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王妃医手遮天 0089.气得不够惨

时间:2018-08-10作者:梓同

    鹿掌柜是个二十多岁的女人,风姿绰约,妩媚风(情qing)。

    别看她看起来柔柔弱弱弱不(禁jin)风,实际上美貌与智慧并存,做事干练果断,颇有手腕,丝毫不输男人。

    秦如歌能毫无后顾之忧的一去半年,便是因为有她在后方坐镇。

    鹿掌柜单名一个婵字,南靖国人,少时因家里穷,被亲爹卖给了人牙子,辗转又被卖到不桑国都城柔兰的第一青楼飘花楼,长成后成了那里的花魁。

    不桑国男子豪爽粗犷,多不懂得怜香惜玉,只要你出得起钱,即便是花魁,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鹿掌柜因不甘继续受凌辱,逃跑的时候被抓回,秦如歌恰恰遇上,花了三万两银子的巨资将其赎了出来,留在了(身shen)边。

    后来开了玲珑阁,她在管理上的才能被秦如歌发掘,就将玲珑阁交给她打理。

    得知秦如歌来了玲珑阁,鹿掌柜立即撇下客人,去厨房端了可口的点心和茶水去后院招呼她。

    秦如歌的事迹对手下人并没有隐瞒,对于这个亦主亦友的小丫头,她是打心里佩服跟疼惜。

    爹爹糊涂,嫡母心狠,亲娘没有话语权,她在没有任何人的帮助下,花了四年时间便走出一条康庄大道……

    想想当初她被卖掉的时候,已经十二岁,和秦如歌创建玲珑阁的时候年龄相左。

    和她比起来,当真是汗颜得很。

    鹿掌柜将茶点摆在桌上,看向凭窗而立的(身shen)影,柔声道:“小姐,这是你最(爱ai)的大邑囯明前(春chun)芽和秋菊那丫头新研制的芙蓉蟹黄糕。你快尝尝这糕味道如何。”

    秦如歌走向桌前,捻起一块淡黄色的糕点,小小的咬了一口,灵动的双眸登时就亮了。

    “鸡蛋和蟹黄完美的结合,桂花的香气将猪油的腥味完美的压制。”说着,睇着鹿掌柜,“似乎还有绿茶的清香?”

    鹿掌柜笑道:“小姐这张嘴,真是绝了。和面的时候,的确加了绿茶。”

    秦如歌又咬了一口咀嚼了几下道:“糕体松软清香不粘牙,即便是炎炎夏(日ri),吃起来也不觉得干腻,真真是不错。秋菊那丫头这方面的天赋,比起醉月楼的厨子,也是不差。”

    “你也觉得不错吧?!”

    鹿掌柜喜上眉梢,“秋菊那丫头就喜欢捯饬这些,我寻思着在玲珑阁周边给她置办一间铺子,再请几个人,专门卖她研制的糕点,再让你弄几张方子做成药膳粥,想来生意不会太差。”

    秦如歌几口吃掉一块糕点,又呷了一口茶,顿觉满口留香,意犹未尽。又捻起一块吃了两口才道:“鹿姐姐,你的感觉一向不差,有想法直接去做就是了,无需事事向我报备。待弄好了,方子我写给你就是了。”

    她只要知道结果就好。

    或者在某些事(情qing)决定不了的时候,她做最终决策即可。

    “只不过银子存在钱庄也没什么意思,不如拿出来多置办几间铺子,租也好,自用也好,断断比放在钱庄里更划算。”

    这就和后世炒房差不多一个道理。

    京城的房价一天一个样,当然,是往高了去,绝没有跌价的可能。

    买得越早,增值的空间就越大。

    且不说秦如歌救她脱离苦海,单单她对自己的信任和放任自流,鹿掌柜从来都是抱着感恩的心态。

    放眼整个京中,秦如歌的这份魄力跟心(性xing),便是许多男儿都自叹弗如的。

    将感激压在心里,唯有努力为她打点好一切,才是最实际的报恩!

    “对于独自打理一间铺子,秋菊的能力稍有不足。如果能将隔壁的绸缎庄买下,秋菊有不懂的地方,随时可以过来问我,且闲暇的时候,玲珑阁的丫头们还可以过去帮忙,当真是极方便。只不过那是白家的产业……”

    说到这里,鹿掌柜稍稍有些顾虑,“白家乃是京中首富,可不缺钱,这样好的地段,怕是开出再高的价钱,也不一定会将铺子转给我们。”

    呀。

    秦如歌鲜少在霍都,玲珑阁从开起来到现在,都是鹿掌柜在打理。是以,刚刚白子钦站在隔壁绸缎庄的门口,她只以为他是去那里办事,不曾想竟是他家的产业。

    为白如霜治病的事,她并未到处宣扬,鹿掌柜不知道也是有的。

    “这事交给我试试。”

    她不会仗着那份恩(情qing)白要人家的,只希望白家能割(爱ai)。

    有这层关系在,想必白家会卖给她这个面子吧?

    问了郊外庄子的事,秦如歌打包了些芙蓉蟹黄糕便回了竹苑。

    刚踏进院子,桑橘便神神秘秘的迎出来,给她说起邹管家回来了,秦彧因为粮仓的事气得吐血,今儿早朝都没去。

    本就心(情qing)极好的秦如歌,这下心(情qing)更好了。将糕点往桑橘怀里一放,“秋菊新研制出的糕点,拿去给我娘她们尝尝,我去瞧瞧去。”

    眼下虽说天色大亮,但她自信以她的实力避开府中暗卫,完全不在话下。

    借助敏锐的洞察力,避开潜藏的暗卫,秦如歌先到了秦彧的书房,见没有人,便去了他在前院的院子。

    结果,依旧没人。

    桑橘不是都说吐血了吗?这是跑哪去了?

    都能跑能走的,显然是被气得还不够!

    嗯,她得加把劲才行!

    秦如歌又去了卢氏的院子,也没能找到秦彧,最终在姬侍妾那里见到了人。

    大白天的,二人也没有顾忌的正在打架……

    果真气得不够惨啦!

    不过那姬侍妾能将秦彧一个中年男人稳稳的抓在手中,且卢氏和秦老夫人似乎都拿她没什么办法,这手段,绝对是让人叹服的。

    沈嬷嬷无意中听别的婆子提及,这位姬侍妾乃是秦彧手底下的官员送他的。

    秦如歌知道,官员为了讨好上峰,或者上峰为了拢络官员,之间相互送美人,在这古代实属再正常不过的事。

    但直觉告诉她,这位姬侍妾不是一个普通女子。

    一般来说,官员相互送的美人,必定是清白之(身shen)。相信秦彧也不可能将一个残花败柳当宝似的宝贝着。

    不管怎么教养,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到底还是愣头青一般的存在,在相当的一段时间内,对于男女(情qing)事都会有着一定的羞怯心。

    绝不可能如这位姬侍妾一般,在几个月时间里,就练就这般冰肌媚骨,比青楼女子还要媚人!

    不过,不管她是什么人,又有着什么样的目的,秦如歌都没兴趣。

    她只关心怎样让秦彧以及卢氏不好过。

    回到竹苑,饭菜已经摆上桌。

    想看看昨儿那位慕容公子是否如他所言多晚都等,秦如歌故意吃得极慢,而后又陪着江婉仪说了好一会子的话,才回了听湖小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