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王妃医手遮天 0118.慕容公子的专属包间

时间:2018-08-10作者:梓同

    秦如歌一怔道:“已经回来了吗?还蛮快的。不过这大(热re)天的,我可不想去人挤人。”

    虽然她很好奇陵王(殿dian)下是怎样一副尊容,但让她大(热re)天去人挤人做夹心饼干,她可不乐意。

    “嘿嘿,不用挤,不用挤。”桑橘笑嘻嘻的道:“竹心当时正好在玲珑阁,一得到消息,立即就去醉月楼订包间了。”

    “……”秦如歌一脸汗哒哒。

    看来她手底下这些个丫头,竟还是那位陵王(殿dian)下的铁杆粉丝呢!

    不过,在这个崇尚英雄的年代,她们迷恋陵王这样一个保家卫国战无不胜的王者,其实再正常不过了。

    至少比后世一些因为明星长得帅便被迷得神魂颠倒的小迷妹们好了太多。

    也罢,她便去看看这位克妻之名在外的陵王(殿dian)下,到底是人如其名呢,还是因为他不败的战绩,被人刻意美化了。

    决定后,她懒懒的伸了个懒腰站起来道:“既然如此,那就去瞧瞧吧。嗯,等我换(身shen)衣裳换个妆……”

    不等秦如歌说完,桑橘便拉住她道:“哎呀,小姐,反正京城里除了左相府的人,没几个认得你,还换什么啊?再挨下去,就来不及欣赏陵王(殿dian)下的风姿了。”

    说着,看向江婉仪道:“夫人,我们去了啊,晚些带好吃的回来。”

    小女孩玩心大,江婉仪是理解的,这几(日ri)歌儿半步不离的陪在她(身shen)边,也是苦了她了。

    是以,她笑着对她们挥挥手,“去吧,去吧,我等你们回来用晚膳。”

    ……

    主仆二人翻墙出了左相府,招来追风,二人同骑到了玲珑阁,将马放在玲珑阁后面的竹林,便准备步行去醉月楼。

    到了大街上一瞧,秦如歌整个人有些懵((逼))。

    尼玛,这是全京城的人都出来了吗?两世为人,总算是见识了一次什么叫做万人空巷。

    只见原本可容五六辆马车并行的青石大道两旁已经挤满了人,只在中间留出一条可容四五匹马并行的道儿,供回归的将士们通行。

    街边的酒楼茶肆里,也有不少人从窗户探头出来,向着南城门的方向张望。

    那一张张脸,不管老少男女,蜜汁兴奋。

    于是,二人又回到玲珑阁后头,从隔壁街到了醉月楼前。

    醉月楼前也是站满了人,竹心正跳着脚在人群后张望。

    秦如歌和桑橘拨开人群进了酒楼,发现大厅里却是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

    “心儿,订着包间了吗?”桑橘问道。

    竹心苦着脸道:“订着什么啊?我的动作算是极快的了,可是到了这里才发现,临街的包间乃至堂厅位置,都被人给订完了。我想着去别的地方看看,又怕你们来了找不着我,索(性xing)就没去。”

    “瞧着这个架势,去别处估计也是白跑一趟。”

    桑橘也分外惋惜,忽然想到什么,眼睛一亮,将竹心和秦如歌拉到一旁小声道:“不如我们去屋顶吧,看得真真的,又没人和我们挤。”

    秦如歌透过大门口的人群头顶望向外面艳阳高照,心里对这丫头脑残的主意表示不感冒。

    她可不愿意为了见一个这辈子可能都不会有交集的男人,委屈自己去烈(日ri)下暴晒。

    不过竹心却是极为赞同,“好啊好啊,咱们这就去。”

    正在二人游说秦如歌的时候,出恭回来的萧风竹一眼就看见了秦如歌,想到她可能是来看荣陵的,连忙找上酒楼负责人韩掌柜。

    不一会儿,韩掌柜走向秦如歌几人,笑眯眯的对她们拱手道:“几位小姐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秦如歌对待下面的人一向不薄,在外面的时候,桑橘和竹心等人的穿着打扮,基本上和她没有太大的出入。

    甚至因为秦如歌出来的时候没有换装,(身shen)上的料子比竹心还稍稍差一些。

    但其实韩掌柜早便在荣陵的书房见过秦如歌的画像,听到萧风竹来说起陵王(殿dian)下心里的那个人来了,连忙上前来。

    不过为了不显得太过唐突,才故意将几个都认作是京中的小姐。

    秦如歌未答,竹心道:“掌柜的,我们的麻烦你现下也解决不了。”

    韩掌柜自信道:“小姐不说说,又怎知我解决不了呢?”

    “我们想要一睹陵王(殿dian)下的风采,你能为我们腾挪出一件临街的包间吗?”

    “我当是什么事呢。”韩掌柜笑道:“作为醉月楼的掌柜,我要是连这点小麻烦都解决不了,就要被人笑话了。”

    “掌柜的你有空余的包间?钱不是问题,你只管带我们去就是了。”竹心和桑橘顿时喜上眉梢,能不去外面暴晒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几位小姐请跟我来。”

    在韩掌柜的带领下,秦如歌几人到了四楼临街的一个大包间,里面的装潢和摆设,极其精雅别致,格局跟档次比其他包间高了不止两个层次。

    “掌柜的,这里似乎是某位达官贵人的专属包间?”秦如歌道。

    韩掌柜目露赞赏的道:“这位小姐真是慧眼如炬啊!你说得没错,这里乃是一位复姓慕容的公子的专用包间,平(日ri)里一般不接待客人,不过他这段时间并不在京中,不如把它暂时租借给你们,赚点外快,他也是不知道的。”

    一听“慕容”二字,秦如歌心里猛地跳了下。

    是他的包间吗?

    正(欲yu)说什么,竹心乐道:“掌柜的,该不会是慕容璟慕容公子吧?”

    “呀。”韩掌柜佯作惊讶的望着竹心,“这位小姐认识慕容璟公子?”

    “何止认识?他可是我们小姐的亲亲(情qing)郎。”竹心说着,打趣的看向秦如歌。

    “……”秦如歌哑然。

    这妮子怎么什么都往外说呢?

    定是她对她们太宽宥了!

    嗯,她决定,回去后定要好好的教教她规矩!

    “哎呀,慕容公子可是我们这里的常客呢。”韩掌柜睇向秦如歌,神(情qing)有些讪讪的,“既是如此,小姐用这包间再名正言顺不过了。只是刚刚的话,还望小姐千万不要告诉慕容公子啊。”

    说到最后,他一张老脸格外的局促不安。

    似乎在担忧秦如歌将他拿慕容公子的专属包间来赚外快的事告诉他。

    秦如歌自然明白他指的是什么,笑道:“多大点事啊,掌柜不必担忧,我不说就是了。麻烦掌柜的为我们准备些茶点让人送来……”

    “啊,来了来了,陵王(殿dian)下来了!”

    话未落音,窗外响起一阵阵欢呼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