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王妃医手遮天 0088.竟不知今儿是殿下母妃的忌日

时间:2018-08-10作者:梓同

    秦如歌闻言,顿下了脚步。

    美人醉?

    可不就是老刀心心念念的酒?

    她倒是有心想要尝尝这美人醉到底如何,值得男人们趋之若鹜。

    可她若十分爽快的就答应下来,会不会太不矜持了些?

    她回头,歪着脑袋假意想了想道:“我明儿傍晚有些事(情qing),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看(情qing)况吧。”

    哪知,慕容璟道:“我带着酒过来等你,多晚都等。”

    “……”秦如歌哂然道:“这样不大好吧?”

    “横竖生意上的事有管事打理,无碍的。”慕容璟说着,也不等秦如歌再说出拒绝的话来,“不早了,快回吧。看着你回屋,我就离开。”

    秦如歌本就想尝尝美人醉,也就不再说什么了,朝他摆了摆手,便大步回了听湖小筑。

    此时,慕容璟望着小筑的方向,脸上哪有半点忧伤?

    有的,是一切尽在掌控的自信和一丝极力克制后的笑容。

    今晚上,和她“初遇”的结果,比他预料得还要好。

    心里想要和她在一起的意愿,愈发的强烈。

    “啧啧啧,和(殿dian)下相识也有七年了,我竟不知道今儿是(殿dian)下母妃的忌(日ri)呢。想不到为了追女人,堂堂战神王爷连卖惨撒谎这些从前不屑用的招术都用上了,说出去,怕是要令无数人傻眼了。”

    萧风竹从不远处的一棵老榕树上跳下来,大步上前,站在慕容璟……呃,站在荣陵的(身shen)后,啧啧称奇。

    萧风竹乃是荣陵手下乌衣骑的首领,也就是说,乌衣骑乃是他培养起来的。

    说起追踪和隐匿,他的段位,比乌九高了不是一星半点。

    是以,秦如歌没有发现他,荣陵一点也不奇怪。

    收回视线,荣陵都懒得搭理他,脚尖轻点,便消失在夜色中。

    萧风竹坏笑着追上去喊道:“诶,(殿dian)下,我说你就不怕你克了她吗?”

    荣陵脚步顿了一下,依旧没理他。

    萧风竹在他(身shen)后,没能看见他一脸的傲(娇jiao)。

    呵,刑克……

    只有不知道她能力的人,才会有这样无聊的想法!

    ……

    秦如歌不知道,在她离开左相府回听湖小筑没多久,秦彧派出去查看粮仓的管家邹海便火急火燎的回了府。

    得知自己另一个粮仓的粮食一并被搬空后,秦彧气急攻心,终是忍不住吐出一口老血。

    整整二十二万石粮食,单单粮食的本钱就花了他近三十万两,更别说他收粮看粮存粮需要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上的消耗。

    原本以为借着这次百年难遇的大旱大赚一笔,结果到头来近一年的时间做了无用功不说,反倒还赔了近十万两银子。

    这还是因为有一仓粮食早早出手的结果!

    否则,以左相府的底蕴,还不得亏得砸锅卖铁维持高昂的(日ri)常开销?

    一个粮仓被搬空,他还能说服自己,是碰巧被人洞悉了他藏粮的地方。

    但两个粮仓被洗劫一空,就绝对不是简单的打劫了!

    难道说他的(身shen)边出了内鬼?

    不,同时知道那两个粮仓位置的,除了邹海再无他人。

    然邹海是他秦氏一族的家生子,一家子打秦氏一族在京城立足之后便跟着,可说是连命脉都系在他秦氏一脉之上,绝不可能做出监守自盗的事(情qing)。

    最主要的是,他也没那个能力搬空他两个粮仓!

    到底是哪个混蛋跟他秦彧过不去?

    “老爷,你没事吧?”邹管家担忧的看着秦彧道:“老奴去请府医来给你瞧瞧吧。”

    “我没事。”

    秦彧摸出手绢抹去嘴角的血迹,又端起茶盏漱了漱口,才一脸(阴yin)狠的道:“我现在只想知道,是谁针对于我!你确定对方没有露出一点蛛丝马迹?”

    “老奴十分确定。”

    邹管家神(情qing)认真的点头道:“老奴以粮仓为圆心,亲自带着人将方圆十里都仔细查过了,却没能有半点收获。足可见,对方毁灭痕迹的能力绝对不是普通的百姓或者小蟊贼能做到的!”

    秦彧沉着眉眼,眸光深沉的望着一个地方,再次陷入了沉思。

    到底是谁?

    难道是朝堂上那些政敌?

    下一刻,秦彧便将这一怀疑给否定了。

    如果是政敌,哪里会搬空他的粮食?只怕早就禀明皇上,趁机打压他了!

    奈何这事不敢明目张胆去查,他也就只能默默地吃了这个哑巴亏。

    ……

    翌(日ri),秦如歌去给即墨非离做了针灸后,在街上的食馆随便吃了些东西就去了玲珑阁,准备直接问问鹿掌柜城郊庄子的事。

    虽说下了几场雨后,天气已经不若她从海外回来时炎(热re),但她运功为即墨非离灸腿,着实是件极费体力和精力的事,如此一来,也就没那个精力再去跑几十里路了。

    玲珑阁新进了一批货物的消息,早便由客人口口相传,散布了出去。

    是以这段时间来,客人都络绎不绝,走了一拨又来一拨。

    秦如歌在门口瞧了瞧,看着那些客人,就如同看着行走的银钱,整个人心(情qing)好得不得了。

    正准备从玲珑阁旁边的小巷子绕到后面,从后院进入玲珑阁,一道微微有些熟悉的声音惊喜的在(身shen)后响起,“你是为舍妹治病的那位小……公子吗?”

    秦如歌下意识的顿住脚步回过头去,原来是白如霜的大哥白子钦,站在玲珑阁隔壁的绸缎铺子门口。

    还不曾说话,白子钦见了她,脸上立即漾开了真诚的笑意,大步迎向秦如歌,“恩公,果然是你。”

    “原来是白大哥,白姐姐现下如何了?”秦如歌一问出这话,就觉得自己问得多余。

    看白子钦对她的态度,便能知道结果了。

    果真,白子钦朝秦如歌福了福,道:“托恩公的福,舍妹恢复得很不错,如今已接回白府休养,就是十分惦念恩公,今儿个早上还叮嘱我定要找到恩公,当面跟你道谢。哪知道竟是遇上了!恩公,还请你务必给舍妹和白某家人一个当面表达谢意的机会!”

    “白大哥太客气了。”秦如歌微微笑道:“不过举手之劳罢了,白姐姐完全没必要挂在心上。等我得空,定会去为白姐姐再好好检查下(身shen)子。”

    白子钦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如此再好不过了。”

    鉴于在大街上,秦如歌心中好奇白如霜和南郡王府断了没有,但终究没问,大致跟白子钦约了个时间,便告辞折进小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