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来 第九十七章 拜山头

时间:2018-04-04作者:烽火戏诸侯

    (晚上还有一章。)

    一行人沿着龙须溪和铁符河缓缓南下,可日行六十余里,李宝瓶和李槐都是脚力异于常人的孩子,林守一虽然草鞋都磨破了两双,也是富家子弟,可不愿在两个李姓孩子面前叫苦认输,硬是熬着,加上陈平安教了他用草药敷脚的土法子,终究是咬牙熬过来了,队伍里有白驴和马匹帮着驮物,所以走得并不算太艰难。

    陈平安心底很佩服李宝瓶这三个孩子,于是游学两个字,以及读书人这个称呼,在草鞋少年心目中,分量愈发加重。

    龙泉县隶属于大骊永嘉郡,在很久之前,东宝瓶洲所有王朝一起下诏,天下州郡县如果带龙字,皆需要避讳修改,换上其它字顶替,如今龙泉县估计是沾了骊珠洞天的光,才得以破例。

    破碎洞天落地生根之处,比起早先悬空位置,已经往南偏移了很多,距离大骊南部边境的?**蚬兀羰浅德碜吖俚梨渎罚涫挡还掠嗍奔洹?br />

    朱河在福禄街李家,应该翻阅过许多私家藏书,知晓许多门外事,陈平安有事没事就跟朱河讨教,反之朱河也乐意跟少年请教一?**肷较滤墓婢孛诺溃17疾恢危染频拇问嗔耍祷暗氖焙蛏倭耍质匾蛔源雍裙锏牧揖坪螅17甲叩煤芙识饰鳎庇谐晌【乒淼那魇啤?br />

    李宝瓶小书箱里,摆着一部大骊朝廷颁布的彩绘版郡县堪舆图册,照理只有一州刺史衙署才有资格存档秘藏。按照图册显示,他们很快就要攀爬一条名为棋墩山的山脉,山路长达三百余里,途径永嘉、白云在内四郡。

    一行人在山脚稍作休息,李槐看着宽不过骑龙巷的小路,呆若木鸡,震惊之后转头怒骂道:“阿良!这就是你说的驿路,大骊朝廷特建的官马大道?!鸡肠子一样细的破路,也算官道?”

    驿路,俗称官马大道,将一座王朝疆土的全部郡县相互衔接,驿路就像是人体经脉,一旦阻塞,就会气血不通,放在国家身上,就是政令不行。

    阿良坐在路旁一块朽木墩子上,仰头喝过酒后,笑哈哈道:“驿路也分等级,大骊南部边境的?**蚬兀腥蹑渎吠ㄍ狈剑宥丈芥渎肥粲谧钚〉囊惶酰嘤美丛擞么善鳌2枰逗途危郧叭死慈送苋饶郑缃褚蛔曛槎刺煺饷赐厣弦凰ぃ瓒狭嗽灸媳蓖u溃馓蹑渎肪驮菔逼挥昧耍狭撕眯┤说牟坡罚矶嗷跷锒纪v驮谄宥丈缴铰瞿下吹囊蛔寺胪纺潜撸泻熘蛘颍牛抢锏幕u蠖嗍橇饺说男〈坏酵砩希苹鹜鳎系慕愣蔚煤埽诖坊蚴谴玻惶跆醢谆ɑu笸龋湍敲垂室饴陡憧矗诹桨毒破套拥阋缓埔坏ㄉ祝换ㄇ湍馨卓匆凰蕖!?br />

    婢女朱鹿赶紧弯腰捂住自家***的耳朵,以免被这个登徒子的浪荡言语污了耳朵,她怒容道:“我们不在那红烛镇过夜!”

    阿良用酒葫芦指了指一旁的陈平安,笑嘻嘻道:“过不过夜,得问他,他才是管咱们钱袋子的财神爷。”

    朱鹿眼神凌厉,杀机重重,像是陈平安敢点头她就敢***。

    陈平安想了想,脸色认真道:“肯定要在小镇停留,添置补充一些必须物品,至于要不要在那边过夜,得看那边客栈旅舍收钱贵不贵,我们人多,如果价格不公道,就只能算了。”

    朱鹿脸色阴沉,咄咄逼人,“如果便宜,咱们就要住在那种烟花脂粉的肮脏地方?陈平安!你有没有想过,我家***,和林守一?**闶前敫鋈寮易拥埽故巧窖率樵旱难e樱趺纯梢杂肽切┥朔绨芩椎呐伺诙樱呐驴床坏侥切┳髋换妫芑崽揭恍┎豢叭攵颐抑簦 ?br />

    陈平安硬着头皮答道:“到了小镇再说。”

    朱鹿火冒三丈,朱河拦住女儿,“就按照平安说的,不要妄下定论,到了那边再看,我们又不是一定要在红烛镇过夜。”

    朱鹿伸手指着陈平安,犹然气咻咻道:“幸好你不是读书人,要不然那些圣贤书真是因你蒙羞!”

    陈平安这一路上跟李宝瓶和朱河识字认字,看着大义凛然的朱鹿,少年顿时有些败下阵来。

    罪魁祸首阿良在一旁幸灾乐祸。

    朱鹿最后斜瞥一眼少年头上的碧玉簪子,觉得真是碍眼,讥笑道:“沐猴而冠!”

    朱河轻喝道:“朱鹿!”

    李宝瓶和林守一同时皱了皱眉头。

    阿良懒洋洋喝了口酒,再好的酒,一直喝?**ヒ裁簧踝涛叮钕氲胶熘蛘虻男履鹦踊u海陀行┢诖胱旁趺创映缕桨材潜咂阋永垂祚?br />

    陈平安欲言又止,终于还是没有开口,默默带着他们登山。

    只是入山之前,草鞋少年依旧向以往那般,拜了三拜。

    这是姚老头传下来的老规矩,但是从不跟陈平安解释缘由,陈平安这些年始终照做不误。

    阿良对此嗤之以鼻,就连陈平安不要他随便坐树墩子,也从不理会,累了就一屁股坐下,就像现在那样大大咧咧。

    陈平安不是那种喜欢把自己的喜好强加于人的人,劝过两次后,阿良一直我行我素,也就不再劝阻,而且一路行来也无不妥,陈平安就更不会多嘴。

    接下来这一段漫长山路,虽是多青石铺就的驿路,却颇为难行。

    暮春时节,山野草木却毫无迟暮之气,草木深深,花树怒放,生机勃勃,像是今年的春天尤为漫长,迟迟不愿散场。

    山路弯曲,盘旋而上,一行人不管大小,腿上都裹了棉布行缠,用以增长脚力,人手持有一根木杖,当然还有陈平安亲手编制的草鞋,就连行囊备有好几双结实靴子的朱河朱鹿父女,也不例外。

    朱鹿一开?**阑畈豢希悠舐幔罄慈肷接錾嫌晏欤铰纺嗯2豢埃=诺状蚧炻故堑翘萌胧业奈淙耍淙徊恢劣谙障蠡飞匆蝉怎哪芽埃詈蟛坏貌淮铀种心霉菪簧希罨蓖底爬趾牵荒招叱膳纳倥唤攀咕2仍诶媚嗬铮翅鄯宓奈淙耍幸馕囊唤挪忍ぃ匀皇拼罅t粒背〗Φ美罨卑肷砟嘟?br />

    孩子家境贫寒,本就没带几身换洗衣物,立即戳中了伤心处,哭得稀里哗啦,气喘吁吁的林守一不愿掺和这摊子烂事,停步在旁休息的时候翻白眼。朱河是性子淳朴的人,哪怕已是五境武人,依然耐着性子跟孩子赔礼道歉,答应出了山进了市镇,一定给他买一整套崭新衣物,可孩子在意之事,就是自家穷苦自己可怜,一看到那婢女脾气这么坏,偏偏身边还跟着一个有钱的爹,孩子只觉得自己被伤口撒盐,哭得更加撕心裂肺,双脚使劲踩着泥泞地面,很快就跟一只小泥猴似的,一来二去,所有人都心烦气躁起来,陈平安上去劝说,李槐不愿听,陈平安很快就被连累得一身黄泥,所幸陈平安什么苦头灾殃没受过,倒是没急眼,只是有点无奈。

    朱鹿趁机煽风点火,看吧,好心没好报,陈平安,你赶紧把这种没心没肺的东西丢下得了。

    李槐哭得更加厉害。

    李宝瓶大声呵斥也不管用。

    陈平安思来想去,最后只得试探性问道:“李槐,我回头帮你做一只小竹箱,咋样?”

    那孩子立马止住哭声,胡乱抹去眼泪鼻涕,认真问道:“多大的?”

    陈平安回答道:“不能太大,你个子小,背起来不能觉着重才行,要是不答应,就当我没说,你继续哭,然后我们继续赶路,跟不跟上随你。”

    李槐咧嘴笑道:“小可以,一定要做得漂亮点!最少也要跟李宝瓶那只书箱一样好看!”

    朱鹿啧啧道:“上梁不正下梁歪,小小年纪,就学会坑蒙拐骗了,爹娘品行如何,不看便知。真是好正的家风!”

    竹箱即将到手的李槐挤眉弄眼,差点把朱鹿气得七窍生烟。

    陈平安转头对林守一说道:“给你也做一只书箱?”

    他笑了笑,?**凑彩撬媸炙潮愕摹!?br />

    林守一刚要摇头拒绝,听到后边那句话后,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棋墩山的山巅景象极其奇异,像是一个小镇常见的巨大晒谷场,地面平整,搁在这里,便如仙人以刀剑削去高耸山头一般。

    孩子们雀跃不已,就连朱河放眼远眺北方,也颇为心旷神怡,恨不得长啸几声。

    陈平安是见惯山头的人,尤其是最后那趟进山,一座座山头一步步走过,此刻反而显得相对神色从容。

    今夜要在山顶过夜,朱河朱鹿开始搭帐篷,李槐和林守一跑去拾取易燃的柴禾,陈平安和李宝瓶则用石子搭灶煮饭,如今几个行囊里的米粮和干菜都已吃得差不多,确实是要寻一处闹市补给,陈平安为此一路上见到药材,就摘下放入背篓,因为翻山越岭熟门熟路,腿脚利索,哪怕需要绕路攀援山崖,一样很快就可以跟上队伍,不会耽误行程,如今已经攒下小半背篓晒干的珍稀草药,争取能够少花一点积蓄是一点。

    就着几碟子腌渍咸菜吃完米饭,阿良起头造反,带着李槐一起用筷子敲着白碗,嚷着要吃肉要吃肉。

    陈平安点点头,说今夜去做几个陷阱套子,看明早能不能逮几只山跳野鸡来开开荤。

    蛇有蛇道鼠有鼠路,山上走兽皆是如此,陈平安对此并不陌生,只要仔细观察,很容易就发现一些山林野兽觅食喝水的线路,而且以树木石块做成的小巧陷阱,并不复杂,熟能生巧。黄昏里,彩霞满天,在少年独自离开山顶大坪去碰运气后,没过多久,只见山巅四周彩云聚散不定,速度极快,如顽劣孩童的变脸,而众人丝毫不觉得山风迅猛,与此同时,原本堂堂正正清清爽爽的山河景象,给有心人带来一种蒙上雾霾的阴森感觉。

    这让朱河立即心情沉重起来,尽量不惊扰三个聚头背诵书籍的求学蒙童,也不去跟独自坐在崖畔发呆的女儿打招呼,朱河想了想,来到无人处,掏出怀中一本泛黄古籍,翻到中间“开山”一页,手指停在“撮壤诀”附近,仔细浏览那些细微如蝇头的鲜红文字,翻过一页,则是两幅图案,一幅绘有小山模样,只是底部山根如竹笋盘结,旁边空白处注解为“太山符”,一幅为双手结印之玄奇手势。

    朱河神情凝重,断断续续默念,不断加深印象,“取山之东、南之土各一抔,捻嶽字最佳,捻山字亦可”,?**倮窬瓷缴穹徽牛盘た付郑瞧豢冢上蛏缴瘛9恋亟枞∫簧剑氲亓?br />

    合上古籍,小心翼翼放回怀中,朱河又从袖中一摞黄色符箓当中,抽出一张黄纸,开始依循书上记载去石坪东方和南方各抓取一把土壤,捻出一个古体的岳字,即嶽,上山下狱。朱河正要搓燃手中那张李氏老祖赠送的黄符,突然吓了一大跳,原来阿良不知何时蹲在了他旁边,后者提着酒壶,笑呵呵道:“你手上那张寻常材质的入山箓,下笔之人的画符手法,还是不错的,但是符箓一道,一步差不得,纸张材质如人之根骨一般重要,所以它可承受不起‘嶽’字的重量,所以我劝你写个岳字就可以了,省得请神没成,还惹恼了山神。”

    朱河毕竟是第一次接触到传说中的山精神怪,有些紧张,轻声道:“阿良前辈,这棋墩山真有那土地或是山神盘踞?那为何还有这么重的阴煞气息?”

    阿良悠悠然喝了口酒,嗤笑道:“谁跟你说山神土地,一定是性情良善之辈?”

    朱河满脸错愕,“不然?”

    阿良嘿嘿道:“我就是随口一说,天晓得这里的主人家,待客的脾气是好是坏。”

    朱河猛然惊醒道:“不好,陈平安一个人不在山顶!”

    阿良点了点头。

    朱河火急火燎道:“阿良前辈,你去找陈平安,我继续完成这道撮壤成山诀,如何?我朱河只是五境武人,对付世俗高手自信还有一搏之力,可是对付那些古怪东西,真是心里没底啊。”

    阿良笑着起身,大摇大摆离去,轻飘飘撂下一句话,“那你自己小心啊。”
小说推荐