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王妃医手遮天 0092.躲避

时间:2018-08-10作者:梓同

    她们小姐这会子穿的可是女装!

    女装啊!

    为了不让左相府的人瞧出她有钱从而赖上她,她的妆扮有些普通,但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那都是(身shen)材一流的大美人一个!

    这个男人,居然在她们小姐喝醉酒主动调戏的(情qing)况下把她送了回来……

    不会是那方面有毛病吧?

    短短两息时间,眼前的小丫头神(情qing)从惊愕到狂喜再到质疑,到最后赤果果的审视,可谓是瞬息万变。

    前面的(情qing)绪变化,荣陵不觉得有什么,可她最后那个小眼神以及她突如其来的动作,会不会太直白了些?

    他又不傻,如何不懂其中的深意?

    只是他实在没想到,他一腔好意最后居然落得个“不行”的下场……

    这简直是对他赤果果的侮辱!

    鬼知道他忍得有多么辛苦!

    罢了,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他才不和她计较。

    强捺住心底的怒火,荣陵眸色温柔的瞅着竹心(身shen)边不安分的小女人,心道,迟早有一天,他会在她(身shen)上连本带利的找回场子!

    有了这个想法,心底的火气瞬间消弭殆尽,视线一转,落在竹心脸上的眼神冷得能将人冻僵。

    好冷的眼神!

    竹心不由得瑟缩着脖子,眼神跟着恍惚了一下。

    等她再看时,他已经转开视线,极尽温柔的望着自家小姐。

    是她的错觉吗?

    “她喝多了,带她回去好生侍候着。”荣陵以命令的口吻道。

    “是。”

    竹心还沉浸在他那冰冷的眼神里心惧得无以复加,以至于对他的命令竟毫无底气的应了,根本忘了她不是他的奴婢,没必要听他的命令。

    荣陵这才满意了,正准备转(身shen)离开,秦如歌挣脱竹心的手,扑向他道:“小哥哥……亲……亲亲……”

    也不知是怎地,她这一声竟是透着浓浓的魅惑,喊得无比清楚。

    让竹心震惊于这话的内容的同时,简直觉得没眼看。

    她从来都不知道,她家小姐喝醉了是这个样子的啊啊啊!

    因为她从来就没有见到她喝醉过。

    荣陵温柔的将她推开,以极其宠溺的口吻旁若无人的哄道:“乖,你喝醉了,等你清醒了咱们再玩亲亲,现在乖乖回去洗洗睡了。”

    “小哥哥……”

    岂料,他刚把秦如歌给推开,她又要贴上来。

    面对这样的她,荣陵觉得无比煎熬,心里喟叹一声,点了她的(穴xue)道。

    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一个公主抱抱起秦如歌,荣陵睇向竹心,“带路。”

    “呃,哦哦。”

    竹心再也不敢造次,连忙调头,带他进了秦如歌的闺房。

    绕过一盏水墨山水屏风,入目便是一间淡蓝色调的简洁雅致不失温馨的卧室。

    这还是荣陵第一次进女子的闺阁。

    对秦如歌的品味,荣陵心中暗暗点了个赞。又在看到墙角一架瑶琴的时候,微微有些讶异。

    似乎不曾想到,他怀中的小女人,竟是个多才多艺的女子。

    屋内到底还有旁的人在,很快他便收回视线没再多看。

    走向罩着蓝色帐子的(床chuang)榻,小心翼翼的将秦如歌放在(床chuang)榻上,又为她脱了鞋子盖了薄被,便看也不看一旁的竹心,目不斜视的出了屋子。

    竹羽沐浴出来,正在大厅擦拭头发,乍然看到一个男人从秦如歌的房里出来,登时吓了一跳,厉声喝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从我们小姐房里出来?”

    荣陵理也不理她,头也不回的出了院子。

    竹羽丢下手中的帕子就要去追,但对方施了轻功眨眼便消失在夜色中。

    她自然看出了自己和对方的差距,想追定是追不上,即便追上,估计也不是对方的对手,懊恼的跺了跺脚,头发也不擦了,连忙去了秦如歌的屋子。

    见竹心正在给秦如歌换衣裳,这才放心了一些。

    “心儿,那个男人是谁?”

    竹心将事(情qing)简单一说,亦是听得竹羽觉得不可思议。

    不过她的侧重点不在荣陵不行,而是她们小姐竟然跟一个陌生男人喝酒,以及她喝醉酒后那惨不忍睹的醉态。

    ……

    翌(日ri)天刚蒙蒙亮,秦如歌便醒了过来,是被头疼给疼醒的。

    短暂的懵((逼))后,才想起昨晚喝酒了,还喝醉了。

    不过她的记忆停留在醉酒前,醉酒后的事(情qing),是半点也想不起来。

    撑着坐起来,秦如歌对外唤道:“竹心竹羽,你们谁在外头?给我倒杯水,再把凝神丹给我拿两粒过来。”

    听到她的声音,正在打扫屋子的竹心连忙停下手里的动作,净了手,将早早就备下的药丸和(热re)水送了进去。

    秦如歌服下药丸,没多时便好了许多,将杯子递给竹心的时候,才发现她正一脸促狭的望着自己。

    一时间感到心里毛毛的,“臭丫头,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怪吓人的。”

    竹心脸上的促狭立即转化为委屈,“小姐,要说吓人,我昨儿个晚上才是被吓坏了。”

    想到荣陵,秦如歌心神一凝,正想说什么,竹心已经噼里啪啦的将昨晚的事事无巨细的告诉了她。

    秦如歌愕然的瞪大眼睛,她居然跟一个才见了两次的男人索吻???

    真的假的?

    她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来?

    啊啊啊,竹心说的那个人一定不是她!

    一定不是!

    见秦如歌不相信,竹心就差祖咒发誓来证明自己没撒谎了,“小姐若是不相信,不如等下次见到那位公子时,自己问问?”

    她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也就容不得秦如歌不信了。

    登时一张俏脸红到耳根,连忙拉过被子将头给蒙了起来。

    她的一世英明因为一壶酒,毁于一旦啊啊啊!

    ……

    因为这件事,秦如歌当天都没去给即墨非离灸腿。

    未免即墨非离苦等,她让竹羽亲自去了趟尚品古玩店,以(身shen)体不适为由,请假一天。

    又担心荣陵会在小筑堵她,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没敢回听湖小筑。

    除了抽了一天下午去白家解决了店面的事,其他时间里,她给即墨非离针灸好便直接回了竹苑,把江婉仪高兴了好几天。

    荣陵第二(日ri)去了听月湖没等到秦如歌便知道她是不好意思了,即便想念得紧,但并未再派人去跟踪她。

    不过每(日ri)里到了晚上,依旧会去听湖小筑。

    果真等了有七八天,一道黑影鬼鬼祟祟的从听湖小筑的后院潜入了小筑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