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王妃医手遮天 0087.戏精?

时间:2018-08-10作者:梓同

    距离那片被挖得乱糟糟的废墟十来米远的湖畔,一道灰白色的(身shen)影曲着一条腿面朝听月湖背靠老柳树坐着,手上拿着一个白瓷酒壶,正往嘴里灌着酒。

    即便相隔了十多米,也能闻到美酒的醇香,隐隐还有一股子桃花的清香。

    从那人的体格和一条伸直的大长腿来看,应是个(身shen)姿颀长的男子。

    秦如歌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见他的侧颜。

    鼻梁高(挺ting),凤眸微挑,睫毛长长,嘴唇涔薄……

    两世为人,这副侧颜端的是她见过最完美的侧颜。

    夜风轻轻吹拂,他鬓边的发丝被撩起几丝,看起来有几分落寞和颓丧。

    月华倾洒,正好落在他的(身shen)上,瞧着仿若犯了错被打入凡间的仙人。

    如果此时有一支画笔,她真想即兴来上一幅《孤寂帅哥弄箫图》。

    也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她在打量他,男子悠悠的朝秦如歌转过头去。

    秦如歌如果要躲,是绝对能在对方发现以前躲开的。

    但在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她恁是站在原地,一动没动。

    瞅着那张比即墨非离还要稍稍出色的年轻的脸徐徐出现在视野里,秦如歌眼中的惊艳越来越浓。

    丫的,从前从不曾关注这古代男人的姿容,所以不觉得有什么。

    可自打见了即墨非离和眼前这个男人后,她才恍然觉得,这古代人的颜值,真真是极高的。

    江婉仪如是,秦彧如是,卢氏一家子如是,连她那些舅舅跟表哥表妹,都长得不差。

    即墨非离和眼前这位,比他们更出色些罢了。

    嗯,该怎么说呢?

    应该说这个人和即墨非离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款式。

    一个温润如玉,始终端着一副温和的笑脸,好似在他眼里,什么都是美好的;一个伤感中带着些许颓废跟寂寥,仿佛骨子里都刻着忧伤……

    明显的,她更偏向于后者。

    “姑娘,你夜半三更独自出来,不会有事吗?”

    就在秦如歌思绪纷飞的时候,男子开口了,说出的话带着几分担忧,声音好听到能让人耳朵怀孕。

    呃?!

    秦如歌回过神来,因他语气中的关切,脸颊微微有些发烫,机械的指了指(身shen)后的听湖小筑,“我就住在那里,不碍事的。”

    其实她更想说的是,这世敢轻薄她的人还没出生。

    来这异世八年,唯一吃过的一次亏,就是几天前那个戴面具的男子。

    特么的,若是再让她遇到,她定药晕他,狠狠的旁揍一顿!

    “呀。”

    男子微微有些讶异,放下酒壶,握着玉箫起(身shen)朝秦如歌拱手道:“原来姑娘就是那家的主人,幸会幸会。在下慕容璟,玉的光彩的璟。是个买卖人,即将和你成为邻居。”

    秦如歌从来都不是忸怩的人,见对方报了姓名,又即将成为她的邻居,便也道:“我姓沐,单名一个歌字。这听月湖周围的空地众多,慕容公子何以单单选择在这里盖房?”

    沐歌乃是她在外面闯((荡dang)dang)时候用的名字,她觉得也不算假名。

    慕容璟侧头望了眼旁边的废墟,俊美的脸上,铺上浓浓的哀愁,“沐姑娘有所不知,我娘和我爹便是在这个地方相识,从而相知相(爱ai)……

    十年前,我娘死于意外,今儿便是她的忌(日ri)。我特意选在她跟我爹相识的地方建院子,又在今(日ri)动土,便是为了缅怀我娘……”

    难怪他的箫声能够直击人的心灵,原来是因为思念枉死的亡母。

    还真是个孝子呢!

    “姑娘如果不想和在下做邻居,在下可以换个地方,横竖在这听月湖的范围即可。”秦如歌未曾说话,慕容璟又补充道,语气中透着一抹萧索。

    听他这样说,秦如歌倒是不好意思了,忙道:“慕容公子不必如此,我只是有些好奇罢了,并无其他意思。”

    仿佛得了天大的恩赐似的,又仿佛得了糖吃的孩子,慕容璟的脸上立即勾起一抹笑容,“如此,便多谢沐姑娘了。对了,我这有美酒,不知姑娘可否赏脸陪我喝上一壶?”

    秦如歌被他的笑晃了下眼。

    她不曾想到,一个成年男子的笑容,竟透着一股孩童般的纯真。

    当真让人意外!

    见秦如歌不回话,慕容璟以为她不愿,脸上的笑容瞬间凝滞,苦涩的扯了扯嘴角道:“是在下唐突了,还望沐姑娘勿怪。”

    秦如歌望着他瞬间变色的脸,再次咋舌。

    这男人如果不是戏精,那么一定很懂得如何以自(身shen)的(情qing)绪影响别人!

    因为此刻,她连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口。

    反正他若是敢乱来,她不在意送他去见阎王!

    朝他微微一笑,大方的走向他道:“正好我现在也无睡意,又许久没喝酒了,如果慕容公子有多的美酒,我便讨一壶解解馋。”

    “有,有多的。”慕容璟眉开眼笑,弯腰从另一边拾起一壶没开封的酒,递给秦如歌。

    秦如歌接过,依着他面朝听月湖坐了下来,扒开酒塞,闻了闻,确定没有异常,才抿了一口,赞道:“果真是好酒!如果我没猜错,这应当是醉月楼自酿的桃花酿。”

    慕容璟分外讶异,“想不到姑娘竟是个懂酒的。”

    秦如歌抿唇笑道:“对酒,我也只是略知一二罢了,当不得一个‘懂’字。”

    “姑娘谦虚了。”

    ……

    月光洒在被风吹皱的湖面上,漾起一波一波的涟漪,就像是慕容璟此时的心(情qing)。

    他不知道,眼前的女子会那样的健谈。

    听着她说起她跑马途中的见闻,说起他没有去过的番外、海外,心里竟是升起了几许向往。

    同时感到,她应该是喜欢现下这种游走在各地的生活,更喜欢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财富。

    秦如歌亦觉得,眼前的男人不说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但也算是博古通今,引经据典,似乎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

    于礼仪上,更是恪守本分,全程都没有半丝逾距的地方。

    与他相谈一场,还算是愉快。

    “时候不早,我该回去了。”

    秦如歌可没忘记每天早晨去为即墨非离灸腿的事,落下这一句,便告辞离去。

    目送她走了一段路,慕容璟喊道:“沐姑娘,我那儿有几壶边城带来的美人醉,明儿同样的时辰,我带过来和姑娘一同品饮,可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