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来 第八十章 出山

时间:2018-04-04作者:烽火戏诸侯

    陈平安出山之后,先去往铁匠铺子,走过那座石拱桥的时候,少年双手合十,低头快步而行,神色无比庄重诚恳,碎碎念道:“老神仙有话好好说,千万别打人啊。如果有什么请求,可以晚上托梦给我,最好别大白天的,我是真的有点怕啊。”

    所幸等到走到石桥那一头,陈平安安然无恙,少年顿时眉开眼笑,屁颠屁颠去找阮师傅和阮秀。

    少年不知愁滋味。

    阮邛依然是在檐下招待陈平安,一人一张小竹椅,阮秀站在她爹身后,满脸遮掩不住的喜悦。

    阮邛看到满身尘土的草鞋少年,小心翼翼将箩筐放在身前,又动作轻柔地从大半箩筐的草药底下,掏出包裹两幅山河形势图的布囊,递给他的时候,愧疚道:“爬挑灯山的时候,山路被一条大瀑布拦住了,我就在瀑布下的深潭附近,找了个地方藏起箩筐,还搭建了一个小树架子遮风挡雨,没有想到爬到瀑布顶没多久,就下了大雨,雨水实在是太大了,等我赶紧下去,树架子果然已经被压塌了,箩筐和棉布行囊被雨水浸透,好在两张地图用黄油纸包裹得比较严实,等到太阳出来后,我拿出来看了一下,只是地图边角有些湿,但是晒干之后还是有明显的痕迹……”

    阮邛打开布囊和黄油纸,发现两幅地图品相几乎完好无缺,那点折损根本可以忽略不计,再说了,两张摹本地图而已,所以窑务督造署和龙泉县衙那边,根本就没有要拿回去的意图,但是阮邛可不愿意拿这个真相来安慰少年,瞥了眼站在自己身前局促不安的陈平安,问道:“暴雨时分,在挑灯山的那条龙湫瀑爬上爬下,你找死啊?”

    陈平安笑着不说话。

    阮邛挥挥手,示意少年坐回去,别站在自己身前碍眼。

    陈平安坐回那张翠绿可爱的小竹椅上,当他把两幅地图送还阮师傅后,整个人终于如释重负,这一路上如果不是害怕糟践了那两幅珍贵地图,他这趟入山出山最少可以省下三四天时间。而且这么久相依为命,一向念旧的少年其实内心深处,对两张地图有些不舍,每逢天气晴朗、登高望远的时分,陈平安就喜欢拣选一个视野最开阔的地方,然后摊开那两张地图,举目远眺看一下山河,收回视线低头看一下地图。

    大半个月来,陈平安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如此充实过。

    阮邛突然将那两幅地图轻轻抛给陈平安,“椅子还不错,回头再做两张,地图就当是报酬了,送给你。”

    虽然阮邛还是不喜欢这个泥瓶巷少年,但是阮邛还不至于因此而全盘否定陈平安。

    阮邛完全能够想象那副场景,一场滂沱大雨里,心急如焚的清瘦少年沿着瀑布往下,只为了看一眼地图才能安心。

    当然,在阮邛眼中,这种行为一点都不英雄气概,相反还很刻板迂腐。

    说实话,相比这个苦兮兮的少年,阮邛更欣赏小小年纪就懂得审时度势的大骊皇子宋集薪,或是生性开朗、万事不愁的刘羡阳,哪怕是锋芒毕露的马苦玄,也有很多可取之处,哪怕是自幼跟随在齐静春身边的读书种子赵繇,也没有陈平安这么死板不开窍。

    之所以临时改变主意,将地图找个由头送给陈平安,其实是下定决心要跟这个少年划清界限,铁匠铺子可以收纳他作为铸剑学徒,但绝对不会成为自己的开山弟子,以后自己按照承诺,庇护他买下的山头,但是这小子绝对不要想跟自己闺女有任何牵连。

    其实说到底,阮邛并非是因为出身看轻陈平安,而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阮邛的徒弟,必须是他的同道中人,双方亦师亦友,能够联手为宗门打造千年盛世,所以性情相合,极为重要。

    陈平安自然不知道阮师傅的思绪绕了那么一大圈,少年只是接住地图,抱在怀里,问道:“衙署那边督造官大人不会有想法?”

    阮邛冷笑道:“最少在六十年之内,我都是这座龙泉县的太上皇,所以我的规矩最大。”

    阮秀嘀咕道:“爹,哪有你这么往自己脸上贴金的人。”

    对于女儿的拆台,阮邛置若罔闻,对陈平安沉声道:“说正事,你最后选中了哪五座山?”

    陈平安下意识坐直身体,“在神秀山周围,我选中了三座,宝箓山,彩云峰,仙草山。”

    阮邛点了点头,“眼光还算不错,宝箓山占地很大,在六十多座山头里名列前茅,而且不是什么空架子。我如果不是为了今后的那座护山大阵考虑,会舍弃横槊峰选择宝箓山,毕竟在这千里山河当中,除非是山神坐镇或是藏有秘宝,谁占据的地盘更大,谁拥有的灵气就更多,肯定就更占便宜。”

    “仙草山是唯一一座有望诞生草木精魅的风水宝地,只可惜地方实在太小,哪怕出现一位,根脚和品相应该不会太好,道理很简单,小小池塘如何养得出一条大蛟龙。至于彩云峰,比较一般,除了地势高、风景秀美之外,对于修行一事,并无多少裨益,除非你有本事从云霞山弄来云根石,安置在彩云峰几处山脉窍穴,才有可能是一桩好买卖。”

    “你没有去看过黄湖山的那座湖泊?”

    阮邛的最后一个问题,让陈平安愣了愣,“看过。”

    “你继续,还有两座山头是什么?”

    阮邛点到即止,没有继续之前的话题,已算仁至义尽,不再继续泄露玄机。

    因为黄湖山的那座小湖,与仙草山有异曲同工之妙,不同之处,在于仙草山有希望出现草木精魅,黄湖山则盘踞着一条井口粗细的蟒蛇,是名副其实的“地头蛇”,只是与某条小泥鳅的“争水之战”中遗憾落败,失去了近在咫尺的大道机缘。

    但是大道之妙就在于并无绝人之路,如今骊珠洞天破碎下坠,被龙王篓抓去大隋的金色鲤鱼、化作阮秀手腕上那只镯子的火龙,截江真君刘志茂身边的那条泥鳅,被赵繇画龙点睛的木龙,再加上拼了命也要死死跟随王朱的土黄色四脚蛇,这五条小玩意儿,便是骊小珠洞天,三千年后即将寿终正寝之际,真正积淀下来的五份大机缘,至于那些养剑葫芦、照妖镜之类的法宝灵器,当然肯定不差,可是比起那五份活生生的福缘气运,仍是逊色许多。

    而黄湖山的那条大蟒,如今反而因祸得福,方圆千里,已经没有对手能够跟它掰手腕,一举成为雄踞一方的霸主。以后山神河神一旦入驻其中,这条大蟒只要识趣一些,能够被其中一位招安至麾下,获得大骊朝廷的官府护身符后,说不定从此就是一片坦途,真正走上修行之路。

    陈平安说道:“我打算买下真珠山和落魄山。”

    阮邛愣了愣,好奇问道:“真珠山也就罢了,一颗迎春钱而已,可以说是千金难买心头好。可那落魄山,你是如何看上眼的?照理说此山位于大骊龙泉县的西南边境,按照你的行程,肯定没有去过,以前更是大骊的封禁之山,你就凭一个名字就选中了它?”

    陈平安有些汗颜,不愿意说出原因。

    当时陈平安摊放着地图,犹豫不决到底选取哪一座大山,结果有一只飞鸟从头顶掠过,竟然拉了坨屎在形势图上,陈平安赶紧擦拭干净,发现之前那坨屎的位置,刚好就在落魄山三个字上。陈平安不再多想什么,就毅然决然选中了落魄山,也不管这个山名晦气不晦气。

    姚老头曾经说过,山水之间皆有神灵。

    所以陈平安就当做是山神老爷的一次暗示。

    阮邛想了想,“选中落魄山,不是不行。那就这么说定了,落魄山,宝箓山,仙草山,彩云峰,真珠山。五座山头,三百年期限,在此期间,你就算把一座山峰全部挖空搬走,也没有人拦阻。山上一切出产,无论草木灵药,还是飞禽走兽,甚至是偶然所得的秘宝,都属于在大骊山河谱牒契约上画押的那个人名。”

    陈平安点头道:“明白了。”

    阮邛耐心道:“需要注意的事项,一个是你死之前,必须通过龙泉县衙向大骊朝廷告知消息,你需要更换继承五座山头的某个或者某些个人名。当然,大骊户部那边会存放一份秘密档案,你可以在名下五座山头,分别下写下一个遗产受惠人,为的是怕你某天暴毙,死前来不及交代后事立下遗嘱。再一个是在三百年内,你如果想要卖出山头,并不是随时随地就能够决定的,必须通过大骊官府那边最少三方势力的点头答应,交易才能实现,而且我不推荐你卖出这几座山头,因为你不管卖出什么样的高价,最后你都会发现自己卖亏了。”

    阮邛虽是坐镇一方的兵家圣人,却与一个骤然富贵而已的陋巷少年,平起平坐地讨论事务,看似荒诞不经,实则再合情合理不过。涉及到开山立派的千秋大业,还有自家闺女的证道契机,容不得阮邛他不苦口婆心,恨不得把道理情况一点点掰碎了解释给眼前少年听。

    阮邛问道:“陈平安,有什么想问的吗?”

    陈平安摇头笑道:“没了。”

    阮邛点头道:“那就先这样,我估计你还剩下些铜钱,回头我帮你留心一下小镇那边的铺子交易,你同样可以趁机入手,但是贪多嚼不烂,以后小镇八方势力鱼龙混杂,你买下一两间底子相对厚实的老字号铺子,就可以了。”

    陈平安脸色微微涨红,“谢谢阮师傅。”

    阮邛自嘲笑道:“君子怀德,小人怀土。”

    陈平安有些疑惑,因为不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阮邛挥挥手赶人道:“忙你的,不用管这些无病呻吟,何况你小小年纪,本就没有到可以谈心胸、谈境界的地步。”

    陈平安站起身,背起箩筐,突然听到阮邛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题外话,“齐先生走了之后,偶尔怀念一下齐先生,当然没有问题,人之常情,但是别让自己陷进去,更别想着刨根问底。等到买下五座山头和一两间铺子,你就舒舒服服躺着收钱,娶妻生子,开枝散叶,也算光宗耀祖了。我阮邛也好,大骊朝廷也罢,都会看护着你和你的家业。就像你的名字,平平安安,比什么都重要,说不得以后哪天时来运转,走上修行路,也不是没有机会。”

    陈平安默然离去。

    在少年离开铺子后,阮秀坐在竹椅上,问道:“爹,你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阮邛淡然道:“意思是说,思想境界不如君子的小人,只会一门心思想着获得一块安逸之地。”

    阮秀奇怪道:“这有什么错,安土重迁,搁哪儿也挑不出毛病来啊,怎么就小人了?这句话谁说的,我觉得不讲道理。”

    阮邛脸色晦暗,轻声道:“所以儒家圣人又说了,吾心安处即吾乡。”

    阮秀气呼呼道:“读书人真可恼,天底下的道理全给他们说光了!”

    阮邛语重心长道:“秀秀啊,这也不是你不爱读书的理由啊。”

    马尾辫少女故作惊讶咦了一声,连忙起身道:“爹,我怎么突然多出一大把力气,那我打铁去了啊。”

    ————

    陈平安赶往杨家铺子,将大半箩筐的各色草药送给一名店伙计手里,称完斤两,陈平安拿到手二两银子,其实许多稀罕草药都算是陈平安半卖半送给铺子,一些个那名年轻店伙计根本认不出不识货的草药,其实是杨老头颇为看重的重要药材,这些花花草草才是真正值钱的好东西。

    但是陈平安这趟进山,采摘采药本就是顺手而为,根本没想着赚钱,事实上在陈平安学会进山烧炭之后,几乎次次卖药给杨家铺子的店伙计,除了卖给店铺里那个名叫李二的憨厚汉子,其余数十次,次次都是亏的。

    杨老头从不会收取陈平安的药材,如果陈平安敢白送给铺子,就会被杨老头扔到大街上,可如果卖给店里伙计或是坐馆郎中,那么不管什么离谱的价格,性情古怪的杨老头便会不闻不问。

    这次陈平安没有见到杨老头。

    走出铺子后,陈平安发现路上很多人都在议论纷纷,说是那座十二只脚的螃蟹牌坊那边,出了大事情。说是老监造官大人,卸任之前出钱建造廊桥的那个宋大人,风风光光地回到小镇了,而且这次是以一个礼部郎中的了不得身份,带着一批文绉绉威风八面的官老爷,看上了螃蟹坊那四块匾额的字,毕竟都是读书人嘛,可以理解,但是不知为何,督造官衙署那边得到消息后,立即就火烧屁股地入山,通知那位原本打算去远幕峰查看伐木事宜的小吴大人,然后这位财神爷就带着幕僚佐吏,更加火急火燎地一起出山,拦住了官场老前辈宋大人那一行人。

    无事一身轻的陈平安就顺着人流往牌坊楼走去,远远站在人群外边。

    看到牌坊四方匾额下,架起了八架梯子,一块匾额左右两边各有梯子。但是当下只有“当仁不让”匾额的左右,站着两位年龄悬殊的儒士,其中年长一人,正低头,似乎对着脚下某人疾言厉色,用外边的大骊官方雅言训斥着什么。

    有人拍了一下陈平安的肩膀,笑呵呵道:“陈平安,这么巧啊,你也看惹恼呢?”

    陈平安转头一看,是那个眉心一颗朱红小痣的话痨少年,实在是有些怕他的絮絮叨叨,就说道:“随便看看,好像也听不懂他们讲什么,这马上就回家。”

    模样清雅秀气的少年笑道:“别啊,你听不懂,我可以解释给你听嘛,这件事情可有意思了,你要是错过了,以后肯定后悔!你们的小镇父母官吴鸢大人,这会儿是跟品秩更高的礼部老爷们起了冲突,站在楼梯上那个,是礼部的右侍郎,算是正儿八经的大骊重臣了。一边呢,估计是老资历的前前任监造官宋大人,拿那匾额的事情跟人拍胸脯邀功,说保管把匾额给你老人家留着,送回你老家里不敢说,送到礼部衙门肯定板上钉钉的,于是这才当上了正五品的郎中,所以这次礼部老爷们趁着敕封山神河神一事,名正言顺过来收取东西了。另一边呢,是把小镇所有宝贝视为自己禁脔的小吴大人,一听有人要拿走小镇仅剩不多的珍贵老物件,如何能答应?退一步说,哪怕心里愿意捏着鼻子受这窝囊气,可要知道四姓十族那么多老狐狸,正在旁边憋着坏看笑话呢,如果他这个时候装了孙子,估计以后就很难当上那些大族门户的爷爷喽。本来就不顺的文武两庙选址,肯定要黄了。”

    陈平安认真听完少年眉飞色舞的讲解,问道:“你到底是谁?怎么知道这么多?”

    少年伸出一根手指,指着自己,笑道:“我?哈哈,我可不是大骊朝廷命官。我姓崔名瀺,瀺字比较生僻难写,麻烦得很,你不用管。”

    陈平安看着少年的眼睛。

    少年神色自若,嬉笑道:“我年纪比你大,所以你可以喊我崔师伯。”

    陈平安笑了笑。

    少年也跟着笑起来,双手轻轻搓着脸颊,“没关系,我还有个绰号,喊起来应该比较顺口,叫绣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