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王妃医手遮天 0090.一生伴侣

时间:2018-08-10作者:梓同

    今(日ri)的月色虽然不及昨晚皎洁,能见度倒也还算高。

    依旧在那棵老柳树下,一道灰白色的颀长(身shen)影背负着双手,面朝湖面长(身shen)而立,在他(身shen)后的柳树脚下竖着几只白色的酒壶,里面定然就是美名在外的美人醉了。

    和着微风,他的袍摆和鬓畔的发丝轻轻摆动着,银白的月光落在他(身shen)上,苍白中透着一股子忧郁,莫名的让人感到几分酸楚。

    想到他可能在这里等了许久,秦如歌心里略略有些内疚。

    当下也不再矫(情qing),缓缓的迈动脚步走向他。

    在距离他还有七八米的时候,他忽然转过头来,望着秦如歌扯出一个夹杂着欣喜的柔和笑意,“你回来了。”

    秦如歌被他的笑晃了下眼,脚下不由自主的顿了一下,才对他点点头,加大步伐走过去,在他半米外停下脚步道:“让你久等了。”

    近了才发现,他穿的是一件纯白的袍子,和即墨非离惯穿的颜色一致。

    只不过,明明相同的颜色,款式也是差不离,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大不一样。

    一个温润如玉纤尘不染;一个则雨泣云愁霞姿月韵。

    一个如天上的神仙,不可亵渎;一个则似坠落凡间的精灵,让人想要跨越种族与之亲近……

    “也不算久,一个时辰而已。”

    荣陵说得是混不在意,秦如歌却默默的感到汗颜,连忙指向一旁的白色酒壶岔开话题,“那便是美人醉?”

    “这便是美人醉。”

    荣陵弯腰拾起一壶,“我用玉壶润养三个月,正是口感最佳的时候。说起来也是你和它有缘,我从拿到手上到今(日ri),正好三个月。”

    秦如歌定睛一瞧,在月光下泛着莹润光泽的白色酒壶,果真是玉质的。

    但对于酒要用玉壶来养着口感才会佳的说法,她表示怀疑。

    对他所言正好三月和她有缘,更表示怀疑。

    不过他话说得好听,她听着极为舒服就是了。

    “这酒品着温和细腻醇香甘甜,实则后劲绵长,我觉得叫做醉美人还恰当些。”荣陵心细的扒开瓶塞递向秦如歌,“来,尝尝,不过切不可喝得太急,也不要贪杯。以你的酒量,一壶刚刚好,再多一点,就过了。”

    他没说的是,这酒是有人为了看美人醉态,专门为女人酿制的一款酒。

    后来有男人喝着觉得尚佳,便传了出去。

    红袖招的老鸨子觉得这酒就是提升红袖招业务的绝佳媒介,就花重金将酒的使用权给买了下来,男人要喝,只能到红袖招去喝,且不能带走。

    他统共就得一坛,还是文崇礼凭着守军将军的(身shen)份,以强硬手段跟红袖招的老鸨子买了两坛。

    喝剩后就剩三小壶,今儿个全带来了。

    ……

    他们昨晚才喝过一回酒而已,他就能知道她的酒量了?

    秦如歌不信。

    她不说千杯不醉,却是喝趴过老刀叔那个无酒不欢的大酒鬼,马队里的其他男儿,更是不敢和她喝酒。

    再说了,昨儿的桃花酿,她可是喝了足足两壶,都没显半点醉态呢!

    哪能被一壶花楼用来揽客的酒给撂倒了?

    然,接过酒壶时,不经意和男人裹挟着洪荒之力的眼神碰撞上,秦如歌顿时感到心里似揣了只小鹿似的,砰砰乱跳。

    绵醇的酒香,和着男人洋洋盈耳的声音以及柔(情qing)似水的眼眸,她觉得,不用尝,都有些醉了。

    前世,她忙于家族事业,致死都不曾尝过(情qing)滋味。

    这一世,为了自我救赎以及在这异世站稳脚跟,一直无暇他顾,纵然时常和男子打交道,却不曾想过这个问题。

    但她不是傻子,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白花,在眼前这个男人眼里,她看到了男人看女人时的异样(情qing)愫。

    从昨晚他再次相邀时,她就感觉到了。

    最让她意外的是,她发现自己并不讨厌,甚至还有些雀跃。

    她只是没时间恋(爱ai),不是不期许。

    她是个正常的小女人,自然也渴望有一段刻骨铭心的初恋跟一个呵护备至的男人。

    艰难的抑制住狂跳的心,她想,这难道就是看对眼了吗?

    感(情qing)一事,是她两世为人的空缺。

    她有能力挣钱,也有能力保护自己,只要她想,也有那个实力爬上自己想要的位置。

    所以,她期许的男人,不需要有多好的家世,也不需要有多高的社会地位,她需要的是一个能理解她包容她懂她的男人。

    当然,如果这些对方已然有了,她也不会排斥。

    眼前的男人容貌绝佳,腹有诗书,(胸xiong)有乾坤,还精通音律。

    通过昨晚的交谈,她觉得,他就像是浩瀚广袤的书海,香醇悠长的美酒,甘冽纯净的山泉,优美动人的诗篇……

    他堪称男人中的典范,让人忍不住想要读他品他亲近他发掘他。

    如果跟这样一个男人谈恋(爱ai),应该是一件十分有格调的事吧?

    握着酒壶,秦如歌错开他在昨儿的地方坐了下来,望着粼粼湖水,下意识的嗅了嗅酒壶,觉得没有问题,才轻轻仰着脖子浅尝了一口。

    初品,醇香甘冽,温和怡人,像是果酒。

    再品,满口含香,余味悠长,果真是好酒!

    荣陵将她细微的神(情qing)和动作完美的捕捉在眼里,心里感到无奈又好笑。

    这个小狐狸,警惕(性xing)还(挺ting)高。

    偏偏这样一个举动,反而更加深了他要娶她为妻的意愿。

    作为荣王府的世子,南靖国最年轻的异姓王爷,皇上唯一御封的战神,以及镇西军的统帅,他可说是挡了无数人的路。

    他一向就知道,他是一块颇有硬度的绊脚石,不管是敌国还是本国,无数人想要将他这块挡路石给搬开,除之后快。

    所以,能够站在他(身shen)边的女人,必须有着聪慧的头脑,以及过人的胆识和自保的能力。

    当然,既能深得他心,又能在危险发生前将危险及时的杜绝在外,那就更完美了。

    眼前的小女人,无疑满足他期许的所有条件,是最适合他的一生伴侣!

    荣陵在她(身shen)边坐了下来,看着她大大的抿了口酒,眼中闪过一抹期许的光芒。

    索(性xing)他都告诉她不能喝太急,若然一会酒后发生些什么,就不能怪他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