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王妃医手遮天 0288.不要怪她以自己的方式争取

时间:2018-08-10作者:梓同

    “父皇切莫乱说!”

    即墨非离当即做出一副惶恐的样子,起(身shen)离开座位走到即墨景德跟前跪下道:“儿臣是男子倒是无所谓,可陵王妃一个女子……这种事(情qing)传出去,岂不是会成为第二个白如霜?儿臣之所以会那样做,不过是因她为儿臣治好了腿罢了!”

    说着,他举手做发誓状,“儿臣若有半句虚言,愿遭……”

    他的誓言还未说出,便被即墨景德给厉声喝止住,“离儿,不可乱说!父皇相信你就是了。”

    随即,他起(身shen)亲自将即墨非离搀扶起来道:“这地上凉得很,你这腿又是刚好,切勿可受凉落下病根!嗯,以后见了父皇也不用跪了。”

    即墨非离旋即红了眼眶,哽咽道:“儿臣多谢父皇体恤。”

    “咱们父子说这些做什么?没得生分了!”即墨景德说着,眼眶也微微有些湿润,“只有你好好的,父皇百年之后,才敢去见你九泉之下的母后啊!”

    说着,他感叹道:“时间过得真是快,你母后已经离开朕十八年了,可即便过了那么久,她的音容笑貌,一举手一投足,朕都还是记得清清楚楚。”

    “母后能得父皇如此挂念,儿臣相信她在九泉之下亦会很开心。”

    父子俩说了好一阵子话,即墨景德才离去。

    ……

    没多久,即墨景德父子见面的事,肖如意便知道了。

    许是太过愤怒,竟是连往(日ri)的端庄衿傲都不复存在,那咬牙切齿的样子,生生让她看起来老了十岁。

    她一边扯起顺手的东西往地上砸一边冷笑道:“傍晚才得知那兔崽子的腿好了,现下便去见了他,还真是迫不及待啊!哼,还将人都清走,父子俩有什么不能让人知道的事要商议啊?”

    说着,一只珐琅花瓶被她扔在地上,发出“哐当”的声响,吓得邬嬷嬷惠(春chun)等人大气都不敢出。

    “文心兰那个((贱jian)jian)人只不过陪了他五年,本宫可是陪了他整整二十五年啊!到头来,却还是比不过一个死人,让本宫这心里如何福气?”

    当初文心兰一死,他便立了即墨非离为储君,哪怕是那兔崽子的腿受伤的三年间,都没有想过废太子,改立她的儿子……

    她以为,这南靖国的天下,最终将是她肖如意的儿子的。

    是以,这三年来也不去催他,才白白错过了那样好的机会!

    也是她想看看她肖如意在他的心目中有多少份量,没有再对那个兔崽子出手。

    可到头来……

    她终究是不如一个死去二十年的人!

    也罢,既然他心中没有她们母子,也就不要怪她以自己的方式去争取了!

    ……

    翌(日ri)早朝后,即墨景德前脚一走,秦彧后脚便跟了去。

    到了御书房案前刚站定,即墨景德抓起一方砚台就朝他砸去。

    秦彧躲也不敢躲,好在砚台砸偏了,没砸到人,但墨汁溅出来,糊了他半边脸,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皇上,微臣惶恐。”

    秦彧也不敢伸手去抹,跪下道:“昨儿的事如今只是云霓公主的片面之词,具体怎样,还得与陵王妃对质才清楚。毕竟陵王妃是会功夫的,小女哪有那个能力将她推下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