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王妃医手遮天 0093.得了便宜卖乖,说的就是他

时间:2018-08-10作者:梓同

    回自己的窝跟做贼似的,秦如歌表示很心酸,也很悲哀。

    心中打定主意再不喝酒了。

    至少,不能在那个男人面前喝酒!

    只不过追究起来,也不能怪慕容璟,毕竟他一直都在劝她别喝了。

    怪只怪她贪念美人醉的甘醇,多喝了几口。

    只是她想着要将最后的半壶酒带给老刀叔的,结果,醉得不省人事不说,那酒也不知道是被慕容璟给带走了还是扔了。

    失策啊失策。

    让竹羽竹心准备了(热re)水,又让她们在卧室里放置了冰桶,舒舒服服的泡了个花瓣浴,将烘干了头发后,秦如歌便回了自己的卧室。

    躺在软乎乎的大(床chuang)上,感到人生都圆满了。

    湖边的温度本就比竹苑低了一两度,再加上有冰桶,屋内的温度不高不低,当真是舒服极了。

    相比起来,竹苑的(床chuang)太硬,又担心秦彧跟卢氏哪天发神经冲去竹苑,便不敢大肆用冰,(热re)得每晚很晚才睡着,第二天一早起来,(身shen)上都黏糊糊的。

    是以,她才每(日ri)里不辞辛苦,在听湖小筑和竹苑来回跑。

    说起来,连老天似乎都在和她作对。

    发生那件事后,连着几天高温,她硬生生在竹苑蒸了好几天的桑拿。

    原本她想着忍忍就过去了,可是今晚的温度比前几天都高些,她都躺(床chuang)上了,还是忍不住爬起来,回了听湖小筑。

    呼,她终于可以安安生生的睡一觉了。

    秦如歌伸了个懒腰,正准备伸手挥灭一旁的蜡烛,忽然,感到小轩窗那里有轻微的异动。

    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想到了荣陵,侧头看见窗户没有闩,她猛地一下就坐了起来,趿着自制布拖鞋,准备百米冲刺去将窗户给闩上。

    岂料,一道白影比她更快的推开窗户跳进屋来。

    他就站在窗前,一动不动一瞬不瞬的望着她,眼神幽怨极了。

    秦如歌呈一个起跑的姿势僵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下意识的望向他涔薄的嘴唇,想到那里曾经被她蹂躏到发肿,她的耳根子一下就烫了起来。

    瞧着她那傻乎乎的样子,荣陵按捺住眼底快要溢出的笑意,幽幽的开口,“为什么躲着我?”

    他这话,无疑让秦如歌感到脸颊更烫了。

    但输人也不能输阵,她摆好架势,视线缓缓移向荣陵的眼睛,这才发现他那小眼神幽怨得跟个被欺负了的小媳妇似的。

    这才意识到,从始至终,他才是被轻薄的那一个。

    那输人不输阵的想法,瞬间((荡dang)dang)然无存,出口的气势无形中就弱了几分,“我没有躲着你。”

    荣陵斜了墙边的瑶琴一眼道:“可是你那晚跟我说你琴技了得,并约好翌(日ri)老时间弹琴给我听,岂料我夜夜都在那等你,你却是七八天不见人……沐姑娘,大家都是江湖儿女,怎能言而无信?”

    “……”秦如歌有些懵((逼))。

    她有说过这话吗?

    为何她一点印象也没有?

    可即便她说过,那也是醉话,能相信吗?能当真吗?

    而且她琴技就算极好,也不可能做出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事来,那不是她的(性xing)格。

    但这丫的都找上门来了,还说得信誓旦旦,这话就断然不能这么回。

    “慕容公子,我这几天实在是太忙,给忘记了。要不明天吧,明天我定早些回来弹琴给你听。”先拿话将他骗走,明天她再回竹苑,即便天天蒸桑拿也不回来了!

    “你这些天说不回就不回,谁知道你明儿有没有时间呢?择(日ri)不如撞(日ri),现在就请沐姑娘履行承诺吧。”

    话落,荣陵走向秦如歌,极其自然的牵起她的手。

    秦如歌想要挣开,但却没能挣脱,正想说什么,荣陵的声音倏然在耳边魅惑的想起,“歌儿,我可是清清白白的好男儿,长这么大,你是第一个亲我的女子,难道不准备对我负责吗?”

    他的气息喷吐在耳畔,秦如歌只觉得酥酥麻麻的,以至于他那声暧昧的称呼都没能注意到。

    她倒退半步,与他拉开些距离,但手却依旧被他握在手中。

    “你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吃亏的?要说吃亏,貌似吃亏的是我吧?”秦如歌声若蚊蚋的嘟囔着。

    这人怎么这么讨厌?

    让她负责……

    说得好像她不是初吻似的!

    他当时要推开醉酒的她,还不容易吗?

    可他偏偏没有,还任由她轻薄,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得了便宜还卖乖,说的就是他了。

    荣陵明明听得清清楚楚,却是憋着笑意佯作没听见的问,“歌儿,你在说什么?”

    这声“歌儿”秦如歌听得真真切切,不过她并不反感他这样叫,也没有回他的话。

    因为,心里憋屈。

    想到自己一个现代人居然因为醉酒轻薄了他而觉得丢脸到不敢面对……

    那才是丢现代人的脸!

    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情qing)绪丢到脑后,她微微仰着下巴,笑颜如花的望着他问,“慕容公子,你想让我怎么负责?”

    荣陵心里早便有了计较,想也没想的道:“我娶你或者你嫁给我。”

    秦如歌恶寒,这不就是一个意思吗?

    不过才见了三次面就要娶她,他脑子没问题吧?

    她虽是这样想,心里却是微微被触动了一下,佯作淡定问道:“你是认真的?”

    荣陵望着秦如歌的眼睛,语调温和却坚定,“绝无玩笑之意。”

    看出他不似说笑,秦如歌内心有根弦再次被拨动,却并没有因此便找不着北,神(情qing)倨傲的回望着他道:“想娶我,可没那么容易。”

    “有什么条件,你提出来。”

    “慕容公子,我沐歌虽然不是什么高门闺秀,但也有自己的骄傲,更有能力在不嫁人的(情qing)况下,也能过得很好很好。”

    于她来说,左相府并不是她的家,秦彧那个渣渣也不是她的爹,左相府二小姐的(身shen)份,更是与她无关,她只是借用了秦如歌的(身shen)体,为她守护在意的亲人罢了。

    “你这话我认同。”

    “是以,我不会做小,也不会和别的女人共侍一夫。除非我死了,否则我的夫君一辈子只能有我一个女人。”

    秦如歌觉得,她提出的这个条件对妻妾成群的古人来说是极苛刻的,是个男人就不会认同。

    但她的话刚落,荣陵便笑道:“我本也没有让你做小的打算,也不想自己的后院因为别的女人的介入而搞得乌烟瘴气,让我(爱ai)的人伤心劳神。”

    就像他的父王,在母妃还在世的时候便纳了几个妾室,后宅表面一团和气,实则暗潮汹涌。

    特别是母妃死后,愈发的变本加厉。

    所以,他绝不会让自己心(爱ai)的女人重蹈母妃覆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