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王妃医手遮天 0095.三年和平协议

时间:2018-08-10作者:梓同

    给即墨非离针灸完毕,他想要和秦如歌一起前去点心铺子,被她给拒绝了。

    她这段时(日ri)没打不动的阿璟一起用午膳,可不想因为别的男人,而破坏他们的美好约会。

    离开尚品古玩店,秦如歌便蹿进对面的小巷里,东蹿西蹿的甩掉暗中的阿索,准备去往荣陵的别院。

    不得不说的是,那男人是个很懂得生活的人。

    别院里有上好的厨子,各种派系的都有,绝((逼))是在业界最顶尖的存在。

    这些(日ri)子每顿不重样的饮食,把她的胃都养刁了,连带的竹羽竹心每(日ri)里都盼着他送早膳过去呢。

    当然,那个男人才不会专门为两个丫头带吃的。

    但为了她能吃好,带给她的种类比较多,她一个人这样吃一点那样吃一点也就饱了,剩下的便便宜了两个丫头。

    这贴心的举动让她感动又窝心,深觉自己当初给他也给自己机会的决定,格外的明智。

    “嘚嘚嘚……”

    “八百里加急喜讯!”

    一阵马蹄声夹杂着一道略显嘶哑的声音,高亢的在街的那头响起,“不桑国兵败,主动提出与我国签下三年和平协议!”

    声音的主人骑着(日ri)行千里的汗血宝马,(身shen)穿南靖国士兵的军服,(胸xiong)前一个大大的黑色“驿”字,乃是驿站的传讯兵。

    “太好了,咱们南靖国又一次兵败不桑国!”

    “陵王(殿dian)下又打胜仗了!”

    “可恶的不桑蛮子,总算是知道咱们陵王(殿dian)下的厉害了。”

    “谁说不是呢?咱们国家在干旱缺粮的(情qing)况下俨然打了胜仗,这下看不桑国还有什么颜面发起战争!”

    “陵王(殿dian)下不愧是咱们南靖国的战神!”

    “……”

    随着传讯兵高亢的声音一路而来,百姓们不论男女老少,莫不是欢呼雀跃,在屋内的人,纷纷顶着炽烈的太阳跑到街上。

    原本稀稀拉拉的大街,瞬间人满为患。

    他们言语之间,都是对战神陵王的崇拜跟敬仰。

    自打建国以来,南靖国与不桑国大大小小的战事不断,对方主动提出休战的(情qing)形,还是第一次。

    即便只是三年的和平协议,也足以让人兴奋许久了。

    不管是对朝廷还是百姓而言,这绝((逼))是一件只得纪念跟庆祝的大喜事!

    自古神仙打架百姓遭殃,战争最是劳民伤财不说,许多家庭还得承受死亡带来的无可磨灭的记忆和悲恸……

    没有谁,会喜欢时不时的打仗。

    秦如歌站在人群后,听着百姓们口口相传,莫不是对那个传说中的陵王(殿dian)下赞不绝口,心中对这位不靠自己的家族,小小年纪便凭借自己的实力跟才能,得到无限殊荣的南靖国最年轻的战无不胜的异姓王爷,多了几分好奇。

    那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怎么就能做到战无不胜呢?

    又想到秦彧接她回来的用意,秦如歌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她倒是不介意也不畏惧那什么克妻之说。

    不过,但凡能力特别出众的男人,一般都养成了刚愎自用一言堂的品(性xing),乃是大男人主义的典型,她秦如歌最是喜欢自在,怕是无福消受他的“恩典”。

    嗯,阿璟不管是容貌、(性xing)格,还是才能,就很合她的胃口。

    最主要的是,她的人生从来都只受自己调配,秦彧想要让她去为秦如烟和秦含烟“抵命”,怕是要让他失望了!

    ……

    骏马疾驰而去,前往宫中报信,大街上百姓的(热re)(情qing)却并未消褪。

    想到阿璟还在等着自己,秦如歌沿着店铺最里侧人少的地方快速行去。

    “啊,有人晕倒了!”

    正走着,前方有人大声叫着,从而引起不小的(骚sao)动。

    秉着医者仁心的信条,秦如歌疾步上前,“大家让让,我是大夫。”

    听到有大夫在,围观的人群顿时让开一条道,放秦如歌进去。

    晕倒的是一位须发斑白,面相慈和,(身shen)材不胖不瘦但极高的老人。

    他一(身shen)灰布麻衣,头发以一支普通却造型别致的木簪挽着。

    秦如歌蹲(身shen)为他把了把脉,见没有什么大碍,便道:“这地上烫得很,麻烦来两个人将老人家抬到旁边的店子里。”

    岂料,围在周围的百姓不知是怕担上麻烦,还是觉得这老人家可能是普通百姓,不值得他们搭手,一个个冷漠得很。

    秦如歌在心里叹了声世态炎凉,从袖袋摸出一搭银票,取了两张十两的,指了两个(身shen)强体壮的大汉道:“你们将老人家抬到旁边,这二十两银子就是你们的了。”

    不过一两丈的距离,一人便能得十两银子,两个大汉乐滋滋的将老人抬到一间茶楼。

    秦如歌又花了十两银子跟茶楼老板借了几条条凳拼在一起,让两个大汉将老人平放在条凳上,这才取了银针开始给老人扎针。

    不过一盏茶的工夫,老人便醒了过来。

    迷茫的望了望周围,最后视线落在手上还拿着银针的秦如歌(身shen)上,“小伙子,你是大夫吗?老夫这是怎么了?”

    “老人家,你没什么大碍,就是太激动晕了过去。”

    想到这位老人家昏倒的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因为不桑国战败提出休战而太激动,秦如歌心里觉得好笑极了。但出于礼貌,她极力压住笑意道:“老人家,你是不是时常头晕、乏力、容易疲倦?”

    “呀,小伙子,这也能把出来?”

    老者惊讶的道:“你说得没错,老夫这毛病都好几年了,看了不少大夫,也喝了不少苦药渣子,都没见有任何起色。老夫难道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

    “呵。”

    秦如歌失笑道:“老人家,你可不要自己吓自己。不过是血脂有些偏高罢了,没什么大问题……”

    “血脂偏高是什么病?”老者一脸懵((逼))。

    秦如歌:“……”

    她总不能用一大堆的现代的词汇给他解释什么叫高血脂吧?

    “不是什么大病,只是有碍健康罢了。这样说吧,就好比一根管子,里面被一些脏东西给堵住了,导致血流不畅,引发头痛等症状。”她想了想道:“这样吧,我给你开两副方子吧,一副茶饮,一副食疗。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