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王妃医手遮天 0086.弄箫人

时间:2018-08-10作者:梓同

    “本王看上的女人,自是不凡。”

    荣陵极力压住嘴角快要溢出的笑意,顺手((操cao)cao)起书桌上一本书朝萧风竹扔去,“还不快滚!”

    “难得啊,咱们的陵王(殿dian)下居然也有动(情qing)的一天。”萧风竹侧(身shen)躲过他的“袭击”,笑嘻嘻的离开了。

    他离开没一会,星辰闪(身shen)进来,拾起地上的书,走向望着对面的画发呆的荣陵,“爷,乌九刚刚传来消息,那位姑娘在凤凰山脚下买了一大片土地,似乎要种菜。另外似乎正着手建造园子,面积还不小。”

    建园子?种菜?

    荣陵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何无用当初“劫持”她的时候,曾说过她从海外带回来许多听也没听过的种子,还说起其中的某些种子若是培植成功,将来即便是大旱,百姓也不会饿肚子……

    难道,她买地就是为了培植那些种子?

    如若真如她所言,倒真是一项利国利民的善举。

    不过,他虽然不懂蔬菜的种植,但也不至于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连下种的时间都不知道。

    现下正直炎夏,根本就不是播种的季节,前些(日ri)子是下了几场雨,田地里也积蓄了不少水,但夏(日ri)才过了一小半,谁知道后面的天气会怎样?种出的菜能够成活吗?

    她还为了种菜专门建造一座园子,这会不会太大手笔了些?那些菜,能为她回本吗?

    可潜意识里,他又觉得她不像是那种会做无用功的人。

    她这样做,定有着一定的把握吧?

    还有,既然她跑马带回来的东西供她支配,那是不是说明,玲珑阁的幕后老板,其实就是她?

    如果事实如此,他还真是小瞧了她。

    小小年纪便能打下这样一片基业,不知道要让多少男儿都自愧不如!

    荣陵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想法没有错。

    当然,更不错的,是他的眼光。

    沉吟了一阵后,他开口道:“让乌一以慕容家的名义,将凤凰山下方圆十里其余的土地都给本王买下来,咱们也盖一座园子!嗯,就盖在她旁边,想来夏(日ri)在那避个暑也是不错的。”

    啧啧啧,爷追女孩子的手段,还真是与众不同啊!

    星辰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了句后,兴匆匆的问道:“爷,那位姑娘买了土地是为了种菜,咱们将那许多土地买下来,又要种什么?

    你可知道,咱们陵王府并没有会种地的人,总不至于让那许多土地给荒着吧?那一片可都是好土地,若是荒着,就太罪过了!”

    “咱们不种地,养鱼。”

    养鱼后的塘泥可是上好的肥料,她要种菜,他就为她造肥料,还能专门给她蓄水。

    嗯,妇唱夫随,完美!

    “养鱼?”星辰的声音中透着浓浓的不可置信。

    “没错,养鱼。”

    相较于星辰高亢的声音,荣陵的语气格外的平淡,“让乌一在她菜地附近规划出三公顷的土地挖作池塘,桂花鱼(肉rou)质鲜嫩,味道鲜美,去灵州将那个专养桂花鱼的大佬重金聘请过来,专门为本王打理鱼塘,养出来的鱼可以专供爷的醉月楼!一举数得。”

    “……!!!”

    星辰嘴角狠狠的抽搐着。

    挖个池塘还不算,还要三公顷那样大,还得将人家养鱼大佬请来……

    只要给出的价钱合理,请人完全没问题。可爷不知道,凤凰山方圆五十里除了几口古井,连个小池塘和小河沟都没有,要在那里挖个池塘,再蓄满水,这工程会不会太大了点?

    爷没发烧吧?还是钱多没处花了?

    嗯,他们爷的钱的确太多了,他一个人几辈子也花不完,若是不败败,将来也不能带进棺材里……

    啊呸呸呸,他在想什么呢?

    被爷知道他都为他(身shen)后的事((操cao)cao)心了,还不得剥了他一层皮啊?

    罢了,爷喜欢就好。

    嗯,喜欢就好。

    “属下这就去办。”未免自己暗戳戳的想法被英明神武的主子爷洞悉,星辰逃也似的离开了。

    ……

    秦老夫人院子里的好东西被秦如歌毁光光以后,秦老夫人很是郁闷了几(日ri),甚至都打定主意让人悄悄将秦如歌捆起来暴打一顿。

    不过这事不知怎地被秦彧知道了。

    未免秦老夫人背着他将秦如歌给弄死了,他只得将自己接秦如歌回来的用意告诉了她,还贴了不少私藏。

    秦老夫人想到秦如歌再过不久就是一个死人,又从儿子那里得了不少好东西,心里那口气,总算是消散了大半。

    这段时间里没有人再去找竹苑的麻烦,卢氏似乎依旧没有给秦如歌换院子的打算。

    秦如歌倒是很满意现状,除了每天晌午和傍晚回来陪江婉仪用膳外,晚上都宿在了听湖小筑。

    倒不是嫌竹苑破旧,而是她用惯的东西都在听湖小筑,用起来更顺手。

    这(日ri)用了晚膳后,陪江婉仪喝了盏茶,回听湖小筑就晚了些。

    时值十六,月亮又大又圆,周围的景物还算能入眼。

    站在小筑门口,发现才一(日ri)不见,左边不远处的空地居然被挖得乱糟糟的,她的眉头不由得微微蹙了蹙。

    这里难道有人要建院子?

    她这听湖小筑建了有三年,当初为了买下这块地,可是花了她整整十万两银子,再加上这片地临着听月湖,本不能够建私宅,她又贿赂了监管土地的官员五万两银子,才将这块地拿下来!

    即便是在京城的闹市区,一块两亩的地要价十万两,那也是超天价了。

    当然,现在的价格肯定不止十万两。

    且她早就想到,京城有钱人多的是,有她开了这个头,迟早会有人过来这边建屋子。

    不过听月湖占地足足两顷,湖周的空地那么多,为何偏偏在她的旁边建屋子呢?

    就在她沉思的时候,一阵箫声倏然传入耳中。

    稍稍一听,便听出是从左边传来。

    那箫声时而清越,时而和缓,余音袅袅,清耳悦心。

    不得不说,对方抚箫的技艺当真是极好的。

    秦如歌听了一阵正要推门进屋,原本清越和缓的箫声陡然一转,呜呜咽咽如泣如诉,让人打灵魂里感到伤感跟凄凉,迈出的脚步不由得收了回去。

    等到箫声停下,秦如歌发现,脸上湿濡一片。

    原来不知不觉中,从来流血不流泪的她,竟然哭了……

    到底是何等伤心的往事,才能奏出这般直撼人灵魂的音律?秦如歌想,又是怎样的一个人,才有这样高深的音乐造诣?

    越想,越感到心里痒痒的,迫切的想要一窥那弄箫人的真面目。

    嗯,便去看看吧。

    可等她回味过来时,才惊觉脚步早便不听使唤的朝那边走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