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王妃医手遮天 0094.咱们试试吧

时间:2018-08-10作者:梓同

    这也是他不愿意住在荣王府的缘故!

    ……

    他前一句才说不会让她做小,后面就接着一句“不让我(爱ai)的人伤心劳神”……

    那么,那个“我(爱ai)的人”,她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指的就是她?

    秦如歌心如鹿撞,怦怦直跳。

    虽说两世为人,但到底是个小女人,又在感(情qing)上还是一张纯洁的白纸,一见钟(情qing)这种事落在她(身shen)上,免不了让她感到窃喜跟甜蜜。

    何况,她并不讨厌眼前这个男人。

    不过他一个古代男子,居然看得如此通透,还真是(挺ting)让人意外的。

    或者说,他就是骗小女生的?

    然,不管他这话是不是骗小女生的甜言蜜语,她还是想遵循本心,给他也给自己个机会。

    秦如歌正这样想着,荣陵手上稍稍用力便将她扯进怀里,脉脉温(情qing)的睇着她道:“歌儿,给我个机会,证明我说的话绝非心血来潮,会不会?”

    心中已经有了决定,秦如歌也就不再扭扭捏捏,轻轻点了点头道:“咱们相处试试吧。”

    荣陵喜不自胜,(情qing)不自(禁jin)的在她额上亲了一口道:“歌儿,你是我认定的女人,我若是违背今(日ri)的话……”

    感(情qing)的事本就是两个人的事,没必要因为最终不能有好的结局,而让一个人独自去承受些什么。

    她秦如歌今(日ri)既然拿得起,将来必定也能放得下!

    是以,不等他说出恶毒的誓言,她忙接口道:“你若是违背今(日ri)的话,我走就是了。”

    认识她也有一段时间了,对她不说多了解,但荣陵很清楚,她有自己的智慧、手段跟事业,自然就有离开的底气,便不能以别的闺阁女子那般看待她。

    只是他荣陵不(爱ai)则已,既然(爱ai)了,便会一心一意去对待对方!

    “歌儿,你不会有这样的机会的!”荣陵霸气的回道。

    秦如歌笑颜如花,“那就再好不过了。”

    毕竟,除非不得已,没有人会想要一段失败的感(情qing)。

    ……

    与荣陵的(情qing)事确定下来后,秦如歌每(日ri)里都沉浸在恋(爱ai)的甜蜜跟喜悦中。

    竹心和竹羽曾经很是担心秦如歌的个人问题,毕竟她入秋就快十六岁了。

    而她经常东跑西跑,甚至跟着马队一去就是个月,对于荣陵能收了她们小姐很是高兴,很快便接受了他。

    不过给即墨非离治腿的事,秦如歌没和荣陵说。

    但他的确是个值得交往和依靠的男朋友,似乎知道她要忙,每天早上天刚亮,便带了美味的早餐来到小筑,陪她用早膳,然后送她离开。

    到晌午,她便去荣陵的别院用午膳,傍晚则是回竹苑,履行女儿的义务,陪江婉仪用晚膳,然后再回听湖小筑。

    (日ri)子一天天的,过得充实又惬意。

    再加上这次从海外运回来的货物都十分新奇跟别致,玲珑阁总店和分店的生意都更上了一层楼。

    点心铺子经过重新装修,在准备了一段时间后,也顺利的开业,且生意非常的不错。

    对她来说,当真是(爱ai)(情qing)事业两得意。

    人一得意,精气神就好了。

    再有着(爱ai)(情qing)的滋润,整个人由内而外散发着独特的女(性xing)魅力——

    男装的她,英姿飒爽,意气风发,女装则明眸善睐,风姿绰约。

    这(日ri)早上,秦如歌和荣陵一同用了早膳后,便雷打不动的前去尚品古玩店给即墨非离灸腿。

    尽管荣陵非常十分极其很不愿这样美好的她每(日ri)在即墨非离(身shen)边转悠,却碍于他作为戌边主将“临阵脱逃”的事若被人知晓,后果实在太过严重,暂时不能透露(身shen)份,便不得不眼睁睁的目送她离去……

    经过近两个月的治疗,即墨非离的腿已经能站起来,还能勉强的走上几步。

    这放在从前,即墨非离简直不敢想象。

    可是,那个年龄不大的女孩做到了!

    她不但给了他希望,也给了太子一党希望。

    这对他和太子一党来说,都是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qing),让他们濒临死寂的心死灰复燃。

    等到他能正常行走的那一天,他定会好好感谢她!

    便是阿莫,心里对秦如歌的看法也大大的改观。

    ……

    秦如歌哼着小调进到尚品古玩店的后院时,即墨非离正在阿莫的的搀扶下练习走路,额头上是忍耐疼痛时密布的冷汗。

    阿莫当先看见秦如歌,对即墨非离道:“主子,秦姑娘来了。”

    闻言,即墨非离侧头望去,便看见秦如歌红光满面,眉眼中是怎么都掩不住的喜悦和属于女子特有的(娇jiao)媚。

    他乍然发现,此时的她,英气与妩媚并存,格外的迷人,简直让人移不开眼。

    即墨非离压下心底一丝异样的感觉,在阿莫的搀扶下坐回轮椅,笑着问道:“如歌,瞧你似乎很开心,有什么好事可以和我分享分享吗?”

    他的笑容干净澄澈,不染一丝杂质,半点也不像是在皇宫那个大染缸里侵染长大的人。

    这样的人,未免让人感到不真实。

    秦如歌觉得,还是她家阿璟更有人味些。

    “我的点心铺子终于开张了,算不算好事?”秦如歌并不打算将自己的私事到处宣扬,即便那人是太子。

    “的确是好事一件,在什么地方?一会让阿莫去买些尝尝,也算是照顾你的生意。”

    即墨非离若是吃得好了,可以在宫中给她宣传宣传,秦如歌自然不会不拒绝,“不是我自夸,我手下的厨娘做出的点心,便是醉月楼的厨子也能比上一比。

    但她最出色的不是手艺,而是创新,断断不会让太子(殿dian)下失望就是了。

    特别是我铺子里的药膳粥,品种齐全,价格公道,结合养(身shen)、美容、健体等功效,霍都城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太子(殿dian)下可以去尝尝。”

    “说得我现在就想去了。”

    秦如歌失笑道:“太子(殿dian)下,不急在这一时,咱们还是先灸腿吧。”

    趁着阿莫抱他回屋的间隙,秦如歌又道:“太子(殿dian)下,我很理解你想要正常行走的心(情qing),但(欲yu)速则不达,(殿dian)下别用劲太过,每(日ri)里练习一刻钟就好,否则再次伤了膝盖,便是神仙也束手无策。”

    闻言,即墨非离感到冷汗涔涔。

    自打能站立后,他便迫不及待的想要能行走,这几(日ri)得空便练习走路,倒不曾想,竟是适得其反。

    当即保证道:“不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