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王妃医手遮天 0091.小哥哥,来姐姐亲一个

时间:2018-08-10作者:梓同

    秦如歌不是贪杯的人,但美人醉能够让无数人趋之若鹜,自然有它的道理。

    她喜欢它的甘冽醇香回味悠长,更喜欢品着它和(身shen)边的男人或对酒当歌,或天南海北的侃大山,抑或就那样对月而坐什么都不说……

    一壶尽,她忍不住看看荣陵,又看看剩下的一壶酒。

    她那好似要糖吃又担心家长不给的小样儿,看得荣陵想笑,假意劝道:“别喝了,会醉的。”

    “我酒量尚可,嗯,再喝小半壶就好,剩下的拿去给手下的人。”

    之前老刀心心念念想要喝美人醉,只不过后来那文崇礼的人看得紧,两天的时间恁是没让他们离开客栈,自然就没能喝上。

    回霍都的路上,他可是念叨了好几天,听得她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若然给他带些回去,定会感动得涕泪纵横,对她死心塌地。

    “再说我家就在旁边,喝醉了你送我回去不就好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带了些(娇jiao)嗔以及对荣陵的信任,让他心底刚刚升起的想要借她醉了做些什么,以将她和自己捆绑在一起无处遁逃的想法,也只得按捺了下去。

    罢了,既然她喜欢,就让她喝吧。

    他心里很确定她就是他想共度一生的人没错,但他有他的骄傲,使不出下三滥的手段,真的把她怎么样。

    将剩下的一壶酒递给秦如歌,后者接过便一脸惬意的抿了口。

    看着她心满意足的样子,荣陵抚着光洁的下巴,想着是不是该把酿制美人醉的人给绑回来,专门给她酿酒。

    ……

    事实证明,荣陵的话是对的。

    不是因为他了解秦如歌的酒量,而是他了解美人醉这个酒。

    说起来,酿这酒的人也是猥琐得很,故意将口感酿作女子很快接受并钟(爱ai)上的味道,勾起她们对美人醉的贪恋,暗里却是加了一味能让她们在喝了一定量后迅速醉去的缠梦引。

    第二壶还没喝上几口,一阵晚风吹来,秦如歌便感到有些头重脚轻,看着周围的景物都是漂浮的。

    好在她的意识还在,知道这个时候立刻回家才是正解。

    她将酒壶的塞子塞上后,摇摇晃晃的就要站起。

    荣陵连忙伸手去扶,还不曾凑近她(身shen),便被她警惕的推开了。

    “不、不用你、你扶,我、我自己能、能行。”

    秦如歌舌头打结的(娇jiao)憨模样,荣陵觉得可(爱ai)极了,果真没再去搀扶她,只等着她站立不稳的时候再动手,免她被摔倒。

    秦如歌起到一半,便感到脚下发软,晃了几晃就自个儿扑向了荣陵。

    美人主动投怀送抱,荣陵哪有弃之不顾的道理?

    虽说没想把她吃干抹净,从此贴上他荣陵的标签,但亲亲抱抱举高高还是可以的。

    立即敏捷的跳起来,张开了怀抱。

    然,她这一扑,力道并不轻。

    饶是荣陵已经做好了准备,亦被她给撞得趔趄了几下。

    刚刚站住脚,便感到她浑(身shen)的力量全数放在了他的(身shen)上,一张巧笑倩兮的酡红小脸已经凑近跟前,眼神迷离,摇头晃脑的打量着他。

    两人间的距离,近到他轻易便感受到她喷洒在脸上略显急促的温(热re)气息。

    紧接着,一双柔若无骨的小手落在他的脸上,口里含混不清道:“呀,好俊的小哥哥……来姐姐亲一个……”

    荣陵正在分辨着她说的是什么,两片柔软温凉的薄唇已然印在了他的唇上……

    “嗯,口感不错,姐姐喜欢……”

    下一刻,转为啃咬,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

    虽然她啃得他有点疼,但在刹那的震惊过后,荣陵依旧感到幸福特么的来得猝不及防,飘飘(欲yu)仙,体内的火苗瞬间被点燃。

    艾玛,早知道一壶酒就能解决问题,他该在褚凉城的时候就付诸行动,哪里还容她去接近即墨非离,留下隐患?!

    不过到底还是他快了一步,什么隐患对他来说皆不是事了。

    狗(屁pi)太子即墨非离,一边凉快去吧!

    忍受着嘴上的荼毒,荣陵按捺住内心的狂喜,假意推了推怀中的小女人,没推动,便搂着她的柳腰,一个旋(身shen)将她咚在老柳树上,反被动为主动……

    只不过,两个菜鸟的亲亲实在有些惨不忍睹——

    嘴都肿了。

    急促的呼吸和体内炽烈如火山喷发的温度,使得荣陵不得不强行叫停,若非他不想如此草率对她,早就借势将她办了。

    他是个再正常不过的男人啊!

    望着怀中软软靠在他(身shen)上的小女人,荣陵声音嘶哑的道:“小野猫,想不到你如此火辣主动,不过今儿就算了,等咱们成亲后,有的是时间玩亲亲啊。”

    他决定了,一定要将酿制美人醉的青衣叟给劫持回来,专门为他的女人酿制美人醉。

    更决定等战事结束,便向皇上请旨娶她做他的王妃!

    未免自己把持不住将她就地正法,荣陵觉得还是送她回去比较好。

    当下架着秦如歌,向听湖小筑走去。

    一路上,她的手极度不安分,嘴里依旧叽叽咕咕个不停。

    荣陵仔细听着,总算是听出来了,她是在索求亲亲!

    瞅着她(身shen)段柔软,一脸媚态,他心里打定主意,今后绝不许她在他以外的人面前喝酒。

    特别是男人和即墨非离!

    ……

    “叩叩叩。”

    “谁啊?”

    院门叩响没多久,里面便传来竹心疑惑的声音。

    她的心里奇怪得紧,小姐回来从来都是翻墙而入,这么晚什么人会来?

    打开门,看见自家小姐醉醺醺的半挂在一个俊美得不像话的白衣男子(身shen)上,一只手不安分的在扯着男人的衣襟,嘴里含混不清的嘟囔着什么!!!

    她们小姐居然醉酒了!

    她们小姐居然跟个男人喝酒了!

    她们小姐喝醉酒居然是这个样子的!

    ……

    在短暂的惊愕之后,竹心便喜上眉梢,满(身shen)满眼都透着八卦的因子。

    哎呀,她们小姐总算是开窍了,居然和个美男子喝得酩酊大醉,怎么就没把人家给睡了呢?

    如此绝世美男,不睡未免太可惜了呀。

    倏然想到什么,竹心立即收起脸上的八卦因子,一把将秦如歌从荣陵的怀里捞出来,一脸审视的上下打量着荣陵,视线有意无意在他大腿那处瞟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