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王妃医手遮天 0075.觉悟

时间:2018-08-10作者:梓同

    “回二小姐,老奴是受老夫人的命令前来的。”

    朱嬷嬷在心里斟酌了下词句道:“老夫人说了,二小姐到底是左相府的小姐,一言一行,代表着左相府的颜面,既然回来了,该有的世家小姐的规矩,就得学起来。”

    秦如歌深以为然的点点头,云淡风轻的道:“既然如此,那就学吧。”

    她如此轻松就答应下来,饶是朱嬷嬷一个近六十岁的老人,也在心里感到很是惊诧和震惊了一把,甚至都溢出一些在布满褶子的脸上。

    震惊之余,又感到准备好的诸多说辞,在这里半点也没有用,抓心挠肺的,难受得很。

    秦如歌徐徐站起(身shen)来,斜乜着朱嬷嬷道:“看朱嬷嬷的样子似乎很惊讶,怎么,敢(情qing)朱嬷嬷不是真心想教我学规矩,而是以为我不肯答应,想要借学规矩为名头打压我呢?”

    这话实在是直接,朱嬷嬷神(情qing)讪讪的笑道:“二小姐真会说笑,老奴只是见过二小姐那(日ri)的……做派,以为二小姐不会愿意配合,哪晓得竟是这样干脆。是以……才有些失态,还望二小姐海涵。”

    “原来是这样。”秦如歌也不再说什么,口气依旧淡淡的,“听嬷嬷这话,本小姐都以为自己多不通(情qing)达理似的。”

    朱嬷嬷连忙跪了下去,“老奴觉得没有那个意思,是老奴不识字,说话也没个分寸,望二小姐原谅则个。”

    秦如歌慢条斯理的将她扶了起来,“嬷嬷可别妄自菲薄,你是老夫人(身shen)边得力的,怎么会没分寸呢?实在是我这个小姐人微言轻,人人都可以欺上几分才是。”

    “老奴惶恐。”

    秦如歌什么话都敢说,谁的面子也不给,秦嬷嬷可算是再一次见识到她那张嘴的厉害。

    不过她也不惧,那(日ri)是左相大人顾念父女之(情qing),没能怎么样她,这到老夫人的(身shen)边学些规矩,可谓是名正言顺,暗里对她做些什么,左相大人也不好说些什么。

    “罢了,我也不说这些了。”秦如歌道:“只是我这人当初在乡下的时候没人管着,惫懒惯了,有些贪睡,一般都要睡到晌午才起来,这学规矩的时间,就定在下午吧。每天两个时辰,嬷嬷觉得呢?”

    这样说,自然是为了不耽搁给即墨非离施针。

    经过大半个月的施针和药物的配合,他的腿部神经越来越有知觉,只怕要不了三个月时间,就能慢慢站起来了!

    朱嬷嬷很想说,一个小姐堂而皇之的说自己(爱ai)睡懒觉,真的好吗?

    但想着她那张嘴,恁是没敢说出口。

    “这个好说,不知道二小姐现在可否跟老奴走了?”

    “那就走吧。”

    顶着晌午的(日ri)头,秦如歌叫了桑橘,跟着朱嬷嬷到了秦老夫人的院子里。

    刚跨进院子,秦老夫人(身shen)边的大丫头千栀便迎出来,看也不看秦如歌一眼,更别说行礼了,“朱嬷嬷,老夫人让你回来便去一趟。”

    “二小姐,老奴去去就来。”

    朱嬷嬷秒懂秦老夫人的意思,笑着和秦如歌打了声招呼便走了。

    也不知道是忘了还是有意为之,总之她并没有说起这一趟要多久,更没有(日ri)头太烈,让秦如歌进屋去等着。

    而千栀站在一边,没有进去的打算。

    秦如歌如何不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也不理千栀,越过她就进了院子,准备进屋去。

    走到院子中央的时候,千栀连忙小跑过去伸手拦住秦如歌二人,神态傲慢的道:“老夫人屋中的摆设太过名贵,若是碰了磕了,二小姐一辈子的月例也赔不起,在朱嬷嬷没出来之前,二小姐就站在这里等吧。”

    秦如歌懒洋洋的睇着千栀好一会儿,也不说话。

    那看似平静无波的眼神,却好似有着惊涛骇浪席卷而出,大(热re)天里竟让千栀感到冷汗涔涔。

    就在她(挺ting)着(胸xiong)膛,准备说些什么找回自己老夫人(身shen)边大丫头的尊严时,秦如歌开口了,“老夫人让我过来学习规矩,却不曾想,她(身shen)边的大丫头见了本小姐非但不曾行礼,还神(情qing)傲慢,这便是左相府的规矩吗?

    如果左相府的规矩是这样的,那这规矩,本小姐不学也罢!桑橘,我们走!”

    话落,也不管傻眼的千栀,果真带着桑橘转(身shen)就往外走。

    还不曾走到门口,朱嬷嬷急匆匆的跑出来,“二小姐,这是咋滴了?怎么就走了呢?”

    用脚趾头也能想到,刚刚她就躲在里面瞧着呢。

    秦如歌回头看向千栀,“你问她。”

    千栀自然不能说自己都是按照秦老夫人的意思在办,嗫嚅着嘴将刚刚的话重复了一遍。

    朱嬷嬷假意将千栀训了一顿,便让她走了。

    秦如歌都不想计较和她们计较,会拉低智商的。

    目的没达到,朱嬷嬷怎么会放秦如歌走?一番好说歹说。

    秦如歌既然决定过来,就不会这样就离开,不过也是忸怩了一番才答应下来。

    朱嬷嬷松了口气,恭恭敬敬的将秦如歌带到了大厅。

    许是为了彰显左相府的富贵跟地位,如千栀所言,秦老夫人大厅里的摆设都是精品古董,墙上的字画也多是名家之作,随便一样都价值不凡。

    特别是靠左墙那一整面高约三米的博古架,上面摆着十几件名贵的瓷器跟玉器,好似将左相府的好东西都搬到了这福康院。

    东西好是好,不过那品味,简直一言难尽。

    秦如歌觉得,还是竹苑住着舒服。

    “二小姐,老奴先给你讲讲基本的站立行走。”朱嬷嬷道:“今儿便练习站姿吧。”

    秦如歌点点头,“我当真不懂这站姿和规矩有什么关系,嬷嬷做个示范吧。”

    “二小姐此言差矣,一个人的言行举止形态最能体现一个人的涵养。就拿用膳来说,吃饭的时候或咀嚼得太大声,或发出乒里乓啷的声音,是很没有教养的行为,特别是参加宴会时,势必会引得旁人侧目。你想想,大伙儿都盯着你看,是不是很丢脸?”

    “嬷嬷说得甚是,我一定会好好学的!咱们开始吧。”说这话的时候,秦如歌眼中闪过一抹狠辣。

    既然那老太婆想要借机教训她,就要有承受代价的觉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