那个(奸jian)商的人!

    不过,粮食放在哪个时期都不会有人嫌多,否则也不会有人囤积大批的粮食了。

    “你们公子属意的价位是多少?”

    “往年的价位,也就是十一文一市斤。”女子道出价位后,还不忘揶揄一番,“将军现在觉得我们的诚意如何?”

    真是半点也不肯吃亏呀!

    唯女子跟小人难养也,这话真是没错!

    “这批粮食不论多少,本将军要了!”文崇礼当即拍板,“不过……”

    “不过我们的价位已经这么低了,将军要自己派人去拉回来。”

    女子似乎猜到他要说什么,反应敏捷的堵了他的嘴,“毕竟我们的粮食卖给谁都是卖,而且还能卖出三倍的价钱,也是我们公子对军人的崇慕,才会这样便宜卖给你们。”

    文崇礼简直恨得牙痒痒,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还能怎样?

    “明(日ri)午时,会有人来带你们前去储粮的地方,将军准备好银票。我这就告辞了,嗯,我记得路,将军不用送了。”女子说完便起(身shen)朝外走去。

    文崇礼嘴角狠狠的抽了抽,谁要送你了?真是自作多(情qing)!

    咬牙切齿的目送女子(身shen)影远去,还不曾收回视线,荣陵径直走向他,摸出厚厚一沓银票道:“接下来按照本王之前跟你商议的作战方案即可,本王有事便先行回京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